發佈於:2009-05-07

拜會達賴喇嘛尊者時的即席感言


  

親愛的達賴喇嘛尊者 女生們、先生們: 今天,好像上蒼也知道我們是來拜會達賴喇嘛尊者的,我和夫人從羅德島州來,一路風雨兼程。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達賴喇嘛尊者了,第一次是在尊者接受美國國會金質勳章的大會上。兩次看到尊者身體這樣康健,我以為,這不但是藏族人民的幸福,也是漢族、中國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幸福。 作為一個中國知識份子,反省我的內心,也難免有一些大漢族主義的思想。一百多年前中國先進的知識份子——康有為先生流亡到國外,當他在南美洲看到黑人朋友時,也曾生過一些不敬的想法。在這一點上,是我個人要向尊者與藏族人民道歉的地方,希望藏族朋友們也能以予諒解。 我認為,中國未來要從根本上解決各個少數民族和地區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去掉狂傲心,要有平等心,才可能解決得好。 謝謝大家! (賀信彤 2009年5月6日根據記憶整理的正式文本)(博訊 boxun.com)( 2009年5月5日) <> 上星期在麻州劍橋的查爾斯飯店,達賴喇嘛與超過一百位從中國來的學者,顯示了直接的對話,可以克服不理性的偏見與官方的陳腔濫調。中國學者需要一個沒有政府介入、與西藏的精神領袖直接面對面的機會。 此次會議的組織者,乃是哈佛法學院的資深研究員,洛桑森蓋先生,他定下了非常簡單的會議原則:文明的對話,一直到討論結束後,才進行拍照活動。主持人是哈佛大學中國史學、哲學與儒教研究所的德高望重的儒學教授,他期勉所有的人都放開心胸,交換意見,尊重不同的聲音,並且不要企圖壓倒別人的意見。 然而與會者委實不需要他的教誨。中國學者表現出十足的敬意、開放的心胸,坦率承認他們原先對於藏人、藏中關係、達賴喇嘛角色的錯誤認識。至於藏傳佛教的領袖,在描述他半個世紀之前與毛主席在北京三到四個小時的晤面時,似乎也讓許多年輕中國學者感到驚訝。 當達賴喇嘛說到,他一度深受社會主義的道德原則所吸引時,特別是均富的理想,並且要求參加中國共產黨時,一些聽眾都覺得很有趣。然而,當他說到今天中國的執政黨,是一個沒有共產黨人理想的政黨時,聽眾沒有人提出質疑,也沒有人表達驚訝。 由於這場會議不受官方的干擾,學者們聽達賴喇嘛說起,他歡迎中國給西藏帶來的物質進步--但他的族人卻依然受苦,因為他們缺乏言論自由,宗教自由,與免於恐懼的自由。 強調西藏的自治與政治獨立之間的不同,他解釋了他的使者去年夏天對於中國官員所提出來的要求,也是在2008年3月西藏高原發生暴力衝突不久之後的事。他說他的使者只要求符合中國憲法保障的少數民族自治權利--特別是保存西藏語言、文化、宗教的權利。然而中國官員錯誤地指責他要求西藏獨立,罵他只會說謊,並叫他惡魔。 中國學者們在會後圍繞在他身邊,拍了許多與達賴喇嘛一起合照的照片,都已經知道他並不是北京宣傳裏所描寫的人物。Boston Globe[Tuesday, May 05, 2009 10:54]波士頓環球報(2009年5月5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