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9-04-03

秋後算賬


  

去年三月至今的西藏事件,許多學校的藏人學生,包括研究生、大學生、中學生甚至小學生,也發出了抗議之聲。藏人學生的抗議,不只僅限於本地,而且擴展到中國數個城市的民族院校。3月16日,在甘肅省會蘭州西北民族大學,數百名藏人學生舉著寫有“藏人休戚與共”等標語,在校園遊行並在操場靜坐通宵,率先揭開藏人大學生有理性地與底層民眾相呼應的序幕。3月17日,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上百名藏人學生在校園燃燭靜坐,使聲援藏人的抗議之火首度延燒到中國首都北京。 除了具有如此規模的抗議,在一些院校還有零星的、個人的抗議。 這些全然是自發的、和平的學生抗議,在藏地和漢地所遭受的對待有所不同。在藏地,如拉薩有西藏大學的大學生以及幾所中學的中學生當即被捕,安多有阿壩縣藏族中學的學生被槍殺,紅原縣藏族中學的學生受槍傷,安多和康的一些由藏人投資創辦的私立學校被關閉,等等。在漢地,由於外界的關注,當時雖被軍警嚴防而未遭軍警鎮壓,但隨後的日子裏,均在不為外界所知的情況下,遭到了程度不同的懲罰。“秋後算賬”,一向是當局擅長的整人之術,同時也為的是殺一儆百,所製造的莫大恐懼,以及學生本身的弱勢地位,使得被懲罰的學生毫無維護自身權利的能力,其危難處境至今鮮為人知。一些傳遞出來的消息有: 1、08年4月,北京中央民族大學要求參加燃燭靜坐的所有藏人學生上交檢討書,有少數學生鑒於壓力上交了檢討書。 2、08年4-5月間,蘭州西北民族大學要求參加遊行和靜坐的所有藏人學生上交檢討書。藏學院的兩名藏人學生因此被取消研究生的復試資格,一個是來自甘南州的嘎圖才讓,一個是來自阿壩州的卓瑪。 3、08年4月,成都西南民族大學在研究生考試復試中,有關於這一事件的調查。 最近繼續獲悉的消息,包括蘭州西北民族大學有幾個藏人學生被警方傳喚,原因是在藏文民間刊物《夏東日》上,撰寫文章評述08年3月以來的西藏事件;北京中央民族大學一位讀大三的藏人女大學生,因參與燃燭靜坐被視為“污點”,她在拉薩某單位工作的父母被警方調查;在西寧市學習英文的金巴加措突然失蹤。 還有一樁令人扼腕的悲劇,發生在西藏民族學院的一位年輕的女大學生身上。她是拉薩人,07年考入位於陝西省咸陽市的西藏民族學院。去年3月間,為表達抗議,她與兩位女同學焚燒了哈達和床單。去年年底,這位讀大二的女大學生被校方開除。因不堪打擊,她精神失常,隨後被遣送回拉薩。 她的父親在自治區電影公司擔任藏文翻譯的工作,名為阿隆。她的母親曾是電影公司的臨時工,後來沒有工作,名為次蘭澤,是拉薩貴族歸桑孜家族的後人。她還有一個姐姐。全家依靠父親的薪水生活。 精神失常的女孩子在拉薩期間,病情並未好轉。佈滿拉薩全城的全副武裝的軍警,愈發刺激她的情緒,只要看見軍警就會不管不顧地唾駡。心急如焚的父親曾把她送回堆龍德慶縣的鄉下老家靜養一兩個月,但不見效。於是,今年藏曆新年過後,這位父親帶著女兒到成都的精神病醫院治療,因不適應內地氣候,他患上感冒,加之內心痛苦,誘發哮喘舊病,竟不得而知,於十多日前突然病故。 她的母親悲痛欲絕。女兒年紀輕輕,求學異鄉,就這麼突然瘋了;丈夫人到中年,好端端活著離開拉薩,才數日間就這麼化為一捧骨灰,被送回拉薩,這是任誰也難以接受的人間悲劇啊! 僅僅因為一次小小的抗議,女大學生就被校方開除,結果不但令她精神失常,還致使她家破人亡,理應由西藏民族學院方面來承擔製造這一悲劇的責任!目前,這個藏人女孩還在成都的精神病醫院治療,尚不得知深為摯愛的父親已經亡故,今生今世,自己再也見不到父親的事實。而她的母親,來不及為丈夫舉辦傳統上七七四十九天的喪事,就不得不懷著巨大的悲痛趕往成都去照料瘋了的女兒。而從此失去生活來源的這一家母女,將如何度過未來的日子?拉薩城中,無人不在聽聞此事後,不為之落淚歎息。當局“秋後算賬”,又添了一筆藏人的血淚賬。(2009-4-2,記錄於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