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9-03-19

洛桑森蓋:達賴喇嘛與一個人對圖博的摯愛


  

1959年3月17日,是尊者達賴喇嘛五十年前逃出羅布林卡的日子,也是羅丹朗傑先生的生日,“朗傑先生認為自己的生日是個倒楣的日子,因為在同一天,他的國家深受愛戴的領袖被逼逃往印度……而每年的三月十七日都重燃他對於爭取圖博自由的熱情。” BOSTON GLOBE-Opinion Editorial, Dalai Lama and a man’s passion for Tibet By Lobsang Sangay March 17, 2009 譯者:臺灣懸鉤子 五十年前的今天,(三月十七日),尊者達賴喇嘛打扮成俗人的樣子,躲過了中國軍人監視,悄悄逃出拉薩的夏宮。在附近的一間房子裏,羅丹朗傑(Luting Namgyal )出生了。他的父母非但沒有慶祝他的生日,反而懷疑他們的兒子是否可能在中國軍隊所帶來的暴力之下倖存。 今天,他是(美國麻塞諸塞州)麥德福鎮(Medford, Mass)的居民,他正在倒數日子,等待達賴喇嘛五月二日來波士頓。 朗傑先生認為自己的生日是個倒楣的日子,因為在同一天,他的國家深受愛戴的領袖被逼逃往印度,還有八萬博彌(藏人)跟隨而去。自從1950年中國軍隊第一次入侵以來,博彌被迫生活在備受壓迫的政權之下,在他們的統治下,數十萬的博彌被殺死,還有更多人被囚禁。每一年,當他的生日來臨時,朗傑先生就想起他一度獨立的國家所經歷過的奮鬥。而每年的三月十七日都重燃他對於爭取圖博自由的熱情。 朗傑先生年輕的時候,在一家中國的大學裏讀書,然後在今日稱作西藏自治區的政府裏工作。他以及他的妻子都有很好的收入,而且在拉薩過著中上階級的生活。然而在私底下,朗傑先生卻為圖博自由從事地下工作。他搜集政治犯、以及違反人權的各種資料,並且把這些資料想辦法送到外面的世界。冒著極大的危險,他也播放從外面走私到圖博內的流亡政治活動錄影帶。 在中國當局的雷達下,他以及他的朋友在公共的牆上貼大字報,並且在佛塔的石頭底下放置政治性的傳單,好讓博彌能夠傳閱。 然而這一切在1990年1月都戛然終止了,中國員警逮捕了朗傑先生,並且把他關押了十天。他知道自己在拉薩已很難再待下去,於是帶著妻子與四歲的女兒逃走了,他們在冬天走上1959年達賴喇嘛逃亡的同一路線,越過了喜馬拉雅山區,忍受著凍死的危險,來到了印度的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因緣巧合中,抵達的日期就是三月十七日。雖然他逃出來了,卻陷入嚴重沮喪,甚至重病臥床,差點死掉。當他恢復健康後,他為西藏流亡政府工作。 透過美國的難民安置計畫,朗傑先生在1990年代早期移民到波士頓。十八年後,他的故鄉拉薩開始了2008年遍及全國的起義活動。今日,武裝的中國員警帶著自動步槍巡邏拉薩的街道,而狙擊手駐守屋頂上。不遠千里來拉薩朝聖的博彌,被禁止停留超過三天。僧人不能離開佛寺超過幾個小時,因此也不能為民眾舉行往生的佛事。在絕望的心情驅使之下,某些博彌只好開車到郊外的佛寺去,偷偷帶走僧人,讓他們穿上普通的衣服,進城來作法事。沒辦法這樣做的人,只好讓曾經在流亡學校受過教育回國、會念一些基本經文的年輕人,來主持這些喪禮的儀式。如果被發現的話,這些僧人與失去親人的家庭都會面臨嚴厲的處罰。 在目前這個沒有正式宣佈卻實際戒嚴的時期裏,朗傑先生很少打電話給他的家人與親戚,就算打過去的話,他們也害怕被中國當局竊聽而當即掛斷電話。 從今年春天開始,圖博各地都有標記被中國佔領五十周年的抗議活動,包括安多(四川)格爾登寺的僧人自焚了,數百名農民包圍了康(四川)理塘的一個派出所。所有的抗議者都有一致的口號:讓尊者達賴喇嘛回到圖博,請不要再騷擾博彌了。隨著怨恨的加深,圖博可能會陷入一個將嚴重傷害雙方的深淵裏。 朗傑先生認為,雖然他的家人與他的同胞受到了這樣的痛苦,然而非暴力、透過對話而和解妥協,才是最佳的解決問題之道。他期待達賴喇嘛今年五月二日在波士頓的演講,並且祈禱達賴喇嘛在不遠的未來能夠返回自由的圖博。而他也希望他的生日將不會再是標記達賴喇嘛離開圖博的日子,而是一個大家都等待良久、值得一起歡欣慶祝的良辰吉日。 洛桑森蓋博士是哈佛大學東亞法學研究的高級研究員。他目前正在負責籌備尊者達賴喇嘛前來波士頓的訪問 (www.bostontibe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