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9-03-18

中國對西藏的主權論「不是很有基礎」


  

懸鉤子:來自加拿大的《渥太華公民報》,歷史檔案顯示1950年的加拿大對於中國吞併圖博有很大質疑。特別翻譯出來,是因為在今日的中國,連說出歷史事實,不願意說謊,都會被當成全民公敵,正如同尊者達賴喇嘛拒絕承認「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份」,就被中國國營媒體連篇辱罵。由此也很能體會中國憤青上行下效,把無恥當無畏,喪盡天良的現象。 The Ottawa Citizen March 11, 2009 China’s Tibet claim ’not well-founded’ Legal brief from 1950 reveals Canada long held doubts about annexation By Mike Blanchfield and Aileen McCabe, Canwest News Service 中國對西藏(圖博)的主權論「不是很有基礎」1950年的法律文件顯示加拿大長期以來就對併吞感到懷疑。 在週二的五十週年博彌起義紀念日上,達賴喇嘛稱呼中國對他的故鄉的控制為「人間煉獄」。 但幾乎在1959年發生的結局失敗、圖博人民反抗中國強大軍隊、並讓年輕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不得不流亡的事件之前十年,加拿大當時的外事部(External Affairs department,後成為外交部Foreign Affairs department)基本上下了結論,中國入侵的作法,是違反了圖博國家權的(Tibet’s nationhood)。 「問題在於,加拿大是否應該考慮圖博為一個獨立國家、一個中國藩屬國、或者中國的一部份。結論是中國聲稱對圖博擁有主權,不是很有基礎的說法。」這是1950年11月21日外事部的法律見解上說的,而這份文件已經解密了。 這份法律意見,在當時是蓋著「機密」的章戳,流傳於華府的加拿大大使館、與駐紐約的聯合國使節辦公室。 這些年代大體為二次世界大戰至1960年代時期的外交電報與備忘錄,已經被國家檔案館解密並且釋出了。而這一批文件提供了加拿大與今日還在沸騰的圖博問題的關連,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歷史見解。 「加拿大對於中國境內的人權情勢有重大的關切,包括圖博在內,並且在每一次恰當的機會裏,都會跟中國政府提起這些關切,」星期二,外交部部長勞倫斯‧卡農(Lawrence Cannon)在e-mail 裏這樣回答「加西新聞服務社」(Canwest News Service)的詢問。 「加拿大常常呼籲中國政府尊重博彌和平抗議的權利,還要對圖博的人權情況採取具體的措施。」「加拿大常常倡議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達賴喇嘛、或他所指定的代表,舉行實質的對話。」 星期二的週年日,除了達賴喇嘛的講話外,加拿大的許多城市都舉行了許多親圖博的集會與抗議活動,全球各地還有十幾個類似的活動。 在圖博,在重兵的監督之下,週年日沒有傳出任何像去年一樣變成暴動、讓十幾個人死傷的示威報導。 外國記者被禁止進入圖博高原地區,中國國營媒體新華社則在週一晚上報導在青海的藏區,有警車與消防車被自製的爆炸物所摧毀的消息。 新華社對拉薩該日的結論是:「拉薩『3‧10』表情:景點、商家、生活一切如常」。中國的軍隊在1950年併吞了圖博,說他們是解放藏人,不再是封建農奴的制度下的「奴隸」。 今日中國共產黨政府已無所不用其極地污蔑了達賴喇嘛,說他是一個分離份子、煽動家。 圖博七十三歲的精神領袖在星期二對著數千名達蘭薩拉的支持者演講,他呼籲中國應該承認圖博「和平與有意義的自治」,並且終止數十年來、對那裏的人民宛如「人間煉獄」的痛苦。 1950年,加拿大的外事部作出了法律的論斷,那就是圖博已經展示它歷史上乃是獨立於中國的。 「中國的宗主權,在1911年以前,也許是存在的,定義卻很不清楚,然而自從1911年以來,這種宗主權,根據我們可以得到的事實,一直都是一種虛構而已。」這份文件這樣說。 「事實上,似乎在過去四十年裏,圖博完全掌控著自己的內政與外交。如此檢視此情況,我的意見是,從國際法的觀點看來,圖博有資格被承認為一個獨立國家的。」 新華社星期二在報導尼泊爾博彌抗議者與警察所發生的衝突,是這樣描述歷史脈絡的: 「五十年前,中國中央政府平定了3月10日以達賴為首的西藏上層集團,為了組止西藏封建農奴制的改革、妄圖分裂祖國,而發動的武裝叛亂。‧‧‧而達賴集團自從流亡以來一直繼續秘密或公然追求分裂祖國、恢復西藏地區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 2007年10月,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珀在國會山莊招待了達賴喇嘛,是第一位在正式場合接待他的加拿大領袖。渥太華的中國大使館譴責哈珀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