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9-02-06

偉大的“公民不服從”正遍及藏地


偉大的“公民不服從”正遍及藏地

  

為去世的藏人默默的哀悼!虔誠的祈禱! 近日我的博客上,有不少關於春節與洛薩的討論。有漢人網友說:“你過你的洛薩,我過我的春節,兩不相關。至於你過不過你的洛薩,與我無關。”不錯,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節日,不應強求其他民族都去過一個民族的節日。據查證,農曆正月初一被設為春節,全國放假,始於1913年,袁世凱當中華民國大總統之時。因當時提倡“五族共和”,就沒有把端午和中秋等漢人節日也列為全國節日。看來現在的中國領導人連軍閥袁世凱的胸襟都沒有。當“中華民族”的概念鋪天蓋地,中國的御用文人也呼應要有大一統的 “中國表情”。 既然要有“中國表情”,其他民族的“表情”就可以被取消或被替代。但為了顯得黨的民族政策寬宏大量,常又需要其他民族的 “表情”來點綴,所以像洛薩這樣的民族節日,還是必不可少,不僅要放假,還要舉辦類似春晚那樣的藏曆新年晚會。而在部分藏地如安多和康,洛薩被春節取代已多年,儘管度過年節的方式基本上依循藏人的習俗,但也越來越多地摻雜漢人的習俗,如貼對聯、掛燈籠、放鞭炮等。即便在放棄春節的呼聲日漸高漲的今天,已經形成的習慣還是難以短時間內革除。這些年雖然也過洛薩,相比來說春節更要熱鬧些。 當然過春節也不是什麼過錯。有漢人網友說:“至於某些藏人也想過漢人的春節、或某些漢人也想過藏人的洛薩,那是他們的自由,其他人沒有權利、也沒有理由去指責,就僅僅因為他們與自己是同一個民族?”這話聽上去頗有道理,我也贊成。問題是,之所以有許多藏人糾結於今年的春節和洛薩,並不止是兩個年節屬於不同的文化系統,更是出於良心的忍受程度,以及充滿悲憫的宗教情懷。 無論春節或洛薩,對於經歷了2008年的藏地民眾來說,並不想用往年那種歡慶的方式度過。正如去年四川大地震,成千上萬的普通人因此喪生,而他們倖存的家人並不願意在屍骨未寒的這個新年忘卻他們。一位去災區過年的志願者說:“沒有人可以規定春節之時的氣氛必須是熱鬧的,必須是祥和的。真實的情感,無論是歡樂的還是悲傷,它都發自於內心深處。”同樣的道理,在始於去年且至今未止的西藏事件中,有不計其數的普通藏人喪生于軍警的槍口下,有不計其數的平凡藏人至今還身陷囹圄,而他們的親人朋友,又怎麼可能會有快樂的心情來度過傷痛猶在的年節呢? 荒謬的是,當局卻不這麼認為。他們很希望人民忘記他們製造的苦難,故而使出種種令人啼笑皆非的花招。如在熱貢,當地政府挨家挨戶發檔,要求藏人簽名按手印,其檔內容是:保證在今年絕不發生去年那樣的抗議,保證聽從黨和政府的話,保證今年必須過年。在夏河、阿壩等藏地,當地政府給幹部職工發鞭炮,要求過年期間燃放鞭炮。而在拉薩,竟還抓了在民間傳言不過年的藏人。對此,有藏人網友在我的博客上諷刺道:“偉大的黨很貼心,快不快樂,過不過年也要管”,“當他要你快樂的時候,你不快樂,那是思想上有問題,甚至可能會被弄成什麼什麼‘集團’的成員”。 身為公民,藏人們卻連過不過年這起碼的權利都沒有,而藏人們仍在不屈不饒地堅持著今年不過年的權利,這已然構成了一種嶄新的抗衡,其意義乃是偉大的“公民不服從”正遍及全藏地。 2009-1-29,北京 (本文為RFA自由亞洲藏語專題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