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11-13

再六再七不可再八


再六再七不可再八

  

圖為生生不息的藏傳佛教。 這篇文章寫於兩個月前。王力雄說:“經過了七次沒有成果的會談,如果說達蘭薩拉仍然會對會談抱有多大希望,肯定是過於低估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的判斷力了。我相信他們是在非常認真地考慮放棄對北京的幻想,選擇另外道路的問題,而不僅僅為了給下次談判施加壓力。” 2008年9月12日,達賴喇嘛致函正在進行中的西藏人民議會第六次會議,提議召開一個特別會議,對今年西藏事件的發生原因和西藏未來道路進行研討。 第二天,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對議會說,改進和發展未來爭取西藏自由的鬥爭方式是當前要邁出的重要一步。他鼓勵藏人參與政治並提出建設性建議,表示流亡政府將及時採納民眾建議。 如何看待這個值得注意的信號?首先,這可以被看做是一個策略。在今年的西藏事件後,雖然又有兩次藏中接觸,但是如前面的會談一樣,仍然沒有任何成果,只是北京為了奧運所做的表演。第七次會談約定第八次會談在奧運會之後的十月份舉行,但會不會一樣沒有成果?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的這個動作,是在向北京傳達這樣的信息,他們不會被毫無成果的談判一直拖下去,也不要認為達蘭薩拉不會選擇另外的道路。十月會談將是達蘭薩拉單方面表達善意的最後一次,如果仍然得不到北京的善意回應,特別會議一定會做出相應的決定。 其次,這肯定不單純是策略。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經過了七次沒有成果的會談,如果說達蘭薩拉仍然會對會談抱有多大希望,肯定是過於低估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的判斷力了。我相信他們是在非常認真地考慮放棄對北京的幻想,選擇另外道路的問題,而不僅僅為了給下次談判施加壓力。 同時需要看到,西藏流亡社會已經在相當程度上民主化。我聽到一位藏人作家拜見達賴喇嘛,在磕頭後對達賴喇嘛說,我們的父輩是閉著眼睛給您磕頭,我卻是睜著眼睛給您磕頭。這話的寓意很清楚,對於在民主氛圍中長大的一代藏人,即使是達賴喇嘛的決策,也會被探究甚至質疑。針對前一段達賴喇嘛抨擊藏人的暴力,以退休威脅強硬派,反對抵制北京奧運,甚至稱頌中國是理應主辦奧運的民族,德國的《柏林日報》說他在自己的“中間道路”上,“幾乎已經走到了背叛自己事業的地步”。然而,這種一退再退卻沒有換來北京的回報。現在,當達賴喇嘛把選擇新道路的權力交給了流亡西藏的民意代表時,可以相信他心裡清楚,新的道路也許和他選定的道路會有不同。 2008年9月,北京 (本文為RFA自由亞洲藏語專題節目,轉載請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