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10-17

西藏人精神上的大震動


  

2008年3月10日開始,在西藏各地相繼掀起的示威活動,使境內外的藏人在精神上,經歷了一場強烈的震動。所受到的影響中的一些,已被外界所察覺。境內西藏人不畏強暴的勇氣,使全體西藏人大受鼓舞。中國各級當局在處理這一事件上,所採用的不當措施,給西藏民眾的心靈深處留下了精神傷痕。 有幸能跟一些當事件發生之時在西藏的藏人和其他人談話,一下是本人對局勢的一點分析和看法。大家共同認為,中國利用一切機會,自豪地宣講自己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但是處理西藏事務的行動上,卻沒有能夠體現出做為一個多民族國家應有的舉動。政府的喉舌,尤其是宣傳部門,所扮演的角色,更象是他們好像代表的只是其中的某一個民族。結果,漢藏民族之間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緊張局勢,並使廣大西藏民眾感到他們沒有被當作“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特別是,一些藏人共產黨員不敢相信,中國政府竟然採取如此消極的戰略方針(來挑起民族主義情緒),他們知道這樣做不但會造成嚴重的后果,而且有違于真情實況。 對中國的治藏政策一直質疑的那些藏人而言,他們深感不安的原因今日被證實;同時,對西藏人沒有什麼特殊想法的那些中國人而言,猛然被注射了對藏人的不信任感。官方宣傳的結果,不知情的漢人認為藏人針對漢人,忘恩負義。中國當局這種缺乏遠見的做法,使普通西藏百姓對北京更加感到失望。這將對中國自身的長遠利益不利。 如果有心借鏡過去的經驗,北京的領導班子將不能用現下這樣的思路來看待目前的局勢。他們好像覺得局勢已經在控制之下,並且認為只要把垃圾掃到地毯之下它將不會存在,或者把它責怪到“達賴集團”和外國“反華勢力”的頭上。除了嚴厲鎮壓示威者,北京的領導班子好像無心了解事情發生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也不想回顧當局一方是否存在什麼缺點。事實上,有關為何以及如何在西藏發生這些示威反抗活動,中國政府一直沒有拿出一幅全面的圖像,也看不出他們有任何急于想知道真相的跡象。對3月14日發生的暴力衝突,也沒有給予全面的敘述;有傳聞說,拉薩發生的衝突事件,既是說不是中國政府有關情報部門起始的,但它發展到如此程度,是被受到中國有關部門的有意縱容。不管是什麼原因,在西藏的中國有關當局竭盡全力,試圖向外界展現,目前在西藏境內的社會秩序正常營運的畫面。實際上,要想贏得西藏民眾的信賴,北京當局先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北京能夠面對現實越快,對西藏和中國民眾都越好。 以上是我對事態所做的冷靜的思考。對于境外藏人,尤其是流亡社區后定居期的藏人而言,這將意味著什麼?我所指的是那些從(他們的父母仍然生活的)流亡社區定居點出來讀書后,開始了城鎮化生活的藏人。這一代藏人的心愿、想法、世界觀,與我們或我們的前一代人很不同。 現代科技和藏人爭取人權的活動交匯的結果,把境內藏人示威鎮暴活動的訊息,傳給了外面的世界,這使境外流亡藏人更加意識到,與境內同胞共命運同患難的責任感,以往的任何事件,從未激起過這么強烈的激情。世界各地的西藏人都經歷了一場感情大震撼。結果,(境外西藏人)自發性地發起了示威遊行、燭光集會、祈禱法會等活動,一波接一波。藏人在精神上也經受了滾車般打轉並滾上滾下的經歷,(西藏境內)民眾的無畏和果敢,把我們激情高高地托在波峰上,而中國政府對待這次事件的手段,把我們的感情又狠狠地摔在波溝之底。尤其是,旅居在美國和歐洲的西藏人看到,北京(據一個訊息來源,教育部下屬的管理獎學金的有關單位在幕后)把這些地區的中國遊學生動員起來,透過各種模式與西藏人作對。這些大部分中國學生在國內,不象在歐洲和美國,一般不會有參加示威遊行,發出聲音的這種勇氣和自由。再說,這次讓他們在那些民主國家的土地上大發的是反藏人反達賴喇嘛的聲音。 這樣一來,不管是中國人還是西藏人,西藏的政治問題,變成各自的切身問題。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西藏人一直被教導,要釐清中國政府的政策和普通中國民眾。但是,從漢人一方而言,這次的種種針對藏民族的作法,無助于“民族大團結”。精神創傷的影響隨后在四川發生大震災后很明顯,如何對待這一自然災害,在藏人社會裡激起了一些爭論。西藏人社區,舉行了一系列悼念震災受害者和救災活動。對此,有人很不解,提出問題︰ 為什麼流亡藏人要中斷進行中的在中國駐外使館前的示威活動?中國當局仍然在屠殺藏人並且隱瞞在西藏發生的事實,根本罔顧我們藏人的意愿和利益,而我們藏人卻在為中國人的亡靈念經祈禱,為什麼?在最近的一次公開研討會上,一位美籍華人埋怨說,在震災發生后,藏人在救災上的態度缺乏積極性。其實他與藏人有交往很多年,按理說,他對我們的了解比一般的華人要多,可惜的是,他還不知道西藏人社區已為救災受害者而舉行過一系列活動。 不管怎么說,西藏人還是非西藏人,對有關西藏境內發生的示威抗議事件,我認為,我們都不應該僅憑著跟自己有關的利益集團放出的話,作出一個簡單的結論。有一點很清楚,西藏境內的同胞們不但發出了響亮的聲音,而且冒著極大的危險,表達了對目前的處境極大不滿。他們把西藏人爭取自由和人權的鬥爭中,增添了一個新的空間。對于西藏人而言,這似乎是極為自然的,但其他人,尤其是中國人也許會覺得這是個問題。事實上,在西藏境內,領導藏人爭取人權的都是1959年以後出生的人,他們沒見過“舊社會”,他們的父母親是從“枷鎖”中被“解放”出來的一代。在西藏人爭取人權的鬥爭中,境內藏人的鬥爭模式不同于流亡藏人那樣組織起來的;不管是在拉薩,在拉卜楞還是在理塘,西藏民眾透過各自的模式,清楚地表達出了共同的心愿。這就是(境內西藏同胞)對我們全西藏人發出的心愿;這就是(西藏民眾)對中國領導人發出的心愿。 (來源︰《藏人世界》(英文雜誌)2008年的7-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