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10-17

被中國謀殺的西藏


  

"如果人類還有一些文明,每個國家都會站出來反對中國對西藏的入侵。這是物質對意識的入侵,這是物質主義對靈性高度的入侵。"——奧修 在字面上,西藏已經從地圖上被抹去了。來自聯合國的一張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新地圖顯示,在西藏本來所在的地方,一個灰色的區域被命名為 ……中國。在廣大的人群中,很少人知道西藏的消失並且認為這是一場悲劇。這是聯合國的恥辱,媒體的恥辱,世界的恥辱。 過去幾十年發生在西藏身上的不少於罪惡的時期——奉獻給開悟和靈性解放的一個社會被無情的,物質主義的,極權主義的中國侵入者擊敗並且消失。 在西方社會中,開悟既沒有被很好地瞭解,也沒有在它的單一化的,基於信仰的宗教中經常遇到,對大多數人來說瞭解這場災難的真正重要性和意義是困難的。需要一個象奧修那樣的開悟的師父,去完全地瞭解這場悲慘的事件的許多層面,幫助我們這些未開悟的人意識到西藏現在幾乎丟失的財富和遺產。 正如奧修在 1988年所說的 "西藏應該被保留下來,作為人類內在探索的實驗室。但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發出聲音反對這場對西藏的醜陋的攻擊。" 實際上,沒有一個民主或者共和黨的領導者有頭腦或者膽量對於這場悲劇做些什麼。克林頓,布希,為統治精英出價,讓我們進入這場強迫性的與中國的"自由貿易"體制中——在其中,我們和其他的第一世界國家失去了使用關稅調節來制服一個無情的中國的能力,而被迫跟這個更大的奴役國家競爭。現在我們忙碌著,如此多地悲慘地依賴於這個法西斯的野獸,來滿足我們的必需品和支援貨幣和財政。怎樣一個病態的情形! 如 Joshua Kurlantzick最近在他的那篇精彩的滾石文章《西藏的末日》中所陳述的,幾十年來,我們見證了加諸在和平的西藏人們身上的所有暴行。 我在這裏所能做到最好的就是引述奧修有關西藏對人類的意義的評論,留意聽著: "不幸的,西藏落入了黑暗中。喇嘛寺被關閉了,真理的尋求者被迫在勞工營裏工作。這個世界上唯一工作的國家 ……一個專心的天才,所有它在個人內在探尋中的智慧和財富被共產主義的入侵抹去了。" 這是一個如此醜陋的世界,沒有人反對這樣的事件。相反,因為中國是一個強大的大國,甚至那些比中國更強大的,比如美國,都接受西藏屬於中國。那純粹是胡扯——只是因為中國強大,每個人都希望中國站在它這邊。蘇聯沒有反對在它邊上的中國的聲明——甚至印度也沒有反對。那是多麼美麗的實驗,西藏沒有武器來戰鬥,他們沒有軍隊來戰鬥,他們從來沒想過這個。所有他們所做的就是內在的朝拜。 沒有一個地方做了如此集中的努力去發現人類的存在。西藏的每個家庭通常把他們最大的兒子送到喇嘛寺,在那裏他要去靜心,越來越接近覺醒。對每個家庭來說,至少有一個家人正在全身心地,每天二十四小時地為內在的存在而工作,這是快樂的。他們也在工作,但是他們無法用他們所有的時間;他們必須創造食物,衣服和住所,而在西藏這是困難的事情。氣候並不那麼有利,生活在西藏有巨大的困難。但是仍然的,每個家庭總是把他們第一個出生的孩子送到喇嘛寺。 有幾百個喇嘛 ……這些喇嘛不應該跟天主教徒相提並論,這些喇嘛不應該跟整個世界相提並論。這些喇嘛只關心一件事——讓你覺知到你自己。 幾個世紀以來,幾千種設計被創造出來,以便讓你的蓮花開放,讓你可以找到你最終的財富,鑽石。這些只是象徵性的語言。但是西藏的毀滅應該被歷史所認識,特別是有多一些覺知的人,多一些人性的人 ……這是二十世紀最大的災難,西藏落入了物質主義中的手中,他們不相信你在你裏面有什麼東西。他們相信你只是物質,你的意識只是物質的副產品。而所有這些只是因為沒有任何內在的體驗——只有邏輯的,理性的哲學探討。 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共產主義者靜心過,但是這是奇怪的——他們都否認內在。沒有人思考過如果沒有內在,外在怎麼能夠存在。它們是一同存在的,它們是不可分離的。外在只是對內在的保護,因為內在非常脆弱而柔軟。但是外在被接受了,內在被否定了。即使有時候它被接受,這個世界被那些骯髒的政客們所統治,他們甚至把這些內在的體驗用在醜陋的目的上。 剛好有一天,我瞭解到美國現在正在用靜心來訓練它的士兵,這樣他們可以戰鬥,而不會精神崩潰,不會發瘋,不會感到恐懼,這樣他們可以安靜地在戰壕裏躺著,安靜,冷靜,鎮定。沒有一個靜心者想過靜心也可以用於戰爭,但是在政客的手裏所有的事情都變得醜陋——甚至靜心。現在美國的軍營正在教導靜心,這樣他們的士兵可以在殺人的時候變得更加平靜和安靜。但是我想要警告美國:你們在玩火。你們根本不瞭解靜心將會怎樣,你們的士兵會變得如此寧靜和安靜,他們會丟掉他們的武器,他們只會拒絕去殺人。一個靜心者不可能去殺人;一個靜心者不可能是破壞性的。所以有一天他們將會驚訝,他們的士兵不再對戰爭感興趣。戰爭,暴力,謀殺,屠殺數百萬計的人——如果一個人知道一些靜心,這些是不可能的。然後他瞭解到他所殺的那個人是他的兄弟,他們都屬於同一個海洋的存在。 如果人類有更多的覺知,西藏應該解放,因為它在幾乎整整兩千年中什麼都沒做,只是更深地進入靜心,它是唯一的這樣一個國家。它可以教導整個世界一些非常被需要的東西。 但是共產主義的中國正在試圖摧毀在兩千年中被創造出來的一切。所有他們的設計,他們的整個靈性的氛圍正在被污染,毒害。但是他們是簡單的人,他們無法保護自己。他們沒有任何東西來保護他們自己——沒有坦克,沒有炸彈,沒有飛機,沒有軍隊。一個生活了兩千年沒有任何戰爭的純潔的種族 ……這讓每個人不安——甚至到那裏都是一個艱巨的任務。他們生活在世界的屋脊。最高的山,永不融化的雪,就是他們的家。不要打擾他們!中國不會失去任何東西,但是整個世界將受益於他們的體驗。 西藏應該被保留,作為人類內在探索的實驗室。但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發出聲音反對這場對西藏的醜陋的攻擊。中國不僅攻擊它,他們還把它併入他們的版圖。現在,在現代的中國地圖上,西藏是他們的領土。 而我們認為這個世界是文明的,在這個文明的世界裏,沒有對任何人造成過任何傷害的純潔的人們被毀滅了。跟他們一起被毀滅的是一些對所有人類有重要意義的東西。如果 人類還有一些文明,每個國家都會站出來反對中國對西藏的入侵。這是物質對意識的入侵,這是物質主義對靈性高度的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