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7-25

三月西藏行


  

3/12日下午五點下班,就馬上準備到小港機場搭機,我和佩怡和佩怡的同事誼鎂姐,我們三個即將出發到拉薩。3/12日晚上我們搭澳航的班機到澳門,當晚我們入住在台灣人開的旅館。3/13日一大早我們三個從珠海包車到廣州火車站。我們中午12:00到達火車站。我們第一次到廣州火車站。聽說這裡很亂,很多扒手,我們三個排隊等候進入月台裡,心裡即是緊張又興奮,但很討厭的是大陸人很愛插隊,插一個人也就算了,是全部一窩蜂插隊,在台灣這種事很難發生的,我們不喜歡這種感覺的。當我們進到月台裡,佩怡跟誼鎂姐問我要不要上廁所,我說我不想(因為我知道火車站廁所很不乾淨)果然她們二個上完,一臉屎臉的從廁所走出來。她們說裡面超級之髒,還好我沒上要不然我一定會吐死。超噁的。


12:30分我們拖著行李走向開往拉薩的月台。我們三個大喊I LOVE LASA。哈哈!太高興了。火車上的設備跟書上差不多。床不大也不小睡一個剛剛好,火車上的廁所有待改進因為是男女共用,有點不衛生。我們的臥室有六個床,我們三個就佔了三個床位,另外三個床是來自廣州的蔣大哥跟來自寧夏的回族小夫妻。其實這三位我們也是聊天後才認識的。蔣大哥告訴我們他們一行人共7個人,要到拉薩工作,他們全是廚師,另外那二個夫妻,是到廣州開店,準備回老家。那個回族姑娘叫馬蕊。蔣大哥告訴我們他很關心台灣政治。還特別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他說只要台灣一獨立,中國一定會打台灣。(其實打了又怎樣,我們台灣人都不擔心了,怎麼你們比我們還擔心。)3/14日火車開到西安,好大一座城牆呀。


蔣大哥說這是西安城牆,有歷史的。西安景色有點荒涼。沒什麼生氣,大都是黃土,這時有人說拉薩有暴動,蔣大哥說沒事的,只是小暴動,解放軍會處理的。這時我開始擔心那裡的喇嘛跟藏族人。3/15日凌晨大家都睡著了,我睡不著,還醒著,火車凌晨3:00開到德令哈。天空的星星好大,月亮好美。早上5:00火車到達格爾木,這時有個荒張的男生告訴我,到拉薩的怎麼還不下車,我說下車幹嘛,他說暴動很嚴重。死了不少人,我心想不會那麼巧吧我們的拉薩之旅該不會泡湯了吧。這天早上蔣大哥說,因為西藏想獨立所以才會有暴動,之後他又補了一句他們是翻不了身的。聽到這句我好生氣,明明是你們佔領人家的土地,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就像你們想佔領台灣一樣。太霸道了。(PS~這時我必需補充一點,我真受不了大陸人,上完大號不沖水,那也就算了,還喜歡穿衛生褲走來走去的。女生也就算了,男生很不雅。)這時海拔越來越高,我們三個頭有點暈,我想是有點高山症吧。這時我們的臥床外坐著二個喇嘛先生,一個胖胖的一個瘦瘦的,我問了他們去哪,他們說LASA,他們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回答我。


於是我拿了從台灣帶來的餅乾請他們吃。那個瘦瘦的喇嘛還向我借,我從台灣帶來的正體中文書。這時佩怡說那個胖胖的喇嘛好可怕,壯壯的。我說不會啦他胖的好可愛。佩幫他取了一個名字叫”阿肥肥”我們問阿肥肥叫什麼名字,他用超級不流利的中文說”札西尼瑪”我們說可不可以把身份證借我們看。他說可以,他的身份證好老舊,很特別,有他年輕入寺的照片,原來他年輕很瘦的,但現在變胖啦。他說他現在210公斤,哈哈。原來阿肥肥他們是從昌都過來的,是花教的喇嘛。這時火車開過一個超美的湖,我問那個瘦瘦的喇嘛。這是什麼湖。他說”什麼什麼湖,我聽不太懂。之後他用筆寫”錯那湖”,哇!!他的字體好整齊,此時大家欣賞美麗的湖泊,這時佩怡、誼鎂姐和阿肥肥照相。拍完後喇嘛先生回自已的臥床休息。蔣大哥見喇嘛走了。就告訴我們喇嘛不是好東西他們會唸咒害我們而且他們全是邪教。蔣大哥同行的朋友也這麼告訴我們,這時我真的對他們很反感,我們喜不喜歡喇嘛是我們的自由。況且我覺得喇嘛比你們還有素養,你們吃完東西垃圾亂丟,喇嘛先生至少會把垃圾丟到垃圾桶,我現在真的一點都不喜歡大陸人,他們又說藏族人不愛洗澡。SO What!!那又怎樣,至少藏族人比你們善良多了。單純多了。誇張的是就只因為跟蔣大哥同行的小弟弟跟喇嘛拍照。他就把那小弟弟叫過去訓了一頓,他們說為什麼你要跟喇嘛拍照。把剛拍的照片刪了,那個小弟弟要我把剛拍的相片刪了,我說刪什麼相機是我的,況且我覺得你跟那個喇嘛拍的好看。所以我們3個也懶的鳥他們,這時車長要我們填入藏資料表,因為拉薩發生暴動,火車上的車長還特別叫我們三個到他的vip室裡。他問我們到拉薩做什麼,我說旅行呀。怎麼台灣人不能去嗎??之後他也就沒在問我們什麼了。


晚上9:00火車即將到達拉薩站。我打給上師,因為上師從廣州搭機到拉薩跟我們見面,但他一下飛機就被公安強制帶回寺廟,我想打給他,問他怎麼回事,但他傳訊息告訴我,因為暴動的關係。我心想怎麼會這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我心想即然發生暴動為什麼火車還要開進拉薩。之後那几個喇嘛也準備下車,我跟他們說bye bye,他們向我說”札西德勒”吉祥如意的意思。稍早我還擔心到拉薩怎辦,沒人來接我們,還好上師有傳訊息給我要我到拉薩打給一個叫”班久”的人,他會來接我們。出月台後,我們終於踏上西藏的土地,呼吸到拉薩的空氣,終於到拉薩了。好高興,出火車站大門,外面好多公安,我打給班久先生,他說他在火車站左邊的停車場,我們看了看左邊沒停車場呀。右邊才有。我問他車號,但他中文真的不太好,之後終於在火車站左邊下面的停車場找到他= =,我看見他怎麼長的白白的,我問他是西藏人嗎?他說是,我說你不太像,你比較像漢人,他長的好老實。當晚他載我們到華夏飯店。他人很好很體貼。還幫我們拿行李,還幫我們泡熱茶,我說你們早點回家休吧,我們沒事的,沒多久他又打來飯店房間的電話,問我們怕不怕,他說怕的話他另外在飯店開一間房間陪我們,我說不用的。我們真的不怕你早點睡吧。我打了通電話給我在八角街的藏族朋友,他說中共實施戒嚴,他們限制他們的行動,軍人一家又一家的搜查,他看窗外有人被帶走,但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帶走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帶他們去哪裡。他說他很怕,我說你別怕,沒事的。他說我們來拉薩來的不是時候,我說,沒關係的。都來了,不然怎辦。於是我們隔天試圖進到拉薩市,我們在飯店外看到一車又一車的軍隊進到拉薩,還有坦克車。之後蔣大哥打電話給怡,他要我們快離開拉薩市區。他說中共從甘肅那邊調軍隊進到拉薩。他說中共給拉薩市民一個期限,今晚假如不平息,他們就要開始鎮壓,他要我們趕快離開拉薩市,但我們又想了一下,lasa逛不了我們就到山南吧。


我們包了計程車到山南,司機是個成都人,我問到山南,多少人民幣,他說500人民幣,我們想也不貴就包他的車到山南,但到了機場附近他突然說我幫你們找山南的車,因為山南路他不熟。況且找山南的司機他們還會幫我們找住的地方,我們說那還要加錢嗎。他說不用,沒多久他真的幫我們找了一台藏C的計程車。我們一上車那個司機問我們,我們給那個司機多少錢我說500人民幣,他說,那人騙了我們,從拉薩到山南一個人只要50人民幣,而且誇張的是那個成都人只給載我們到山南的司機100人民幣。那個司機還當著我們的面說,台灣人就是有錢。那個司機是河南人!!車子快開到山南,司機先生問我們要住哪裡,我說廁所乾淨,房間不要太老舊。有暖氣的房間。他說沒問題一定幫我們找,沒多久他載我們到長榮賓館。這時一個手裡拿著刮鬍刀,穿著白色尖頭皮鞋,鼻毛還特別長的人走出來迎接我們。我想那應該是老闆吧。我很想說老闆你那鼻毛可不可以剪一下呀。太長了吧。他帶我們到房間後,我看了房間廁所,MY GOD。廁所怎麼那麼老式,而且沖的還是用手轉的。那也就算了鎖還壞了。房間大門的鑰匙插的進去但拔不出來,我告訴老闆。鎖換一個新的吧或是把鎖上個油吧。真誇張。


這天下午我們三個先到市集逛我們到一間藏族爺爺開的店。我們告訴他我們從台灣來的。我們問爺爺几歲,他說60歲。我們問他几個小孩,他用很濃的藏語口音說3……0個。我們說30個。爺好會生。這時爺打了佩怡一下,他說是3個不是30個。哈哈。好有趣的爺爺哦。我們問爺爺可以拍照嗎。他說好。爺爺戴起墨鏡,還戴起項鍊。好氣派呀。我們說爺爺好帥呀。哈哈。拍完後爺爺說可以把照片寄給他嗎。我說當然可以沒問題,我回台灣馬上寄給你。不過爺爺要先把地址點我們,於是他從裡面拿他的身份證讓我們看。我想他應該不太會寫字,所以才拿身份證給我抄。我們說爺爺呀我們明年有時間一定回山南看看你好嗎。臨走前爺爺送我們三個各一個小飾品。心裡好溫暖呀。爺爺人真好,我們會永遠記得你的。


之後我們決定到洛札,因為上師被帶回寺廟,我想見不到我們到寺廟看看他,於是我們請旅館老闆幫我們找司機,他給我們找一個河南人的司機,我們見到那個司機跟他談價錢,他說來回3000人民幣,他還補了一句給我,現在是非常時期,假如車過不去,錢他還是要拿,我說好呀。沒問題,我說不過我們要在寺廟過夜,他說他們不進寺廟的,我說為什麼,你怕了嗎?他說他們不敢進去,我們說好呀。那你在洛札縣住一夜,隔天你在到寺廟接我們,於是我們就這麼決定了。3/18日早上我們起了個大早,7:00我們就到旅館樓下等司機大哥。司機大哥終於來了。我們終於往洛札出發。司機大哥說會經過羊卓擁湖。一聽到會到羊卓。超高興的。一路上都是藏族人的房子,司機大哥從山南一路按喇巴到羊卓。= =很丟臉耶,延途一直按喇吧。就算只有一個藏族人也按。我說司機大哥你這種按法在台灣會被罰款而且還會被打。= =


果然沒多久,我們到達羊卓。藍色的天空,白色的湖泊,壯碩的山巒。好美好美,這個湖真的好美。美的令人屏息我想這是上天賜給西藏人的禮物。車子開了几個小時的路。路越來越難走。好像在坐碰碰車呀,屁股痛死了。海拔也越來越高,車開到海拔5000多公尺。頭越來越痛。高山症又來了。不過這個湖好大不曉得叫什麼名字,比羊卓還美。我們下車在湖旁拍照。司機大哥請我幫他們拍照。或許頭特別痛。拍完後我們就上車往洛札出發。下午快4:00我們終於到洛札縣。洛札正飄著雪,於是我打給札西,札西說要邊防證才可進到寺廟。完了。旅館老闆說不用的我們才包車到洛札的。我們問了公安,公安也說要邊防證而且現在又是非常時期,他們說全西藏的寺廟都進不去因為全被封了。於是我們又坐司機大哥的車回山南。晚上11:30我們終於下山了。但車開到一半。輪胎破了。在無人的西藏公路破胎,司機大哥說他的車開那麼久從沒出過問題。搞到凌晨3:00,李大哥的朋友才來修理輪胎。


修好回到旅店都早上6:00了,晚上我們到飯店附近一間餐館吃飯。我們叫了包箱。一個藏族服務生,站在我們旁邊幫我們倒茶,我說你不用一直站著,你坐著吧。這樣我們吃東西很不自在,我們問她几歲,她說他21歲,有一個一歲的女兒,我說怎麼你們老闆規定一定要站著嗎。他說是的。假如是漢人她一定要站到他們吃完他才可以走。假如是藏族人一定會叫他坐著一起吃,我說姐姐從台灣來的,我們不喜歡漢人,姐姐把房間鎖了你坐著跟我們一起吃。這個女孩叫旦珠,我說你不要在這裡工作了,我們請飯店老闆幫你找個工作好嗎。在這工作太辛苦了。那晚她下班帶著他自已泡的奶茶跟粘巴到我們的房間。她還帶著她老公女兒一起來,她女兒好可愛。我們覺得藏族人真的好可愛,難怪我那麼喜歡他們。3/20日早晨外面下著大雪。下午我們到擁布拉康,我們中午在餐館遇到一個年輕人,我想他應該只有30几歲,他用濃厚的藏文口音對我們說札西德勒,我說我們台灣來的。他聽見馬上跟我們談關於拉薩最近暴動的事,他說很多都是假的。有的喇嘛看見電視播出,眼淚馬上流出來。想馬上衝到LASA幫忙。他說有回族還把二個藏族的頭砍下來。我看他說著說著眼睛泛著淚光,我說我們不相信電視上的,我們喜歡你們西藏人的。他說只要掛Dalai Lama 的照片就會被抓走。我說沒關係的。我知道那些藏族人是為了西藏才那麼做的。他們是不得已才會那麼做。但我為那些犧牲生命的喇嘛跟藏族人感到難過。西藏加油。台灣加油。那位先生還送我們三個人色拉寺的藥,他說是保平安的,他說外面買不到了,是護身符,我告訴他我們會好好保存的。之後我們到擁布拉康。我們從山腳下走到寺廟上。累死人了,喘死人了。爬到一半,有些藏族年輕人在造路,我拿相機幫他們拍照。


3/20日晚上8:30分,外面的天色還是亮的,明天一大早就要搭機回台灣了,心裡的感受真是五味雜陳,西藏人真的好善良,雖然他們沒有富裕的生活,但他們是知足的。回台灣後我一定會,記得我在西藏遇見的每一位西藏人。西藏加油。。。。。台灣加油,


21日我們到拉薩機場,安檢很嚴格。我在機場買了快一千台幣的奶茶,完全帶不上飛機奶茶全被沒收,因為是粉狀的不能上飛機。氣死我了,我把那些奶茶給一個藏族的爺爺,但我不曉得櫃台小姐有沒有把東西交給他。安檢真的很嚴格又是脫鞋脫外套的,早知道就不穿靴子了。討厭他們竟然沒收我的奶茶,連奶茶也要沒收真誇張。22日中午澳航的班機回到高雄,高雄好熱,天氣溫差好大,一時無法適應。呵呵。開始想念西藏的一切。我想我真的愛上西藏了。


之後我回台灣我問了我的藏族朋友,我們那時從山南包車到洛札人民幣3000元,他說我們被騙了,實際只要1000人民幣,我說河南人說是便宜了,說我們台灣來的算我們便宜,我知道我們被騙錢了,我們那時從廣州機場包車回珠海,我們包了一個珠海的司機,因為我們從珠海出發到廣州火車站也是包他的車,回程我們也包他的車,但只因為他在機場外多等我們30分鐘,他把我們載回珠海後,他獅子大開口對誼鎂姐說:大姐這次回程多100人民幣,誼鎂姐很生氣說為什麼他說因為多等我們30分鐘。呵呵。還好,我們那時住在台灣人開的旅館,是他幫我們跟他說要他不要收我們錢的。因為我們這次到tibet遇上暴動又被內地人騙了錢,我們那時全身上下只剩下不到500元台幣,還好那晚我們在珠海,那個台灣人沒收我們很多住宿的錢。我們真的很感謝他。還是台灣人好。台灣好。這次旅行也算是教訓了,印像很深刻,因為我們見證到拉薩暴動。天佑西藏人。


引自:雅虎部落格『哭泣的西藏』
http://tw.myblog.yahoo.com/jw!01vcGQqQHEeUwYGcEa0V5o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