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6-23

西藏的騷亂和毛的哲學


  

      拉薩聖火傳遞如臨大敵,以無驚無險告終。看來,絕大多數藏民信奉達賴的哲學,相當理性,也很克制,避免了一場流血衝突。
      
不過,這種衝突有時的確避無可避。俗語稱:“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毛的語言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今年三月的拉薩騷亂如此,四十九年前那場動亂也如此。
      
當局將1959年3月達賴出走的事件稱為“叛亂”,《人民日報》曾為此發表社論,題為《西藏的革命和尼赫魯的哲學》,抨擊達賴的同時,對支持達賴的信仰的印度總理尼赫魯橫加指責。
      尼當時不僅在東南亞,在整個世界都頗有聲望,他以反帝反殖著稱,儼然成為不結盟運動的老大。這對於一心要當世界革命領袖的毛來說,自然很招忌恨。
      正由於達賴在藏民中受到崇拜,尼氏在亞非拉受到崇拜,毛視作心腹大患,故一箭雙雕予以狠批。
      事隔半個世紀,這篇洋洋萬言的鴻文到底說了些什麼,記憶已很模糊。印象中,文內列舉了一些農奴制下的西藏奴隸主的暴政,諸如抽筋剝皮之類,用以說明中共在當地進行“民主改革”即革命,使農奴翻身解放,脫離苦海,乃順天應人之舉。
      為配合宣傳,當局很快拍了一部記錄片,名叫《百萬農奴站起來》,片中藏民載歌載舞,歌頌大救星毛的恩情。
      也就在這個時候,有位藏族女民歌手才旦卓瑪脫穎而出,迅速走紅,在全國各地都大受歡迎。周恩來曾親切接見,勉勵有加,說她作為農奴的女兒,有此成就,很不容易。
      才旦卓瑪的成名曲中,有一首《在北京的金山上》,歌詞是:北京的金山上太陽放光芒,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陽。多麼溫暖,多麼慈祥,把我們農奴的心照亮,我們邁步走在社會主義幸福大道上。巴紮嘿!
      末句“巴紮嘿”是藏語,大概乃祝頌之意。這首歌通常和藏族舞蹈一起演出,身穿藏民服裝的才旦卓瑪在台中央引吭高歌,驃悍的男舞蹈員圍著她跳著豪邁瀟灑,充滿陽剛氣的“熱舞”,最後在一聲“巴紮嘿”中嘎然而止,令台下及電視機前的觀眾為之血脈賁張。
      四十九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昨天的電視畫面上才旦卓瑪重又現身。作為此次拉薩聖火傳遞的最後一棒火炬手,61歲的她風韻猶存,健美依然。可惜沒有展現歌喉,使其往日歌迷無法重溫舊夢,一飽耳福。
      而首名火炬手貢布也非等閒人物。此何人也?首批從北坡登上珠穆朗瑪峰的藏民是也。時在1960年5月25日。
      那正是大陸大饑荒之際。以王富洲為首的三人突擊組攀上世界最高峰,對發      
王是當時北京地質學院一名青年教師,他和另一位登頂的屈銀華都是漢族人。屈雖為四川林業工人,但跟王一樣抵受不了珠峰的嚴寒,身體多處凍傷,故完成壯舉後兩人均需在拉薩醫院療養。貢布卻纖毫無損,獲安排直飛北京出席全國文教“群英會”慶功。
      王富洲事後青雲直上,只過了幾年就出任國家体委登山處處長要職。估計貢布也早就當官了吧。現年75歲的這位前農奴,畢竟流的是西藏高原土著的血,飽曆風霜而不減英年丰采,羨煞凡人。
      不過,他和才旦卓瑪一樣,顯然屬於藏族同胞之中的極少數幸運兒。在今天西藏的200多萬藏民中,享有類似他們二位的政治、經濟待遇的,估計不到百分之一。
      這個比例並非信口開河。只要看此次火炬手的民族分佈,便可見一斑。據報導,昨天的156名火炬手,藏族占75人,漢族77人,回族2人,珞巴族1人。而西藏總人口中,90%以上為藏族。
      所以,當局如此安排聖火傳遞,表明並無真正貫徹“民族區域自治”,或者更直截了當地說,就是並不信任藏民。
      這種視藏民為異己的心態,從一系列有關安排暴露無遺。諸如:傳遞時間由原定3天縮為1天;上午9時開始傳遞火炬,清晨6時起即實行交通管制;沿途 商店要關門,不讓民眾圍觀,只發放少量許可證給若干“自己人”當“啦啦隊”;僅30個國際媒體記者獲准在起點和終點採訪;大批軍警嚴密佈防並戒嚴,等等。
      如此高度戒備,草木皆兵,豈不貽笑大方?歸根結底,當局採取高壓手段乃因政策錯誤,造成其與藏族民眾的尖銳對立。如果說,在大陸普遍的官民矛盾日漸激化,是由於執政黨堅持其一黨專政,維 護極少數特權階層的既得利益,以致工農弱勢社群陷於水深火熱之中;那麼,藏區內外的藏族民眾就要多受一層壓迫,處境更加等而下之。
      可以說,若同1959年之前相比,絕大多數藏民的地位並無根本改善。農奴誠然是再也看不到了,百姓受極權暴政盤剝欺壓則一仍其舊。只不過今天高高在上胡作非為的是漢族黨官,加上一小撮藏族顯貴而已。
      應當指出,曾經有過“多麼溫暖,多麼慈祥”,給藏民灑下陽光的人,但不是毛,而是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
      胡耀邦不是哲學家,是實幹家。他跟恪遵“鬥爭哲學”的毛截然相反。其“免征,放開,走人”六字方針,本來可以真正造福於西藏。“免征”,西藏的農牧稅全免;“放開”,即經濟領域放寬政策;“走人”,是調走大部份漢族進藏幹部。
      不幸天意弄人,這位富於人性的“異化”了的共產黨人,其開明舉措遭黨內保守派極力抵制,之後更被拉下馬。於是,藏民的希望破滅。
       他們何時可以希望重燃呢?這要視乎中共領導層何時放棄毛的“鬥爭哲學”,確實貫徹以人為本,執政為民。借用魯迅的話:“夜正長,路也正長”。
      看來,藏民還需一個“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