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6-06

一,中藏會談說明了什麼?


  

中共其實早就知道並且也承認,達賴喇嘛不是要獨立而祇是要自治




??????西藏事件發生戲劇性變化。4月26日,《人民日報》在第四版不顯眼的位置上發佈了一條消息說:「新華社記者從有關部門獲悉,考慮到達賴方面多次提出恢復商談的要求,中央政府有關部門準備在近日與達賴的私人代表進行接觸磋商。」


??????有些憤青責問道:達賴喇嘛是分裂祖國、策劃暴動、破壞奧運的犯罪份子,怎麼可以和他對話呢?其實,這個問題正應該反過來問:如果達賴喇嘛真的是分裂祖國、策劃暴動、破壞奧運的犯罪份子,中國政府自然不會和他對話。但既然中國政府同意和達賴喇嘛對話,這難道不表明,中共政府其實知道達賴喇嘛並不是分裂祖國、策劃暴動和破壞奧運的犯罪份子嗎?


??????現在我們都知道了,在過去幾年間,中國政府曾經和達賴喇嘛的代表有過六次對話,而按照當年鄧小平提出的對話底線: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這就是說,如果達賴喇嘛方面主張獨立,中共方面就不會和他們談;反過來,如果中共和達賴喇嘛談了,那必定是中共承認達賴喇嘛不要求獨立。由此可見,中國政府早就明白達賴喇嘛不是要求獨立祇是要求高度自治,所以雙方才會有這六次對話。


??????日前香港《文匯報》發表文章「中央與達賴代表前六次會談」。文章介紹說,前兩次會談是「參觀性質」,第三次「雙方開始討論一些問題」,第四次「接觸到實質問題」,第五次「就實質問題會談一天」,第六次「與北京的對話進入一個關鍵性階段,但是雙方在涉及西藏的幾個問題上仍然存在重大分歧」。這裡所說的「實質問題」,當然是排除了獨立問題的。這裡所說的「重大分歧」,當然不是獨立與反對獨立的分歧,而祇可能是其他的分歧,祇可能是在自治的具體內容上的分歧。這就是說,中國政府其實是知道、並且也承認達賴喇嘛的主張是自治而非獨立。祇不過雙方在自治問題上的主張差距太大,談不到一塊兒去,所以前幾次對話都破裂了。


??????中國政府說達賴喇嘛的「高度自治」是「實質獨立」,是「變相獨立」。這種說法明顯站不住腳。正像我原來講過的那樣,對照中國政府在香港、澳門實行的高度自治,尤其是對照中國政府許諾給台灣的高度自治,藏人提出的要求並不比它們更高。既然如此,中國政府憑什麼硬說人家藏人的自治方案是「實質獨立」、「變相獨立」呢?


??????順便談談雪山獅子旗和「自由西藏」的口號。雪山獅子旗本來是清政府給西藏政府制定的一面軍旗,後來就成為西藏的象徵。從清代到民國,中央政府都是認可這面旗子的。如果你一口咬定雪山獅子旗就代表西藏獨立,那豈不等於承認在清代在民國時期西藏是獨立的嗎?那豈不等於承認西藏自古以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嗎?我要強調的是,雪山獅子旗並不等於西藏獨立。主張西藏獨立的人打這面旗子,不主張西藏獨立的人也打這面旗子,因此我們不能一見到這面旗子就認定別人是藏獨。幾天前,當局在廣東發現有工廠印製雪山獅子旗,立刻就判定他們是在支持藏獨,立刻就把旗子統統沒收。這種做法完全是錯誤的。


??????再有「FREE TIBET」這個口號,可以翻譯成「自由西藏」或「西藏自由」,或「解放西藏」,但不可以翻譯成「西藏獨立」。「FREE TIBET」無非是說要使西藏擺脫壓迫,並不等於要求獨立。譬如過去的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和現在的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不應當翻譯成歐洲獨立或亞洲獨立。文革中四川造反派有個口號「打到李井泉,解放大西南」。難道你可以理解成是要大西南獨立嗎?


??????不錯,西藏不是香港、澳門,更不是台灣。中共不肯把吃下的東西再吐出來,所以它拒絕達賴喇嘛關於真正自治的要求(參見我的《西藏問題之我見》)。問題是中共太不老實,它不肯明白承認這一點。它硬要給達賴喇嘛扣上藏獨的帽子,再加上它把雪山獅子旗和FREE TIBET的口號不由分說地指為藏獨的標誌和口號,這就不僅把達賴喇嘛和藏人,而且也把一切同情他們的漢人以及國際社會,統統都打成了「分裂勢力」,並以此刺激起那些不明真相或不求甚解的華人的敵意,從而掩蓋了中共自己在西藏問題上的嚴重錯誤和不良用心。我上面的分析已經證明,中共對達賴喇嘛搞藏獨的指責,是和它早就與達賴喇嘛進行過實質性對話這一事實相矛盾的;進而也就證明,中共對達賴喇嘛搞藏獨的指責實際上是蓄意的誤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