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4-19

胡平:奇怪的示威抗議


  

這些天來,在海外,有些留學生和華人演出荒誕劇。他們集會示威,抗議西方媒體對西藏事件的不實報導。眾所周知,在中國,媒體被共產黨一手控制,天天都在發佈不實報導,可是這些人卻安之若素,從不抗議。唯有這次有幾家西方媒體發佈了不實報導,他們就"忍無可忍",要大聲抗議了。你說奇怪不奇怪?我們知道,在西方,有新聞自由,你可以聽到各種不同的聲音(包括中共官方的聲音),兼聽則明,你可以比較鑒別。在中國沒有新聞自由,連互聯網都受嚴格控制。這次西藏事件發生,當局一方面封鎖新聞,阻止西方媒體到現場採訪,一方面又批評西方媒體的報導不真實不可信。這分明暴露出當局的做賊心虛和一手遮天,蠻橫霸道。那些也口口聲聲要講真相的人不去抗議中共的新聞封鎖,不去爭取新聞自由,卻只是在那裏抗議西方媒體報導不實。這算哪門子事?

示威者另一條口號是反對暴力,反對藏人暴力。這條口號更是匪夷所思。盡人皆知,在中國,共產黨天天在使用暴力鎮壓和平表達異議和示威抗議活動,可是我們從未見到那些人公開表示反對。這次西藏事件,決非如中共所說是藏人先搞暴亂,然後他們才鎮壓,而是中共先鎮壓了藏人的和平抗議,才激起一些藏人的暴力行為。官方在3月14日前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自己也承認在3月10日就有抗議活動,當天就抓了五六十人。整個事件的因果關係不容顛倒,整個事件的基本性質不容混淆。從3月14日到今天整整一個月,在藏區又發生了多次和平抗議活動,都遭到當局殘酷鎮壓。如果我們要反對暴力,首先就應該反對政府的濫用暴力。在中國,有一千次、一萬次民眾的和平抗議遭到政府暴力鎮壓,這些人裝聾作啞,一聲不吭,美其名曰"不關心政治";而只要有一次有民眾用了暴力,他們卻立刻發出強烈抗議,大聲表態支持政府平息暴亂,美其名曰"伸張正義"。這種反差實在太明顯了,太強烈了。我真不知道他們怎樣解釋他們這樣做的動機。

很多示威者大概是這麼想的:不管怎麼說,維護祖國統一總是對的,反對分裂總是對的。所以他們就參加了示威活動。且不說統一未必總是對的,分裂未必總是錯的。因為統一雖然是好事,但並不是至高無上。人民的自由幸福才是高於一切的。更重要的是,達賴喇嘛十幾年來一直明確表示他並不尋求獨立,他只尋求真正的自治。在這裏,我們首先應該問的是:今日西藏是真正的由藏人自治的嗎?答案無疑是否定的。今日西藏並非真正的由藏人自治,正如同我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既不真正是"人民"的也不真正是"共和"的。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決不是什麼反對西藏獨立反對分裂祖國,而是促進藏人自治的真正落實。即便你懷疑或認定達賴喇嘛有獨立的意圖,那畢竟還只是一種意圖;而西藏的假自治則是半個世紀以來的嚴峻事實,因此你也該把反對假自治,支持真自治放在首位。如果你對假自治的嚴峻事實不聞不問,不支持真自治的合理主張,身為中國人,不去爭取中國的自由民主,不去反對中共的一黨專制,卻在那裏高呼反獨立反分裂,客觀上不就是在維護假自治、不就是在支持中共一黨專制嗎?

有人把這些人的表現稱為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不對。就憑他們這種毫無原則與自相矛盾,哪里算得上什麼主義。他們不過是魯迅說的"做戲的虛無黨"而已。

有人說,因為中國曾深受西方列強的欺侮,至今記憶猶新,所以對西方的"不友好"表現才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這話也有問題。因為中國受西方列強欺侮的時代早已成為歷史。早在1945年二戰結束聯合國成立時,中國作為五大發起國就已經為自己贏得了獨立與尊嚴。在今日中國,90%以上的人根本沒有遭受西方列強欺侮的切身經歷。我們只有遭受共產專制迫害與剝奪的切身經歷。今天,幾乎每一個活著的中國人,都能根據自己的親歷親聞,講訴出一段又一段悲傷的歷史。全中國究竟有幾家幾戶沒有枉死餓死的冤魂?有誰家裏沒有農民親戚?現在還是二等國民,進城打工多年還得不到城市戶口,拋下未成年的子女過著沒有父愛母愛的生活。而那個造成這一切災難的共產黨卻還高高在上獨攬大權,甚至還批評不得反對不得。這才是當代中國人的奇恥大辱。如果你對中共專制政權沒有義憤或不敢反對,卻對所謂幾家西方媒體的不實報導和藏人的某些暴行或政治口號擺出一付"是可忍孰不克忍"的姿態,豈不是太可笑太可悲了嗎?

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講過一段話。他說:"我們絕對知道在什麼時候可以拍案而起做出義正詞嚴狀,也絕對知道什麼時候必須對自己清楚萬分的問題保持沉默、三緘其口。我們還有一個更可怕的表現。這就是柿子專揀軟的捏:即在一個最安全的方向上做出好似怒不可遏、仗義執言實際精打細算、八面玲瓏的完美演出。我們也知道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可以上達天庭得到首肯,什麼話會觸犯眾怒。就我自己而言,這種算計已經高度技巧、出神入化;這種掌握已經進入潛意識層面。"這把上面那種人的心態揭示得可謂入木三分。

姑且假定在憤怒抗議西方媒體不實報導的人中間,確實有些人的感情是真誠的。那正好證明他們的感情在中共長期的操控之下已經扭曲。我們知道,感情、激情是自發的,自然的,但它的表達卻可能受到各種非自發、非自然的因素影響,在中國古典小說裏常常寫到,某殺人屠夫惡名昭著,令小孩不敢夜哭。當你壓下憤慨時,那憤慨並不一定會深化,會增長,有時它倒會淡化,會萎縮,甚至可能消失。如果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某種憤慨是禁止表達的,你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克制住自己,就象剛懷孕就打胎,你並不會感覺多痛苦。反過來,如果一種激情的表達從一開始就是被政府許可的,就是受到政府充分鼓勵的,有的人就會越表達越來勁,越發的"是可忍孰不可忍"。那些對西方媒體的不實報導滿腔憤慨,對所謂藏人的暴力義憤填膺,而對共產黨的彌天大謊和新聞封鎖,對六四屠殺,對共產專制犯下的滔天罪惡卻毫無憤慨的人,他們的感情或許是真誠的,但那是怎樣可怕的一種"真誠"!黨讓你生氣你就真的生很大的氣,黨不讓你生氣你就真的沒什麼氣可生。如果一個人的喜怒哀樂都能如此真誠的"和黨中央保持一致",那才是可悲到了極點。

中共專制政權的存在,本身就在降低人們的道德水準。專制存在的時間越長,人們墮落的程度越深。唯有奮起爭取自由民主,我們才能找回失去的靈魂。唯有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的崛起,才是對人類的貢獻與福音。

──《觀察》首發 轉載請注明出處
Friday, April 18,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