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3-25

嚴謝:懷念和尋找藏漢民間友情


  

自從八八年逗留過拉薩數個月後, 我一直認?在西藏的衝突是百姓與政府間的, 否認是藏漢民間衝突。 看到今日衝突發展危機到藏漢民間不合, 深感痛心 ! 我依然堅持認?從本質上仍是有高權人與無權人民之間的衝突, 這些權位都被漢人佔有了。

?生平等,否認出生貴賤的差別追求友愛、慈善、誠實是佛教的教義。八八年我在高原上結交了天性傳播友愛的藏友們,切身體會到了沒有貴賤之分,他們親近漢族的百性,抵抗中國的領導。不管什?領域,什?層次的藏族人,他們喜歡表達的,從來不是自己的名氣地位,而是心中在懷念的達賴喇嘛 同時把漢族百性當親人來敞開心靈。

一位五十多歲的藏民xxxx講漢語斷斷續續,儘管如此,他仍把我當作貼心人?述:“我們心裏最恨的就是那群武警 ! 五十年代的軍隊還尊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不拿我們一針一線,現在的武警可隨意抽打人,逮捕人,太野蠻了誰都恨他們 !”這位藏民屬較貧窮的市民,同樣感覺百姓生活不如以前了:“西藏解放前什?都有,肉很多,而現在什?都是公家的,幾乎什?都買不到,不准這不准那,沒一點自由。百姓懷念達賴喇嘛,因達賴喇嘛號召人生自由。文革中,凡是穿藏服的照片我都要藏起來,西藏政府不讓穿,不讓信教,逼迫我們藏民說達賴喇嘛壞,有些百姓?了保命照說了。而達賴喇嘛不怪百姓,很寬容理解百姓。”

我懷念許多刻在心中的友情:五月初是富有藏民特色的逛林卡節。當你走進任何一自然景色的草地上,都可見到藏民三五成群圍坐在草地上喝青稞酒,酥油茶,以及唱歌跳舞,歡度郊宴。“好客”是藏民的天性,分享大自然賦給我們共有的美好時節。

那年,我們在羅布林卡公園裏,與紅教活佛xx及家族人歡聚,圍圈坐在草坪上,共飲奶茶及青稞酒。藏民一向慷慨地端出最好的酒給朋友們……,在這歡樂之際,九個武警包圍了我們,處於他們的監控下,不知出了什?事。幾位藏女害怕便走開了,我們三漢人也離開了,直到次日活佛的弟弟告訴我,那群武警企圖綁架他與他哥哥,幸虧後來獲知活佛的身份,才未敢動手。他對我說:“我真想給他們一拳,如此無理干擾我們的歡聚 !”九個武警中八位漢人一位藏人,即當時拉薩公安局副局長。(被捆擾一圈裏僅有我們三個是漢人)

我清楚地記得在我住院九天裏,同屋的病友是位四川女士。每當我看到她家裏人頻繁地來看望她,我在這裏舉目無親,難免淒涼。此時,活佛的弟弟和親屬來看望過我 。當我出院時,還是他開車來接我。在那個環境裏,使我多?珍惜這份友情 !

他的哥哥不會說漢語。當我們五個漢人去拜訪他哥哥寺院的那一天 獻完哈達後,活佛親切對我說 (他弟弟翻譯):“你有什?困難,就來找我,我會幫助你。”平水相逢地成?了好朋友。佛陀的慈悲、慈愛,超越了不同文話的界限 。

以後我常單人走進他們生活領域,跟他們學藏舞,學羊卓澭措湖的歌,活佛賦予我一藏名:“ 貢嘎芸樽”。活佛在文革中曾遭受過官方漢人捆綁,抽打等巨大的痛苦折磨,他講給我聽,可是他仍然將慈愛帶給漢人百姓。佛教的慈善能量,喚發我與藏友的結緣。喚起我認識每人都需要慈愛和施捨慈愛 ! 正如達賴喇嘛所說 : 佛教教導人們應當具有愛心、仁慈、寬恕,天下萬物皆相親相屬。

我知這幾位藏友已不在西藏了。我盼望活佛和其弟弟能聞之 我在尋找您們,尋找這份刻在心中的友情 ! 近日我在痛心地看到我與您們相逢結緣的拉薩在流血 !

──《觀察》首發 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