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8-03-19

藏人?何要抗議?—也談西藏問題


  

中國人總是聲嘶力竭、不厭其煩地大談列強入侵,比如太平天國,義和團運動。可是,他們反省過嗎?當這個民族入侵周邊其他民族和國家的時候,更加殘無人道。以下是2001年以前,我親眼所見中共在西藏實施強權統治的事實:

(1)“崇州基地”與數之萬計的西藏乞丐
1997年,自治區政府耗資一個億以上,在成都建立了“崇州基地”,公開的理由是作?“第二辦公區”。事實上官員們都嫌遠,並沒有在此辦公的真正打算,到2001年?止,仍是一座空城。糟蹋了億萬鉅資後,自治區政府更加肆無忌憚一一在成都又興建了一座“基地”,目前(2001年)即將完工。

然而,很多農區和牧區的人民,卻陷於貧窮的深淵。在拉薩的帕廓街(環繞大昭寺的轉經路)、林廓路(環繞拉薩的轉經路)上,黎明時,乞丐們就成行地坐在冰冷的石頭路中間,?了一塊糌粑,一口酥油茶。在各個藏餐館,乞丐們絡繹不絕地把顧客吃剩的米飯斂起來,曬乾,作?過冬的口糧,在薩迦,這個曾經?西藏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達百年之久的地方,幾乎多數人成了乞丐。

(2)“江?林卡”變成了一座“垃圾城”
1994年,以土地入股的投資方式(投資數目?西藏自治區政府絕密),毀掉了拉薩河邊有名的林園一一“江?林卡”,建起了與西藏建築風格迴異的“太陽島”。近年來,“太陽島”配備了與形式相應的內容一一成了賭博、嫖娼的公開場所,廣大的藏、漢群?把這裏叫做“垃圾城”。

被毀滅的不僅僅“江?林卡”。60年代以前,拉薩河邊(自東向西)覆蓋著蒼鬱的沖吉林卡、尼雪林卡、多洛林卡、強措林卡、涅章林卡、孜仲林卡、朗敦林卡、察絨林卡、夏劄林卡、欽密林卡……直到文化大革命,乃至80年代初,有的林卡仍然枝繁葉茂,野餐人們的歌聲在林間飛舞。現在,林卡都被蠶食、吞沒了,代之而起的是千篇一律的古怪房屋,像四川境內的縣城一夜之間搬進了拉薩。人們稱做“包工文化”。

(3)急劇縮減和沙化的拉魯濕地
拉魯濕地,指從拉魯莊園到根培烏孜山下的一片自古以來的沼澤地。究竟多少面積,解放前沒有人計算,現公佈的數位?1960年以前超過10平方公里,到2000年?6.2平方公里。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天然濕地(離布達拉宮僅3公里),拉薩人喻?城市空調一一具有調節氣候、調節蓄水量、降解水污染物、維持城市生態平衡等功能。

過去,拉魯濕地是嘎夏政府的草場,由兩位馬草官專門管理。牧草高度?2.5米,狐、野兔、鼠、鷹、野鴨、班頭雁、棕頭鷗等幾十種獸禽在此越冬和繁殖,還是瀕危動物黑頸鶴的重要棲息地。

但是,1964——1965年,軍隊在濕地開挖排水渠和修築道路,70年代,在濕地邊沿圍耕、建房(建房單位有:居委會、征稽、高炮連、16團……);80年代,在巴爾庫興建採石場,石塊和沙礫阻塞了娘熱溝與奪底溝的來水和輸沙,使濕地北面以每年10-20畝的速度被覆蓋而沙化:90年代,“3357”工程之一的幹渠建設,嚴重地破壞了濕地水文狀況:中幹渠只能排水,不能灌溉,每年直接將濕地70%的水量排入拉薩河,使地下水位元嚴重下降,加速了濕地自然植被的減少和荒漠化,使優良牧草由80年代初的13種下降?現在的3-4種,優質牧草?量由846.3公斤/畝,銳減到631公斤/畝。以蘆葦?主的建群種正在逐漸消失,回游魚類、野生動物、水禽基本絕?,邊沿的草皮、泥炭己被挖光呈風化裸露狀態,整個濕地一片厄運。

(4)亞東、林芝一帶森林被砍伐
亞東縣地處中印邊境,海拔較低,千年古樹覆蓋著起伏連綿的群山,氣候濕潤,冬暖夏涼。如今,縣政府所在地下司馬四周的山脈,都可憐地患了斑禿症(據說當地官員所?)。森林的破壞,使亞東的氣候明顯地改變了。10月,曾是亞東最好的季節——溫暖而舒適,現在,蓋著兩條被子睡覺,還冷得發抖。失去了綠色保護的動物們都跑進了印度一一那一邊,生長著無邊的叢林。

林芝地區,是西藏有名的小江南。得天獨厚的森林資源,都是在幾百年的自然狀態中長成的,是西藏的珍寶,是林芝人的生命!可是,同亞東的森林一樣,也遭到了無情地砍伐。據說,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等2人前去調查,發現毀林主謀竟是原自治區書記陳奎元之妻。由此、陳奎元把這位自治區副主席調至“人大”工作了事。目前,在林芝、八一一帶,連小孩子都會詳細地告訴你,那片印證著陳奎元之妻罪孽的山林。

(5)“救救德中溫泉”
德中溫泉位於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境內,距拉薩約150公里,是西藏有名的風景勝地(包括自然風景和人文風景)。原屬德中寺管理,後來縣政府在溫泉旁蓋了一座招待所,德中溫泉便由德中寺和縣政府共同管理了。去年(2000年)墨竹工卡縣政府以最低廉的價格把德中溫泉租給了自治區副書記一一被西藏人民諷?“藏王”、“紅太陽”的熱地之子,租期40年。承租人在德中溫泉蓋起了鐵皮屋頂的招待所,價格之昂貴,形式之醜陋,和德中寺的阿尼石屋形成鮮明對比。不僅如此,承租人還任意捕殺德中山谷的各種珍奇動物。西藏作家唯色目睹這個令人震驚的場景,憤怒地寫下了《記一次殺生之行》。
藏人不停地喊出“救救德中溫泉”的呼聲!人們擔憂著德中溫泉一一這塊聚寶之地會不會變成第二個“垃圾城”?!

(6)肆意拆毀古老的建築
古老的西藏建築,有著甚深的文化積澱,是我們研究西藏建築史、西藏歷史、人類學、美學、乃至西藏文學史的寶貴資料。可是,90年代以來,在“以房養房”政策的鼓動下,許多老建築被列?“危房”毫不猶豫地拆除了。如:帕廓街周圍舊貴族、僧人、商人等住房,原有300多座,都是上百年,甚至五、六百年的歷史,只剩下了93座(2001年以前)一一住戶們仍在任意地扒門扒窗,兼併地盤,也面目全非了。

新蓋的“現代”樓房,與原來古樸厚重的平頂藏房截然不同,大都瓷磚貼面,深藍色鋁合金玻璃窗,像描眉畫眼的女人:輕佻而浮躁。這些層出不窮的破壞性建築,導致了拉薩出現強烈的懷舊情緒,人們紛紛搶購兩位德國人繪製的帕廓街舊貌圖冊。

遭到拆毀的不止古老的帕廓街建築,還有西藏各地吐蕃時期的碉堡式建築。殘垣斷壁,在西藏的山川之間隨處可見。

(7)忽視藏語
拉薩流傳一句話:藏語是形式,漢語是飯碗。甚至在人們的意識裏講漢語是進步,講藏語?落後。一個稍懂藏語的人,可以在拉薩的大街小巷處處發現藏文錯別字。甚至醫院、賓館的招牌也不能倖免。

其最主要原因之一,在公開場合,即使90%以上是藏人,甚至100%都是藏人時,也要求說漢語。比如2001年2月在拉薩召開的西藏自治區藥品監督管理局主辦的“全區藥品生?經營企業醫院製劑換證工作會議”上,《醫療機構製劑許可證》換證驗收細則全部?漢文。那些只懂藏文的藏藥製劑師叫苦不疊,他們說,至少應該有漢、藏文對照呀。當然,這樣的事情俯拾即是。

(8)性病迅速蔓延
90年代以來,拉薩的林廓路上出現了一家挨一家的“飲廳”、“美容美髮店”,這些肮髒的店鋪又沿著林廓路包圍了整個拉薩及西藏各中、小城鎮。人們看見,裏面不時地鑽出一些妖俗的四川女人拽住男人們不放,連僧人也不例外。

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男性病皮膚科,平均每天20幾個患者中,就有7-8個性病患者,有時還達到10幾個。性病種類繁多,有淋病、梅毒、生殖器泡疹、尖銳濕尤……

自治區人民醫院男性病皮膚科主任說,1978年,在11081人中調查,沒有一例性病患者(此資訊登在《醫藥衛生治療》雜誌78年第2期)。如今,在7、8月份的高峰期,每月都有300多個性病患者。並且數位還在上升。

可以想象,這支妓女的大軍,侵犯、污染的不僅僅是這一代人的身體和精神,而是幾代人,甚至在使一個民族走向毀滅!

(9)民俗與宗教問題
一份官方材料記載:
1998年3月,利用一個月的時間,對紮耶巴(位於西藏達孜縣境內的古老修行地)進行了清洗。共清退29人,拆除新建的經堂和僧舍49間。

2000年9月召開的全區思想政治工作會議,再次提出必須徹底清除封建農奴制度的殘餘,對束縛人民思想、阻礙進步的舊思想、舊習俗進行批判、鬥爭和淘汰,徹底剷除封建農奴制度殘餘滋生的土壤,拉薩市清除了市區長期堆積的“瑪尼堆”,1999年和2000年制止和取締了每年一度的有數萬人參加的“沖拉亞歲”。限制了藏曆新年在拉薩河大橋及寶瓶山的祭山神活動。撤消了甘露大法會,修改《四部醫典》,沒收了國家職工家庭供奉的佛像。

以上是中?共產黨強權統治西藏的滄海一粟,但以此看西藏,今天的大規模抗議,不過是一種必然。正像王力雄所說的,從量變到質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