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7-07-30

廖天琪:達賴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現代人的精神生活空虛,特別是一般的平民大眾,往往需要尋找一個偶像。要在專制國家這就可能很危險,會演變成半真半假的造神運動,後果堪虞。如果是在自由的社會,像十年前英王室的戴安娜王妃死去,大男人、小女子全當街哭鼻子,舉世致哀的場景,固然令人啼笑皆非,但畢竟無傷大雅。出於同一心理,運動員、歌舞明星等也經常成為人們追崇的物件。屬於知識階層的人,有點靦腆,不願落入追星族的膚淺和俗氣,但是他們心中也需要寄託,不過物件似乎應該比較“超凡”“別致”。達賴喇嘛這樣一位祥和智慧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就剛好填補了群眾這一精神和情感的空缺。他以受害者的身分,將高深的宗教和哲理佐配以幽默和寬厚,周旋於世界政治和國際社會中,果然能傾倒眾生,所向披靡。誰能否定他提出的樸實的普世價值——仁愛、和平、寬恕、平等呢?

十四世達賴喇嘛目前正在德國進行十天的訪問,再度掀起了一陣“達賴喇嘛熱”。周末,來自世界各地大約三萬多“粉絲”加信眾,把個佛法道場所在地的漢堡市的網球場擠了個水泄不通。筆者參加過多次這類的聆聽「山上寶訓」式的集會,每次都暗暗詫異于現場人群的熱情和激動。我注意到環繞他身邊的那些經常能見到他、聽他教誨的工作人員,他們毫無例外地一臉虔誠和敬畏。一個多星期以來,德國的媒體就持續地報道有關西藏和達賴喇嘛的消息,「明鏡周刊」也以他作為封面人物,進行專題的報道。根據該周刊於七月間進行的一次民意調查的結果,達賴喇嘛在德國民眾的心目中比德籍的羅馬教皇本篤十六世還更受推崇,有44%的人認為他是一個楷模榜樣,教皇比他還少兩個百分比。

單在德國就有上百個支援西藏的民間組織,上至政治家、社會名流,下至退休教師、家庭婦女、技工商販、中學生,很多人定期參加聲援西藏的聚會和臨時救援行動。每年三月十五日西藏被中國解放軍佔領的日子,歐洲大陸上有上千個大小城市升起西藏的國旗,給予精神道德的支援。好萊塢的影星們如李察?基爾、歌星瑪丹娜、模特兒特爾曼、足球明星、名導演、電影演員等莫不對達賴喇嘛癡心捧場。有時候令人感覺,他們都在趕時髦,凡是跟喜笑顏開的達賴喇嘛合影過,似乎就能領到一張靈魂的贖罪券,得以在媒體、公關中被善待,藉以吸引更多「粉絲」們。帶有叛逆色彩的西藏青年大會的領袖喀桑普措憤憤地說:「我們藏人在國際政治上就好比熊貓,人人都喜歡我們,但是沒有人出來為我們作什麼事。」

這個世界太現實世故了,西藏能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的希望,隨著中國日益快速增長的經濟實力,愈來愈小。國際社會和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千絲萬縷,愈陷愈深,已達欲罷不能的地步。政治家、企業界在批評中國的人權劣跡時,總是小心翼翼,怕踩了地雷,砸了生意。達賴喇嘛早就意識到這一點,因此已經退而求其次,放棄獨立,只要求高度自治,保持西藏文化宗教和傳統的特性,希望自己的故鄉不會被大量湧進的漢人移民潮全然地漢化,可惜這樣謙卑的願望也難以實現。

西藏本來不是一個政治民族國家(德語:politische Nation, Staatsnation, 英語:state nation),而是一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卡泰隆尼亞(Catalonia )的文化民族國家(德語更?貼切:Kulturnation, 英語:culture nation)。文化民族國家的定義是:種族、語言、習俗、傳統、文化和宗教相同的族群,它們可能分散在不同的地區和國家之中,這些人有共同的歸屬感,也就是民族情感。世界上這種文化民族國家很多,巴爾幹半島的火藥庫前南斯拉夫,現在中東地區的炙熱戰場,像巴勒斯坦,像散居在各個國家的庫爾登族,它們首先都是文化民族國家,卻都爭著要爭取獨立,成為政治上的獨立實體,成為一個正式的國家。西藏是一個很典型的文化民族國家,但是它是一個非常獨特的例子,因為它在被中國1951年佔領之前。是個相當孤立與現代文明科技之外的國度,它不具有現代國家的政治和社會結構,因此也有學者稱它為「自然民族」(Naturvolk, nature people)。由於虔信藏傳佛教,又地處雪域高原,這個民族於世無爭,並且幾乎不具有自衛的武裝能力。二十世紀上半葉西藏曾經數度被英國、印度和中國逼上談判桌,也趁機表達了自己既有的獨立地位和願意維持獨立狀況的意願。當中國共產黨在全國取得政權後,就進行對西藏的血腥鎮壓,這時才有藏區各地的武裝抗暴,鮮血一度染紅了這片寧靜的高原。

年輕的達賴喇嘛被迫于1959年流亡印度,倏忽一過將近半世紀了。這期間中共先在西藏進行社會主義的改造、發動了文革,摧毀了90%以上的寺廟、和尚尼姑掃地出門,瘋狂的紅色恐怖席捲整個藏區。胡耀邦是八十年代第一個開始在西藏糾正錯誤、減免稅收、逐步恢復藏人宗教生活的政治家。

然而所謂的投資和建設,其實是把雙刃劍。中共政權的西藏政策,其侵犯是全面的,不僅在地域上進行佔領、經濟和物質上進行掠奪和強佔、還在精神文明上恣意踐踏、摧殘。 進入九十年代,北京政府鼓勵大量的漢族移民,對西藏實行漢化政策,隨著漢移民進入西藏的,是廉價的次文化,從卡拉OK、迪斯可、酒吧舞廳到新建的「革命紀念館」、「展覽館」、「升旗台」(五星紅旗,而非藏旗),每個所謂的現代建築都是庸俗、誇張、醜陋的。北京在西藏大量投資,發展各種輕重工業,從日用消費品的生產到開採各種能源,舉凡所有的所謂「現代化」舉措,無一不是金錢至上、物質萬能的哲學在背後支撐,完全無視于藏人傳統跟自然界的融洽和天人合一的宗教哲學,對大自然進行褻瀆、破壞和掠奪。西藏今天被漢人帶進的曼徹斯特式原始資本主義和物質主義的風潮所影響,社會人心已經逐漸失去了原來的純樸和虔誠。

達賴喇嘛一定有比海洋還寬闊的心胸,跟藍天一般的視野,才能在看到淳樸的西藏母親如今淪落為愛滋附體、滿目蒼夷的娼妓時,還放出爽朗的笑聲。他似乎知道一切是過眼煙雲,今天的西藏不是五十年前的西藏,也不是五十年和一百年後的西藏。西藏是西藏人的西藏,西藏不是中國人的西藏。

──轉載自《觀察》網站

廖天琪 :中國信息中心「觀察」總編、華文資深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