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7-06-22

西藏婦女會(TWA)主席談兩性平權與婦女賦權


西藏婦女會(TWA)主席談兩性平權與婦女賦權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6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西藏婦女會(TWA)主席卓瑪央堅表示,西藏婦女會(TWA)旨在為西藏婦女爭取權益,屬於政治性質的組織。不過,隨著歲月流逝,我們意識到這是非常困難的,但同時,我們也看到流亡藏人擁有接受教育和參與其他領域的機會。



「首先,由於必須維護和促進我們的文化、宗教和語言,所以需要捍衛我們的身份認同。不能單靠政府來處理這些事情,所以,我們的婦女會認為有責任在任何需要的地方參與社會服務,」她補充說。



卓瑪進一步闡述了環境狀況,「中國人正在摧毀西藏的生態系統,西藏牧民的生活已經徹底改變,然而,他們無法習慣從熟悉的草原轉向城市的生活。」她強調保護生態系統和倡導西藏問題的重要性。



「我們向世界宣揚這些狀況的嚴重性。只是我們無法親自前往訪視,也不能送錢給他們,唯一的就是要透過世界公民、聯合國和歐盟尋求幫助西藏牧民。」她提到



問及關於西藏社會性別平權狀況和今天西藏婦女所面臨的最大困難,主席談及全球婦女在家庭中面臨的問題,關乎職業婦女的觀念。「在某些方面,我們是平等的,在許多方面,我們是平等的,因為從教育開始,父母和政府都沒有任何差異,女孩們可以像是男孩一樣的學習。」



然而,主要的差別在於女孩必須在家庭和工作之間掙扎。「所以,如果結婚的早,那麼就扛著家庭責任。所以,職業婦女考慮的很多,因為必須照顧家人,還要兼顧辦公室工作,如果先生願意配合,那麼可以分攤家務,否則一個女人要面對很多困難。」



卓瑪繼續解釋這種內部衝突,導致出生率下降。年輕夫妻不生小孩,對藏人來說是有害無益,因為「我們的人口就更少了」。如果年輕一代不生孩子,那麼西藏人口蠻慘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強迫任何人生更多的孩子,我們只是透過資助他們鼓勵生增產。



作為一個代表一半流亡人口的組織,她列舉西藏婦女會採取的一些步驟,成功地為社區女性賦權。新到印度的藏人婦女給予18個月時間學習裁縫,並給予每月津貼。「課程完成後,可以獨立作業,取得合格證書,然後,就可以工作賺錢。」除了裁縫之外,這些女孩還可接受數學和英語課程。



結訓的婦女有機會學習婦女會所提供的技能。「指導她們如何承擔責任,如何運作辦公室工作,如何溝通,如何召開會議和遊說人們,即使我們無法給她們很高的薪水,但我們提供生活所需的設施。」大多數婦女議員都經歷過在辦公室擔任工作人員,透過婦女會獲得認可。



西藏婦女會流亡領導人持續著手解決男眾僧人和尼眾僧人之間的教育差距。「有一段時間,尼僧的教育與西藏僧侶有很大的不同,僧侶們可以盡可能地學習,然後獲得學位,但尼僧沒有這樣的機會,僅是學習基本的宗教儀式。」尊者希望為尼僧提供相同的平等學習機會,並且及時地說服不同派別的負責人。「那就是尼僧學習的開始,我們為尼僧努力,就像我們為大學生一樣,進行培訓,我們相當滿意,做了很多照顧老人和年輕人需要的工作。」



至於卓瑪對婦女和年輕一代的信息,她說:「我希望看到西藏婦女處於決策領導地位,她們可以更加努力工作,回饋社會。」學習對於社區而言,相當有幫助,因為個人不是為了自己而生存,而是為了他人福祉而努力。「我們沒有自己的國家,所以,在想個人權益前,必須先想想他人的福祉。」



西藏婦女會在1984年9月10日在流亡地正式復會;迄今,該組織在全球各地擁有57個地區分會,包括印度、尼泊爾、歐洲、日本,澳洲、瑞士,美國和加拿大等,以及在西藏境外擁有超過16,000名會員。如今,西藏婦女會(TWA)是第二大藏人非政府組織,倡議流亡西藏婦女的人權和工作權,並在流亡地致力於培力藏人婦女。西藏婦女會(TWA)的口號是「為捍衛家園,在流亡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