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7-05-23

西藏精神領袖為學子們講述世俗倫理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5月23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7年5月19日,來自三組不同學校學生出席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印度達蘭薩拉的官邸講述世俗倫理。

來自明尼蘇達大學10人,正在參加西藏醫學短期課程。來自加拿大貴湖大學(University of Guelph)20人,在達蘭薩拉的藏人社區擔任志願服務工作。25名來自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Tong-Len Charitable Trust)的學生和工作人員,該基金會旨在支持印度北部坎格拉谷流離失所的印度社區。

西藏精神領袖敦促學生們把21世紀建設成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紀。尊者告訴年輕學子們,自己屬於20世紀即將結束的一代,而他們屬於21世紀,未來就在前頭等著他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向在場的年輕學子強調認知創造和平世界的基本人性、慈悲的重要性。「我的這一代似乎在這個地球上製造了很多的問題,而你們這一代人必須努力地解決,大家必須努力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然而,正因為人類的本性是善而非仇恨,因此,這完全有可能去達成。」

尊者介紹來自懂憐基金會的學生,原來是來自貧民區、沒有前途的孩子。尊者說明,過去14年來,懂憐幫助了三百多名兒童,其中一些孩子目前正在接受高等教育。

該基金會其中一名工作人員描述他們的學生都是世俗倫理整體發展和教育計劃的一員。她提到學生與其他學校孩子就世俗倫理主題交流互動時,關於世俗倫理朝聖(Secular Ethics Yatra )一詞。第二個稱為「世俗倫理行銷」計畫,更加側重於與更為廣泛大眾分享這些想法;包括準備標語牌和留言,例如關於慈悲的價值等。

幾位學生受邀談論他們在世俗倫理方面的培訓經驗。其中一人解釋說,當她抵達班加羅爾的基督教大學時,多麼的焦慮和具有挑戰性。在富裕和流利的英語學生的圍繞下,感到不知所措,但是透過思惟所學到的在自我接受/勇氣的能力,讓她恢復了自信。

另一人說,她想要成為醫生的願望,以及她從識別能力中獲得的價值,有助於做出良好的決定。一名年輕人提到他懷著慈悲關愛心的工作說:「我們是窮人,深知痛苦的滋味,但我們不希望他人受苦,所以,我們致力於創造一個和平的、支持性的社會。」另一名在坎格拉參與B.Com課程的年輕男子表示,他曾是一個乞丐,發現懷著「感恩善良」,有助於平息他的憤怒感。

「非常精彩的分享!」尊者回答說,「你們正在把我的願景付諸行動,你們正展現出我們如何與他人分享倫理觀念,而不必依靠這個或那個宗教傳統,而是基於共同的經驗和人類的價值觀。但遺憾的是,現代化的教育制度,以物質主義為目標導向,沒有太多內在價值的空間,我們需要基於科學發現、常識和共同經驗的基礎上,讓人們更加認識這些內在價值觀。」

尊者繼續解釋關於自己的終生承諾,首先是致力於促進人類一體感。其次,印度是世界各主要宗教傳統和平共存的一個國家,展現出宗教傳統的和諧是可能的,所以,致力於推動宗教和諧。第三,作為藏人,儘管卸下政治責任退休,但致力於維護西藏的生態環境。

關於西藏的知識和文化,尊者說:「印度是我們的上師,而我們是印度的弟子。但是現在看來,我們透過嚴格和持續的學習掌握了我們從中獲得的知識,而在這裡卻有很大程度的被遺忘了。今天,我致力於鼓勵更廣泛地振興古印度的知識,包括對心靈和情感的運作、以及深入理解與應對破壞性情緒。

談到關於主題、尊重世俗價值觀和倫理道德,尊者說,「如果我們也可以培養人們世俗倫理,我們可以終結貪腐、貧富差距,以及社會不平等等問題,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更公平、更平等的社會。」

尊者也回答學生團體的提問。尊者談到需要分析憤怒發生時的情緒,是否具有任何意義。我們從來沒有聽過醫生告訴病人,他們需要更多的憤怒;相反的,醫生總是建議病患保持冷靜和放鬆。如果我們多想一下,很明顯的,憤怒會破壞我們的內心平靜。

當被問及如何應對消極的情況或經歷時,尊者提到寂天菩薩(Shantideva)的教言:如果問題可以解決,那麼需要採取適當的方法 - 擔憂不會有任何幫助。如果問題無法解決,擔憂也是沒有用的。

一名學生問及如何在世界上引領積極的變化,尊者回答說「更富有慈悲心的教育」。對於中國來說,也許需要另一場文化大革命。第一是憤怒和仇恨的動機。現在需要的是以慈悲為動機的文化革命。並補充說,更多的誠實正直,痛苦就會少一些,更多的善良和慈悲,憤怒就會更少一些。

達賴喇嘛尊者早已是世界各地越來越多學生,在現代生活快節奏壓力下的精神安定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