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12-15

西藏瑪曲自焚勇士扎西饒登留下的遺書


  

我是藏人,所以我不是中國人,我作為一名拿著中國護照的藏人,我願意為13億人口的人權和民主而吶喊,而我作為一名地地道道的藏人,我更應該為我們藏人自己國土和自由而吶喊!

今天,我講要遠離這個世界,但相信離我們藏人的信仰更近了一些,我們註定要用這種方式來追求和找回我們已經失去了的和離我們越來越遠的我們藏人自己的家園,我們註定要用自焚的方式來召喚被隔離的我們藏人自己信仰和國土。

我們願意跟隨我們的尊者,我們只選擇和平的方式來解決我們於中國政府間的問題,我們藏人不希望和不想發生像1958年那樣的被中國軍人的大屠殺和滅絕人性的侵略戰爭,我們也不想被再一次說成是“打砸搶”像2008年那樣,除了境內的中國漢人外,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人相信我們藏人是“打砸搶”。因為境內的大多數漢人已經被洗腦,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起,他們一直在被洗腦的狀態中,唱著共產黨的“紅歌”,想着偉大的領袖在前進,在接四個現代化。

在2008年那一段時間裡,是誰在做真正的“打砸搶”,是被中國政府派來的武警和部隊在藏區所有的地方搞真正的“打、砸、搶、殺”的運動。

當年,中國人罵日本人的時候“三光政策”,或許那只是子虛烏有的東西,或許真的發生過那樣的悲劇,我是不知道是真是假,其實我作為一名藏人,我跟日本人沒有歷史上的仇恨,我喜歡日本人,我敬仰日本人,但中國軍隊在藏區,尤其特別是在藏區的各個寺院裡,真的實行過這樣的政策,他們肆無忌彈地打我們藏人,打我們藏人的和尚,他們砸寺院裏的佛像,他們搶寺院裡的文物,他們槍殺尼姑、和尚和年輕的學生。也槍殺了很多去拉薩朝拜的群眾。1958年實行的火燒藏區寺院的政策,如今已經被坦克和推土機來取代。這些年在我們藏區的很多地方,被中國政府派來的武警和穿著武警服裝的部隊,把很所得寺院和寺院周圍的僧人居住區,被坦克和推土機壓成碎片。

總之,我這些話就發給你了,不要認為我是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要讓人民明白我們藏人其實是不怕死的,但為了和平解決,我也只能選擇用自焚的方式來告訴人們,我們藏人需要被呵護和關懷,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像個真正的人那樣好好的活著,藏人萬歲!達賴喇嘛萬歲!

2016年12月08日,
於瑪曲,火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