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10-20

西藏達賴喇嘛尊者:暴力只會帶來更多的暴力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10月20日達蘭薩拉報導』斯洛伐克,布拉提斯拉瓦 - 強調使用暴力只會導致更多的暴力,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說,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便是透過對話。

斯洛伐克電視台記者魯本米爾.巴賈尼克(Lubomir Bajanik) 藉由向西藏精神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提問什麼能夠讓他微笑,並且似乎讓他一直都非常的快樂,展開專訪。

「內心的平靜。我總是試著從更寬廣的角度看待事物。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問題看起來並不那麼嚴重。為建立一個更快樂、更和平的世界,我努力付出貢獻,所以一定要樂觀。」尊者告訴巴賈尼克說。

「為了創造一個更快樂的世界,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努力。此刻,例如在敘利亞,人們面臨巨大的苦難。由於他們面臨極度的危險,許多人成為難民。而許多歐洲國家,特別是德國為他們提供住所,做得非常好。」尊者說,「應該為他們提供庇護,為難民兒童提供教育,並培訓他們的青年。然而,同樣重要的是,致力於恢復他們所逃離的土地的和平,那麼,當他們能夠返回家鄉時,可以協助重建國家。我們流亡藏人大多是難民,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夠返回與重建我們自己的家園。」

巴賈尼克問及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危機,是否真的可以透過非暴力手段解決,尊者回答說,使用暴力只會導致更多的暴力。 20世紀,許多地方都見證了巨大的暴力和嚴密的控制。

最後,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便是透過對話。從長遠來看,尊者表示,他期待一個非軍事化的世界。當一位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夥伴宣佈停止武器貿易,於是跨出了第一步。

被問及西藏問題能否在他有生之年和解,尊者回憶說,1956年以後,中國實行改革,引發西藏人民的反抗。1959年,他在沒有選擇之下,只能逃離。

西藏精神領袖向記者表示,他承認馬克思主義對他具有吸引力,並認為最初的中共領導人致力於為人民服務。 1956年和1957年之後,大權在握似乎把他們全部寵壞了。然而,尊者說,過去40年來,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至於他是否認為西藏的未來是一個民主國家,尊者認為,從他的童年開始,就認為舊體制有很多需要改革的。繼擔負起西藏的責任後,他成立了一個改革委員會,但中國人反對,因為他們希望以他們的方式進行改革。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告訴斯洛伐克電視台記者,西藏流放民主化始於1959年初,在流亡地成立西藏議會,而來到2011年,尊者完全卸下政治責任,移交給民選政治領導人,進入西藏流亡民主的尖峰時期。

當巴賈尼克提問處在一個暴力世界如何實現幸福,尊者告訴他,我們需要學習如何處理我們的破壞性情緒,並發展自己的誠實、透明和善良。

達賴喇嘛尊者與斯洛伐克總統安德烈.基斯卡和其他政府高層官員會面,包括一支斯洛伐克議會代表團,包括國民議會副議長盧西亞.尼科爾森(Lucia Nicholson)、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法蘭提塞克(Frantisek Sebej)先生;國會援藏小組議員,以及歐洲議會議員、斯洛伐克前副總理西薩基(Pal Csaky)先生。尊者分別在2000年、2009年和2016年三度訪問斯洛伐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