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8-09

達賴喇嘛尊者:西藏境內藏人沒有自由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8月8日達蘭薩拉報導』拉達克列城 - 達賴喇嘛尊者發言表示,西藏境內藏人沒有自由,一些強硬派的中國官員看到我們的藏人身份,便感到西藏將會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威脅。因此,他們試圖消滅我們西藏的文化和語言。

西藏精神領袖也勸勉西藏人民秉持自己的傳統、團結一致,讓這個世界更為美好。「我們西藏文化是和平、非暴力與慈悲的文化。」

星期天早上,達賴喇嘛尊者到訪離下榻處不遠的桑多巴瑞(Zangdok Palri)。尊者受到主辦單位喜馬拉雅佛教協會代表的熱烈歡迎;召開會議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吞彌.桑布扎(Thonmi Sambhota),在1372年前創造了藏文文字。(吞彌.桑布扎;Thonmi Sambhota,是公元7世紀時期吐蕃的內相。他是吐蕃歷史上最早的佛教徒之一,也是藏文的主要創造者,曾翻譯過不少佛經;所以,西藏的語言和文字是世界上十大最古老之一。藏語文的演進從藏人開始翻譯梵文佛經時展開,經常為了特定目的而發明造字,也意味著藏文翻譯的詞語是特別的精準。)

在西藏兒童村喬格拉薩學校(Choglamsar)的足球場上,尊者受到拉達克地方首席代表與當地藏人官員,以及西藏兒童村喬格拉薩學校校長,以傳統敬獻哈達的熱誠迎接。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也在講台上,迎接尊者的到來。

扎西熱杰(Tashi Rabgye)和次仁多吉(Tsering Dorjee)在介紹發言時指出,吞彌.桑布扎成就了佛教文獻翻譯成藏文的重要性。所譯出的藏文甘珠爾、丹珠爾,創造了數世紀以來的西藏和整個喜馬拉雅地區的文化。發言人也向尊者表達感恩,自尊者進入流亡以來,便一直鼓勵發展拉達克和其文化。

在發言時,尊者提到拉達克和西藏之間的歷史文化和精神關係,並表達對於召開這場會議的讚賞。

「雖然知道吞彌.桑布扎撰寫了《聲明論八部》,然而,目前只剩下《文法根本三十頌》(Sumchupa)和《性入法》(Takjukpa)兩本尚在流傳。無論你怎麼稱呼它是Bhoti或藏文,這種書寫文字是非常重要的,進而保留了我們所共享的、深厚的佛教文化。在當今這個講究理性的世界,陳那和法稱的量論,僅在西藏使用,為我們提供了分析現實性的工具。」尊者表示,「我們不應該把佛教只當作是一種宗教,應該視其為知識和教育的源泉。作為心靈的一門科學,能夠引導我們如何應對如憤怒、嫉妒和貪婪等令人不安的情緒;如此可以帶來有助於個人、其家庭、社會,甚至整個世界的心靈平靜。如果緣起、相互依存的想法,可以更廣泛地得到理解,我們人類兄弟姐妹之間便不會存在暴力的空間。」

尊者解釋說,甘珠爾、丹珠爾的內容,可以劃分為科學、哲學和宗教。也提到了正在進行的計畫,更廣泛地應用科學和哲學的教材。科學的綱要已經編譯藏文,而正在翻譯成英文、中文、日文、梵文、德文、蒙古文,俄文和越文。

「這次會議,不應僅是一場吞彌.桑布扎慶典,」尊者總結說,「而是教導學校孩子和他們父母關於撰寫甘珠爾、丹珠爾文字的一個機會。」

向在場近5000名藏人開示時,尊者談到來自雪域人民的共同身份,以及致力於保持獨特文化、語言和宗教。尊者說,正如中國人民擁有自己驕傲的古文明遺產,同樣的,西藏人民對於藏人的身份感到自豪,並且努力地保護他們的豐富的文化遺產和身份認同。「不幸的是,一些強硬派中國官員看到我們的藏人身份,便感到西藏將會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威脅。因此,他們試圖消滅我們西藏的文化和語言。藏人被迫在學校裡學習中文,沒有中文能力,境內藏人無法找到好工作。」

尊者說,公元7世紀,藏王松贊干布委託吞彌.桑布扎創造能夠書寫的藏文文字。後來,藏王赤松德贊轉向印度,而非中國,邀請那爛陀大師寂護論師,建立西藏的佛教。因此,藏傳佛教,結合了需要以理性科學方法辯證的那爛陀傳承。今天,許多人們,包括科學家和受過教育的印度青年,都展現對於佛教的興趣,而藏語文是最準確傳達佛法的語言。

尊者向拉達克信眾表示說,「我們非常感謝能夠在這裡[拉達克]建立我們的學校和定居點,我想要向你們表達深深的感謝。從尼赫魯時代以來,印度政府一直非常善待和幫助西藏人民。在拉達克,貝庫拉仁波切(Bakula Rinpoche)和索南諾布一直培植藏人和拉達克之間特殊的友誼。西藏境內藏人,不但西藏文化和宗教備受威脅,更是沒有自由。而在印度,藏人、以及喜馬拉雅地區人民,從拉達克到蒙區,都擁有保護我們佛教傳統與文化的自由和機會。」

尊者最後表示說,「藏人們團結一致,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必須團結努力,歷史將銘記我們的努力不懈。所以,我們必須不斷激勵自己的勇氣,視目前的情況作為奮發潛力的機會。我們的西藏文化是和平、非暴力與慈悲的文化,這是當今整個世界、70億人類所需要的文化。因此,我相信,我們藏人自己的傳統,對於這個世界將有顯著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