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6-28

西藏精神領袖:避免落入『宗派主義』和『地域主義』陷阱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6月27日達蘭薩拉報導』美國印第安納州印第安納波利斯 – 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上午,會見來自科羅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藏人,達賴喇嘛尊者敦促年輕的藏人世代,發揚他們的語言和文化特徵,避免「落入宗派主義和地域主義的陷阱」。

「我們藏人來自一個古老的國家,過去的帝王們,具備善良和遠見。有人說,很早便存在的藏文法本,直到今天,仍在使用通米桑波塔(Thönmi Sambhota)編寫的法本。」西藏精神領袖告訴聚集在眼前的650名藏人說,「公元7世紀,藏王松贊干布迎娶中國和尼泊爾的公主,二位公主各自從中國和尼泊爾把佛像帶進西藏。來自中國的佛像安座在小昭寺,造成人們對佛法感到興趣。接著在8世紀,赤松德贊的中國母親,讓他可以進一步與中國接觸,但他卻選擇建立與印度佛教之間的聯繫,特別是那爛陀傳統。」

「赤松德贊迎請寂護論師進藏,著有,如《中觀莊嚴論》(Madhyamakalankara)和《攝真實論》(Tattva-samgraha),還有其心子蓮花戒論師撰寫二卷論述,透露了寂護論師是一名頂尖學者。寂護論師在蓮花生大師的協助下,克服障礙在西藏建立佛教的那爛陀傳承。」尊者說,「寂護論師建議藏王派人至印度那爛陀寺求學,學習梵文,並將佛教經典譯成藏文。據說當時論師進藏,已經是70歲的年紀,顯然努力地學習藏語文。今天,如果我們想了解那爛陀傳承,藏語文是研究它的最好工具。佛教的傳入增強和豐富了藏語文,這是值得我們西藏人民驕傲的。」

尊者解釋說,他能夠和現代學者、科學家一起共同討論,完全是他接受那爛陀傳承訓練的關係。接著解釋說,關於佛教因明和量論的主要論著,目前只有藏語文版本可使用。「這種文獻的存在,對於保護西藏傳統是至關重要的。」

談到他所遇到的其他原住人民,努力保持自己的傳統,由於他們沒有文字系統,尊者敦促他們,就像薩米人一樣的創造自己的方法。

「藏傳佛教是今日最能夠全面傳達佛陀教言的內涵,這是藏人應該清楚認知的。作為一個民族,我們正經歷非常困難的時期,但我們一直能夠保持我們的文化遺產不朽。十三世達賴喇嘛承認需要適應現代世界,於是派送學生到英國留學。然而,寺院抵制英語的學習和破壞十三世達賴喇嘛的改革。接著,英國入侵,所以他們的疑慮似乎已經應驗了。」尊者補充說,「我們在1959年離開西藏之後,也在尼赫魯的幫助下,我們成立現代化的西藏學校。我們也在尋找可以建立藏人社區的土地;而來自當時擔任邁索爾領導人、也是藏人強而有力的支持者林加尼賈帕(Nijalingappa)最令人期待的回應。因此,我們能夠在流亡地重建三大寺,色拉寺、甘丹寺和哲蚌寺,以及扎什倫布寺等幾座重要寺院。」

尊者表示,「早期,在校學生必須學習辯經。從被謀害的洛桑嘉措校長在學校教授辯經開始,但一段時間後,辯經學習逐年下滑。今天,我建議教導這些科目的老師,應該被稱為哲學講師,而不是宗教教師。當我們談論學習佛法,我們正在談論的是內心的轉化,我們需要學習包含在300卷甘珠爾、丹珠爾內的科學、現實的本質、心靈的本質和哲學方面。我們已經流亡57年了,老世代逐漸凋零,年輕世代必須繼續傳承下去。同時,我們必須避免陷入宗派主義和地域主義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