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6-20

華人學者:中共應該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選擇權


  

中國政府星期四再度指責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 主張實質就是西藏獨立。長期關注西藏問題的三位海外中國作家接受本台採訪時,就西藏問題的解決提出看法,並強調中共應該尊重西藏歷史、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選擇權。

根據國際多家媒體報導,美國總統奧巴馬星期三(6月15日)在白宮地圖室會晤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白宮表示,兩人討論了當前西藏局勢,奧巴馬總統讚揚達賴喇嘛致力於推動“和平與非暴力”理念,並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主張。

針對奧巴馬與達賴喇嘛的這場會面,中國外交部星期四舉行記者會,指責美方此舉“干涉中國內政”。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達賴喇嘛是“長期披著宗教外衣從事反華分裂活動的政治流亡者”,“中間道路”主張實質就是西藏獨立。

長期關注西藏問題的曹長青、唐丹鴻和陳破空三位海外中國作家接受本台採訪時,就西藏問題的解決方面提出了各自看法。

旅居美國的中國學者、評論作家曹長青先生表示,中共應該尊重西藏歷史、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選擇權,其中包括獨立、自決和自治。

“解決西藏問題最主要是兩點,就是很關鍵,第一個,不管你是哪一個族的人民,你是漢族、蒙古族或其他叫‘中國人’也好,‘臺灣人’也好,要尊重‘西藏獨立’的這個真實的歷史,這個歷史的話誰也不能改變的,上帝今天回到世上也不能改變,因為歷史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誰也不可以改變它。所以中共政府逼迫達賴喇嘛承認‘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達賴喇嘛是多麼希望和中國政府能夠坐下來談判,創造一個能夠對話的氣氛。今天包括很多中國的知識份子,原來是大中國心態的,通過到海外的學習和看書,瞭解到了西藏有個獨立歷史的這樣一個真實。所以越來越多的中國知識份子發出聲音,要支持西藏人民這個自決權,就是因為知道它有個獨立的歷史,只是因為50年代,中國軍隊把它佔領了,那個佔領是無法避免的,所以說這是‘武力佔領’了。所以要去多認同、瞭解、尊重西藏是個獨立國家這個歷史;第二個,要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選擇權利。現在很多會議強調‘自決權’,我覺得‘自決權’還是太局限了,就應該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選擇權,而這個自由選擇權包括獨立的權利,而不僅僅是自決、自治等等,所以這兩個權利能夠認清、能夠尊重了,這是解決西藏問題的根本性基點。”

旅居以色列的作家、詩人唐丹鴻女士表示,西藏問題的解決會進入複雜和漫長的過程,不過只要西藏流亡社區保持實力、做好內部建設,隨時都會有機會。

“解決西藏問題就是要看著中共垮臺,我們是不是才有解決的這個希望?如果從這樣一個非常具體的這個視覺去看的話,它是比較悲觀。我對中國的前景比較悲觀,所以我認為西藏問題的解決會進入複雜和漫長的過程。但是實際上,我們誰也說不定,因為有時候事情會有突變,但是關鍵的實際上是,關注我們自身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怎麼保持自己實力?其實藏人的實力應該說是不弱的,畢竟還是有一個流亡社會,還有達賴喇嘛,還有流亡政府,跟維吾爾人相比,實際上還強的多。我覺得藏人內部的建設更重要,因為隨時有可能會有機會的。”

旅居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政論家、作家陳破空先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共政府的壽限是有既定的,境內外的藏人一定可以看到中共的覆滅。

“當然這個事情看上去很不樂觀,是令人很焦慮、很擔憂的一件事情,一方面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都處於流亡狀態,另外西藏進一步受到中共的文化滅絕、政治高壓和經濟剝削,所以西藏境內的狀況很不理想,在加上中共政權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中共高層限於權利鬥爭,所以這權利鬥爭也日趨激烈,更重要的是他們陷於腐敗,幾乎中共高層的每個家族都成為‘利益的分食者’。在這樣的情況下,很難指望他們(中方)能有政治改革或者跟文明世界看齊的這種舉動,整個情況看上去就並不樂觀。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就整個世界大勢,就是民主潮流是不可阻擋的。中共政權不管貌似多強大,它的壽險是有既定的,境內外的藏人一定可以看到中共的覆滅,而藏民族未來壽命一定會超過中共。”

儘管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多個公開場合表示不尋求“西藏獨立”,只尋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的“西藏真正自治”,以使西藏獨特的文化、宗教和生態環境得到更好的保護。但是中國政府一直指責達賴喇嘛企圖借“真正自治”之名行“變相獨立”之實。

而達賴喇嘛方面仍呼籲中國政府接受漢藏互惠雙贏的“中間道路”政策,並在國際上推動建立“漢藏友好協會”,以加深全球更多的華人瞭解西藏問題的真相。(特約記者:丹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