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5-31

金川縣藏人為制止聖山開礦與官員談判未果再提訴求


  

四川阿壩州金川縣藏人代表就聖山開礦一事與政府官員展開談判未能達成一致,星期六再度向當局提出訴求,要求立即停止在聖山開礦,並要求向遭員警暴打的受傷者作出賠償。

根據本台追蹤報導,四川阿壩州金川縣當局於今年3月28號再度進入阿寇里鄉聖山,以開礦為目的、修電站為藉口在當地進行施工修路,引發藏人集體抗議而遭警方暴力毆打,導致數人被拘捕並受重傷。本月20號,當局又派遣大批員警進駐阿寇里鄉實施各種威脅,嚴厲警告藏人不得阻止施工,不得民眾集聚,於是村代表與有關官員展開談判,並於星期二致信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信訪辦公室反映情況,請求秉公處理員警暴力執法事件、制止地方政府開採聖山,但國家發改委星期三回復稱,不屬於其業務範圍。

有關消息人士星期天告訴本台, 村代表與官方的談判沒有達成一致,地方藏民于星期六再度向當局發出了一系列訴求。

消息人士說:“中國當局在阿壩州金川縣阿寇里鄉違規建立電站進行開礦,導致環境破壞,同時無視村民的信仰,隨意踐踏村民敬拜的聖山,引發村民聚集體抗議,卻遭到公安人員的暴力毆打和拘禁。本月20日,當局又出動了30多輛車到現場欺壓村民,據縣城人員對我們說,其中一輛車專門裝有暴力武器,準備了大量員警部隊來保護施工,對待手無寸鐵的村民,因此建議不讓我們去,不然傷亡慘重,讓村代表與官方談判,但是雙方協商最終沒有達成一致,當局把談判推到昨天(28日),於是我們當天聚集,再度提出訴求,要求使用暴力的金川縣公安局局長為首的執法人員作出公平處理,以平民憤;要求對金川縣阿寇里鄉的電站工程給予合法合理的解釋,不得破壞民族感情;要求相關責任人立即停止威脅及毆打村民的行為, 向無辜受害的村民作出賠償,並承擔法律責任。”

另一有關消息人士用中文對本台說,雖然村民沒有力量抵擋全副武裝的軍警,但是抗議決心仍堅定不移。

“目前看,村民的抗議活動是堅定不移的,但是5月20號,金川縣有員警部隊來到我們的聖山附近,住在山林,然後我們的主要代表去談判,去了7個代表,談判最後沒有達成一致。然後這個談判被推到本月28號,在28號的一個牧區婚禮中,來了各村的全體藏人,都說我們抗議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但是我們沒有力量對付共產黨的員警部隊,他們有武裝力量,他們有武器裝備,我們貧窮、脆弱的老百姓是對付不了的。”

消息人士也談及守護聖山的原因:“在政府官員們的眼裡,藏族的自然環境、傳統文化和風俗習慣什麼都不重要,但是我們的祖先們在這個聖地,保護自然環境是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我們現在的人,不管是在寺廟,還是個人,如果有困難,一年四季都去祈求平安,這是我們拼命去保護聖山的根本原因,這是堅定不移的。”

消息人士說,當局破壞聖山的行為是濫用職權謀取其政治利益:“政府官員們還威脅我們說,‘如果誰阻止,我們必須一律關進監獄,殺死你們’,是這樣威脅我們。這是他們的長期習慣,也是他們的工作目標,他們根本沒有著想過藏人的根本利益,而是有可怕的政治利益和個人利益,以建設發展藏區這樣的藉口來騙我們。我們看透了他們的思想意圖。

消息人士批評中國政府的《民族區域自治法》是花瓶,而地方政府官員的行為跟強盜沒有區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自治區域條例中說,如果化解民族具體矛盾或在民族地區需要建設,必須首先充分協商與群眾溝通。如果當地群眾不願意的話,不管是政府還是集體、個人,都不能強佔少數民族賴以生存的土地。這在《民族區域自治法》裡面講得非常清楚,而且非常符合少數民族地區,但是這些(條例)不是被實行的,是一種演戲,是一種花瓶式的、擺在桌子上看的,不能實現的。我們看透了這一切。他們(政府)說得再好聽,我們也不會相信的。政府官員的教育素質是非常非常落後的,而且他們非常可怕,是一種和強盜沒有分別的。”(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