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1-11

西藏司政:西藏問題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和關切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1月9日達蘭薩拉報導』新德里 - 「正值世界各地給予西藏很多關注的時刻。」西藏司政或西藏人民民選的政治領導人在新德里談到關於西藏問題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和關切時表示。

司政洛桑森格在新德里甘地和平基金會阿恰亞.喀帕拉尼(Acharya Kripalani)紀念講座上發表演說。印度政治家阿恰亞.喀帕拉尼(Acharya Kripalani),和甘地,特別是在1947年脫離英國獨立時,握有印度國大黨的領導權。

蘇巴斯.卡什亞普(Subhash C. Kashyap)博士,人民院前議會秘書長主持講座,講者包括知名學者和院士阿南德.庫馬(Anand Kumar)教授,以及阿恰亞.喀帕拉尼(Acharya Kripalani)紀念基金會信託人帕亞里.莫罕.崔巴提(Pyare Mohan Tripati)等人。

根據政人行政中央官網的報導,西藏司政談到西藏受到廣大印度公眾的支持時,提及自己曾在德里青年活動的經驗。

「印度給予西藏龐大的支持,由於印度領導人和學者,包括阿恰亞.喀帕拉尼等人,讓西藏問題、這些年來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持。」西藏司政說,「即使是普通的印度老百姓,明顯地對西藏問題表達聲援。例如,在還是青年活動人士期間,我常去到查納亞普里(Chanakyapuri)監獄。雖然,印度警方一直在抗議現場逮捕我們,但他們從來都表達自己對於西藏問題的關切,熱情相待。」

談到在西藏問題上、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和關切,西藏司政說,世界各地對於西藏的關注,目前相當的好,舉個例子來說,最近在印度高哈蒂舉行的聲援西藏團體會議。

「最近,我們在高哈蒂召開全印援藏團體會議,其中近300名印度各地的西藏支持者出席與會。上次、我在高哈蒂時,媒體對於西藏問題的關注頗為冷淡,不過,這一次,即使我在高哈蒂,只有24小時的時間,媒體的報導更為普遍和明顯。」西藏司政補充說,這是因為阿薩姆邦和東北部的人們意識到中國在西藏築壩工程所帶來的影響。

「雅魯藏布江,從西藏流入,是阿薩姆邦與孟加拉的命脈,中共的擮流築壩的多元化建設,導致雅魯藏布江水位衰退。如此一來,將為阿薩姆邦和孟加拉數百萬人口生計帶來重大衝擊。因此,關注西藏問題在阿薩姆邦和東北人民之間日益增高。」西藏司政說。

談到地緣政治安全,西藏司政說,中共入侵西藏對印度邊界明顯地帶來嚴重的威脅,眾多中共軍人進入印度。

「長時間以來,阿恰亞.喀帕拉尼和許多其他印度領導人都談到西藏問題。他們大部份的說法,現在即將實現。阿恰亞.喀帕拉尼曾表示,由於入侵西藏,失去西藏這個有利的緩衝紐帶,對印度造成直接的影響。」西藏司政引述阿恰亞.喀帕拉尼關於安全威脅的憂慮,現在因邊界的軍事集結,已變成事實。

「一些印度安全專家告訴我,中國發展印藏邊境附近的標準軍事基礎設施,意味著中國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將軍事裝備快速地運送到邊界。」西藏司政指出。

「他們現在把鐵路線延伸到日喀則,計劃與尼泊爾公路連接,越來越多的機場組成的網絡,以及北京在西藏高原加重軍事化,導致中共在西藏至高無上的地位,西藏城市化的一切基礎設施發展,全然是為了遷入更多的中國移民。」西藏司政表達他的擔憂說。

談及西藏之於全球暖化的影響,西藏司政說,西藏冰川,是亞洲河流的主要來源,退縮速度非常驚人,嚴重威脅依賴這些河流生存的13億人口。

「在過去100年間,西藏冰川消融50%,到2050年之前,西藏剩餘50%冰川也在融化的危機之中,據環境專家,將為中國、以及南亞龐大人口帶來嚴重的威脅。」西藏司政肯定表示。

「中國擁有近20%的世界人口,卻只有11%或12%可供飲用的淡水。南亞的狀況更加嚴峻。」西藏司政補充說,爭奪水資源可能是未來發生戰爭的原因,而不是當前的土地和能源戰爭。

西藏司政透過對於西藏運動未來的樂觀,結束發言,並表示關於西藏問題決議案已迫在眉睫。並回顧聖雄甘地以非暴力對抗強大的大英帝國,讓印度重獲獨立,也表示非暴力的西藏運動,同樣會藉由中間道路恢復西藏人民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