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12-01

麥羅甘吉咖啡館聚合藏人文化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11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城市裡的年輕人總在尋找跳脫自己本性的框架。一旦找到可以寧靜閱讀和聆賞音樂的空間,便迷上簡單友善的食物,以及享受讓人留戀、也讓人開心大笑的氛圍。

麥羅甘吉絕對是屬於像這樣年輕人的。不僅是這裡的食物很美味,而且藏人店主也會看待你是自己人。因為他們是一群微笑著說「扎西德勒(藏語問候語)」的人們,即使接近他們店打烊的時間,仍全心全意的想要讓你感到賓至如歸。每家咖啡館裡的佈置和座位安排很有獨特的個人品味。

店家們把自身的時間差不多都投資在咖啡館裡。此外,在麥羅甘吉,即便是你最喜歡的咖啡館,為了避入仙境的你,充分提供大量的閱讀和食物,一旦你步入其中,宛如在繁華的城市裡一處桃花源般的,並未感受到遺世孤立的感覺。

所以,當身處舒適的桃花源,有足夠的好食物、書籍與空間,為你準備了一整天可以好好休息、再度充電,可以貼近麥羅甘吉的地方!

四季咖啡店主丹增先生給予所有慢活者熱情的接待。在四季,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舒適角落。陽光從街道一側的玻璃窗傾洩進來;「一碗麵疙瘩和酥油茶,就是我的最愛。」在麥羅甘吉已待了15天的雪雅拉赫加說,在這裡的大多數日子,晨起都能夠正常的享用早餐。

「我的父母從西藏流亡到印度,安居在德拉敦的藏人定居點,」曾是佛法學生的丹增說,「佛教起源於印度,我們與中國的佛教文化沒有關聯性 – 而更具包容性,也不受語言干擾,有時共享衍生之物,所以,我們與印度有著更多的關聯。」丹增說,指向知名咒語「嗡嘛呢叭咪吽」藏語標誌,並解釋其與梵文的相似。

「我們只是希望平靜詳和的生活。」和丈夫經營《拉姆羊角麵包》的拉姆說。走進《拉姆羊角麵包》就像是午睡後、跨過自己臥室門檻直接進入食堂一樣。大型家庭成員全幅照片裝飾著牆面,低矮的天花板令人產生自己就是藏人血統的疑問。「他們身處一個快樂的地方,」她講述圖片中丈夫的家人,「我寧願選擇我家人的游牧生活,事情更簡單。在這裡,我們需要付租金,還有雇用員工的薪資。」從她的菜單挑了法國美食,拉姆滿臉笑容的接待,讓你擁有美好的下午時光!她和6名友人一起逃離西藏,離開了她的牧民家庭。「我在馬德拉斯法國租借地待了2個半月時間,學會了怎麼煮法國菜!」分享開始烹飪的故事。

「我在麥羅甘吉開餐廳已有10年了。」和丈夫一起經營諾林咖啡館、充滿自信的多吉說,「開咖啡館的利潤不再那麼好了,有很多的競爭者,所以我們沒有賺到很多。」常客蘇夏巴特回憶說,「關於諾林最好的事是,看著多吉帶著爽朗笑容滿心歡喜地為我端上番茄湯和美式炒什錦菜。」來到這裡,找個櫃檯後面靠窗的角落座位;接著,看到窗外一頭美麗編髮的賣饃饃婦人,以及路邊販售藏人飾品的攤商的畫面,繁忙的街道景象將與你一起共進這餐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