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11-26

胡耀邦:西藏統治的改革派領導人與評論家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11月25日達蘭薩拉報導』11月20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胡耀邦同志誕辰100週年座談會,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出席了此次座談會。並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主持座談會。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突發心臟病去世,引發大批學生和民眾自發前去悼念。胡耀邦的去世也成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導火線。中國政府隨後逐漸降低對他的紀念活動的規格,官方媒體上也極少出現他的名字。直到2005年胡耀邦90週年誕辰時,中共中央才首次舉行較高規格的紀念座談會,並允許部分關於他的紀念文章發表。

胡耀邦被稱為改革開放的開拓者,曾是已故的鄧小平最重要的夥伴之一。胡耀邦一九八○年在視察拉薩郊區反帝公社一些居民的住房時,親眼目睹西藏人民極為惡劣的生活狀況後非常震驚,他當面對駐藏官員質問:「中央援助西藏的專門撥款都扔到雅魯藏布江裡去了?!」他對多年來以漢族軍人為主的西藏當局推行極左路線的惡果,痛心地留下這麽一句話:「這完全是殖民地的做法!」

1980年5月29日,胡耀邦在西藏自治區幹部大會上發表講話。他用六個字概括其講話精神:「免稅、放開、走人」。所謂「走人」,就是把在西藏的漢族幹部大量撤回內地,使藏族幹部的比例達到絕對多數。他說:「在兩三年之內,我的意見最好是兩年,把國家的脫產幹部,我不是講的不脫產的,不脫產的那要全部是藏族,國家的脫產幹部,包括教員啦,藏族幹部要占到三分之二以上。 他說,對在西藏的漢族幹部「要有計劃地、相當大批地回到內地去妥善安排工作。」這麽一來,我看三方面會滿意,中央滿意,漢族幹部滿意,藏族幹部同人民滿意,三方面滿意,我們為什麽不幹這個事情呢﹗並為中國過去的錯誤政策向西藏人民道歉,正視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

根據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在發言時指出,胡耀邦同志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黨和人民。他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戰鬥的一生。在為黨和人民事業的不懈奮鬥中,他夙夜在公、嘔心瀝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書寫了無愧於共產黨員稱號的人生。我們紀念胡耀邦同志,就是要學習他堅守信仰、獻身理想的高尚品格。胡耀邦同志認為,理想是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 支柱,我們的最高理想是共產主義,...,不能離開這個最終目標。打鐵還需自身硬,硬就硬在我們共產黨人有著堅定的理想信念。全黨同志要堅定理想信念,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真正做到虔誠而執著、至信而深厚。我們紀念胡耀邦同志,就是要學習他心在人民、利歸天下的為民情懷。全黨同志要時刻把人民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把中央的要求與人民的期待緊密結合起來,出實招、辦實事、求實效,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為群眾謀利益、謀福祉上,不斷讓人民群眾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習近平也強調,我們紀念胡耀邦同志,就是要學習他實事求是、勇於開拓的探索精神。

中共官方新聞媒體還對上週二出版的《胡耀邦文選》進行了報導。文選中收錄了胡耀邦自1952年至1986年間的講話和文章。據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報導,負責出版文選的人民出版社表示,胡耀邦的作品集中反映了他的「高尚品格」及「公道正派、清正廉潔的優良作風」。

「20世紀80年代,整個社會生機勃勃,一派興旺景象,」胡耀邦生前的一名助手郝懷明在近期發表於《炎黃春秋》雜誌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這份月刊的編輯部位於北京,主要發表黨內溫和派的觀點,目前處境不妙。「經濟發展,思想活躍,意識形態領域環境寬鬆,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顯著進步,」郝懷明寫道。「人們懷念那個年代是不無道理的。」

胡耀邦出生於中國南部的一個貧窮務農家庭。為他舉行的百年誕辰紀念活動顯示出,儘管習近平竭力推行政治上的整齊劃一並壓制異見,但中國依然湧動著自由派政治潮流。對退休的黨員幹部和持自由派觀念的老知識份子來說,胡耀邦依然象徵著在黨內實現寬鬆政治環境的希望,雖然胡耀邦在80年代提倡的這一目標遭遇了挫折。他們利用這次紀念活動來重申這種希望。

不同於胡耀邦,許多中國的強硬派表示,中國的政治安排和對西藏政策是有效的,中國共產黨50年雄厚的領導力量,已穩定西藏的局勢。

1980年代,胡耀邦開始參觀更多的貧困地區,如雲南、貴州、內蒙古和西藏自治區。1980年6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與西藏代表團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告訴代表團說:「耀邦同志已經採取特殊的責任,培訓西藏的幹部隊伍,為西藏提供真正的自治。西藏和其他國家是不同的。因此,我們為西藏制定並實施一項獨立的政策。」

胡耀邦的死,引爆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1989年6月3日晚間至6月4日凌晨,中國政府派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與試圖阻攔部隊行進的民眾在北京市天安門廣場附近爆發的流血衝突,也因此這次事件又被批評者稱作「六四屠殺」或是「天安門大屠殺」。中共規避責任,致使六四天安門事件迄今仍是謎團。

胡耀邦對改革過於樂觀,並導致一系列與中共其他領導的矛盾。他推動過快的經濟改革引發了黨內以姚依林為首的保守派反對;而由於他過多干涉國務院工作,就連支持改革一派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也頗為不滿。同時,胡耀邦一系列打擊太子黨腐敗活動,引起很多中共元老的厭惡。特別是保守派陳雲指責胡耀邦的率性言行,並未能顧及具體情況。最為重要的是,鄧小平認為胡耀邦過於自由的政治態度,超過了鄧小平能夠接受的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