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10-12

西藏議員格桑堅參剖析中共西藏白皮書(第二部)


  

【西藏之聲2015年10月10日報導】1949年中共武力入侵西藏,1951年強迫藏人簽署《十七條協議》,隨後撕毀這一協議,全面佔領西藏,開展所謂的「改革」。從1992年開始至今中共共發布了12部所謂「西藏白皮書」,美化其對西藏的入侵與統治。

在這期訪談節目中,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本台特約評論員格桑堅參將繼續剖析這12部所謂西藏問題白皮書的背景和中共對西藏政策的演變。

西藏之聲: 2003年3月中國政府發布了第五部白皮書《西藏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看名稱應該是和環境有關,那麼這部白皮中的主要內容是什麼?中共入侵前與入侵後,西藏的生態環境發生了哪些改變?

格桑堅參: 2003年3月份中共發布第五部白皮書,闡述了西藏的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第一點,當時流亡藏人舉行「西藏310抗暴」紀念日活動,針對這一活動,中共向全世界發布這一白皮書,這是非常明顯的;第二點,中共是個鬧革命起家的這麼一個黨派,在奪取政權時他們有一套,但在治理國家時沒有任何的科學依據,中共對所謂的環境保護或發展與環境保護方面的知識非常欠缺。

因此中共入侵以前西藏的環境狀況如何、入侵西藏至2003年發布這一白皮書之間,西藏的環境發生了什麼樣的破壞,知道這些是非常重要的。中共在這一白皮書裡面大概用五個方面闡述了,所謂中國進入以後,西藏的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得到如何的發展等等,並且反過來批評中國進入前,西藏傳統社會對環境的認識不足。西藏是一個以佛法理念治理的國家,在這概念裡面不僅僅是對所有眾生的一視同仁的文化底紋,特別是對樹木、對自然植皮的保護,有很深、非常普及的文化知識。以前西藏的每個村莊、每個寺院都會崶擁很多聖山,這些聖山裡面的樹木任何人都不能去破壞;河裡面的這些生物,得到非常好的保護,這些均形成了非常廣大的、所謂按現代這種說法就是一個自然保護區。西藏人對神山、神靈的敬畏,由此產生了對它的保護。 中共入侵以前的整個西藏高原,它是草原豐茂,森林資源非常好的一個地區。但是這樣一個地區中共入侵後,最初在整個西藏境內採用「木頭財政」,所謂的「木頭財政」就是在中國大陸極大的木材需求之下,將西藏上千年來保護下的廣闊的森林資源,幾乎全部被砍伐,來搞中共所謂的經濟建設。在西藏很多地方他們成立具有上萬人規模的森工局、水運處,所謂的水運處就是通過金沙江、大渡江、黃河、麗江等,將西藏木頭運往大陸。這樣對整個西藏高原產生了很大破壞,由此形成大概從1997年整個長江下游,包括黃河發生大的水災。因為整個中國上游的水源遭到這麼大的破壞,才形成長江和黃河下游的這種生態災難。

因此97年開始對西藏森林的砍伐有所收斂,但是由於「木頭財政」的結束,財政收入的減少,又走向一個以開發礦產資源的方式來,進行財政建立,導致了對整個西藏高原自然的最大破壞。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入侵西藏的60多年來,西藏的草原退化、森林被砍光、西藏的沙漠化越來越大。

中共雖然採用了一些數字額度方式來說明,所謂的西藏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但是整個西藏高原的美麗景色遭到毀壞,那麼多的湖泊被乾枯,這就是西藏生態的真實現狀。

西藏之聲:中共在2004年發布了第六部白皮書《西藏民族區域自治》,這裡面是怎麼介紹「西藏民族區域自治」的?這跟「中間道路」中提出的「名副其實的自治」間,有什麼區別?

格桑堅參:第六部白皮書《西藏民族區域自治》是於2004年發布的,當時發布的原因也是,1984年中 共通過了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法」,1984年至2004年,這20年中共要講民族區域自治在西藏的成果,這裡面有很多矛盾。

中共一會兒說從1949年的共同綱領開始搞了西藏的民族區域自治,獲得了豐厚的成果;又會說1965年成立西藏自治區至哪年,由實施民族區域自治,這都是些矛盾的說辭。我們知道中共在84年才通過一個「民族區域自治法」,有了所謂系統的法律保障。第一點,那個法律保障規定裡面的,各自治區可以制定當行條列的這個法規到現在還沒有落實;第二點,中共在講到民族區域自治裡面,跟前面的白皮書裡面的內容,都有很多相似的。中共講到民族區域自治,先要講到舊西藏的落後、愚昧,再要講到所謂新西藏,也就是中共入侵以後的新西藏的各方面充分發展。

講到民族區域自治,都會提到一些人民當家作主的權利,會提供一些數據,比如誰誰當了國家領導人和在自治區一級裡面人大代表的比例是多少、政協代表的比例是多少等等,但是第一點,中共從來不會提,真正掌握權力的自治區、地區、縣級的黨委和常委裡面的比例是多少;第二點,中共一方面在講,以前是封建農奴主在壟斷整個西藏資源。但是我們看到中共統治西藏以後,能夠當上所謂的黨和國家領導這級、也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這一級的,基本上均是中共以前批判的、所謂的封建農奴制的代表,像阿沛阿旺晉美是以前西藏政府的噶倫,一直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職位,然後像帕巴拉•格列朗傑、那個活佛,幾十年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到現在。又有多少真正貧民出生的人能夠當上黨和國家的領導人,目前知道有兩個人當上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一個是熱地,他也是基本上沒有什麼文化水平的、工農民大學出來的;一個是向巴平措,他是一個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參與打砸搶燒的人,就這樣一個人在當黨和國家領導人,凸顯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素質有多高?像我們流亡政府的司政已經是哈佛大學博士出身,但在中國那邊能當黨和國家領導的文化水平,也就8、9年級的水平。

在所謂的《西藏民族區域自治》裡面,雖然舉出了很多這樣的例子,其實不管州一級或地區一級、縣一級的所有當上人大和政協裡面的都是,以前西藏社會上層人士,包括宗教界的人士在擔任這些領導職務,而最主要的黨委的這些實力部門的職務,均有漢人充當。因此所謂西藏民族區域自治在西藏的成功實踐就是個彌天大謊。

這跟我們現在提出的「中間道路」有什麼區別?這有很大的區別,中間道路是針對中國憲法,中國憲法規定一個民族享有民族區域自治權利。而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權利,憲法的宗旨就是要保護這個民族的統一性、傳統語言文化、宗教信仰、風俗習慣。但是中共現在採用的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將整個藏人分擱在各個省區裡面,這個做法違背了憲法精神。因此我們提出所有的藏區,也就是所有的藏人統一在一個區域裡面。

根據中國憲法規定,我們可以自主的實行我們的權利,也就是在這個里面,不用你們所謂的黨委、常委,全部由我們自己來治理。但是最重要的,你的主權,也就是西藏的主權,可以歸你,西藏外交由中央政府管理,裡面自己的事務,文化怎麼發展、經濟怎麼發展、學校的教育制度怎麼搞,這都我們藏人自己可以定,這就是根據中國憲法精神、我們提出的「中間道路」的最核心內容。

西藏之聲: 2008年中共發布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與之前的《西藏文化的發展》一書間有什麼區別?是不是中共想要讓外界認為當局其實非常重視西藏文化的保護?

格桑堅參:我們之前談過國際社會向中國提出的建議,比如對西藏文化的破壞,但是中共不會採用改變現行的做法來改善現狀,而是採用一些所謂的白皮書,引用一些數據來強行的說明中共給西藏文化帶來的所謂的豐功偉績。

我認為中共政府的有些做法,在出這樣一部白皮書的時候,是否忘記了,全面已經出過了《西藏的文化的發展》白皮書。因為這兩個白皮書的內容沒有多大的區別,但是有些數字的運用又有很大的差別。西藏問題在國際上得到廣泛的認同,在國際上的宣傳力度很強。為了針鋒相對地對此進行一些反駁,那些做事的讓領導、讓中央政府看到他們在做事,就通過改幾個字,裡面稍微改動一下題目,比如藏語文得到廣泛的學習使用和發展、文物典籍怎麼怎麼得到保護、風俗習慣與宗教信仰得到保護,都是在以前的白皮書裡面說過的再重新闡述一下,批舊社會沒有一個正統的學校,現在建了多少學校、有了多少中學生、有了多少小學生,這樣一些數字重複的在搞。

因此我想中國政府花這麼多的人力和財力搞這些工作,其實都是一些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做法。但是從中共舉出的一些數字裡面可以看出,我們說的文化、西藏文化,不僅僅是你建了多少文工團、建了多少戲劇院,以此來說明你對文化的保護。西藏的文化不應該停留在劇目、檯面上,而西藏的文化,它是根深於每個藏人、每個學生的課程裡面學習、普及、使用的東西。而並不是你在那邊建了幾個文工團,讓他們到國際上表演一下,以此來說明,你將西藏的文化保存的很好,其實這根本不是保護,只是表演給人家看的而已。特別是當你談到西藏的文物典籍怎麼怎麼保護,非常的滑稽,西藏上千年來所形成的,傳統文化的底紋,西藏寺院裡面的文物,從民主改革到後來的文化大革命,全被運往內地、幾乎所有的經書被焚燒。

這種對西藏文化、文物典籍進行的破壞,是史無前例、在中共入侵以前的西藏從沒發生過的。後來中共濫竽充數,將一些假的文物陳列在布達拉宮,你所建設的展覽館、博物館,這些根本彌補不了,你對西藏文化的破壞。

西藏之聲: 2009年3月當局發布了《西藏民主改革50週年》,什麼是民主改革?這50年在西藏境內發生了什麼?

格桑堅參:中共是從1959年開始提民主改革,其實所謂的民主改革,它是從1956年開始的。就因為中共破壞《十七條協議》的內容,開始在西藏實行所謂的民主改革,其他它不叫民主改革,它要改變西藏以前的制度。《十七條協議》裡面規定,西藏以前的所有制度不變、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原來的職位不變、西藏政府照樣不變。

但是中共開始實施所謂的民主改革,要將寺院裡面的所有財產,進行行政式的管理方式,直接滲入到寺院裡面,將寺院的財產充公。在西藏有很多不一樣的社會制度,比如一些地方的頭人、包括原來形成的一些舊的宦官貴族,它有一個統治階層,就成了當地有臉面的、在民眾當中很有威望的這麼一個階層,中共將這些制度改變,將他們的家產都充公,要進行跟內地一樣的一刀切的做法。那麼這就形成了整個西藏的反抗,導致了整個1959年的起義,使西藏政府和中共政府的合作破裂。

因此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的一些文件裡面不再提民主改革,民主改革其實質導致了,西藏的合法政府和它的合法領導需要流亡出來,由此造成西藏問題到現在都不無法解決的最大障礙,這就是民主改革造成。中共現在又要大量吹噓,進行所謂的民主改革,宣稱民主改革是廣大百萬農奴的心聲,反對它的是以前封建農奴制具有特權的殘餘勢力。

那麼進行民主改革的真正實質是,西藏的平叛活動。我麼知道1959年發生抗議到1965年成立西藏自治區,這麼長的時間裡面,中共在整個西藏境內成立一號戰區、二號戰區,三號戰區、四號戰區進行平叛。整個從現在的青海至甘肅、甘肅至四川、四川至雲南、雲南至昌都,至整個西藏境內,全部佈滿中共軍隊進行平叛。所有西藏寺院裡面的僧尼眾被迫還俗、寺院的這些珍貴的文物均遭到毀壞、大量的男人在戰場上被打死,由此導致了很多人被關進監獄,到80年代才被放出來,這就形成了一百二十多萬藏人死於非命。西藏民族所遭受的這些苦難,達賴喇嘛尊者為首的西藏政府需要流亡出來,這就是對西藏最大的殺戮、最大的傷害,但是中共將對西藏實行的種族滅絕式的戰爭行為,美化為所謂的民主改革,這是我們絕對不能忍受的說法。

西藏之聲: 2011年中共發布第九部白皮書《西藏和平解放60年》,我們應該怎樣去解讀中共所謂的「和平解放」?這60年藏人對中共的做法,最不能容忍的是什麼?

格桑堅參: 1951年通過的《十七條協議》,我們叫做城下之盟。什麼叫城下之盟,因為中共軍隊從1949年入侵西藏的安多、康巴地區,到1950年佔領西藏的東部重鎮昌都,是通過血腥的入侵的形式進入西藏。但那時50年代整個國際風雲形成一個像朝鮮戰爭,這樣一個,兩個社會對立的局面。

在這樣一個中共剛剛在中國奪取政權,從昌都到進入拉薩,也有上千多公里的路程,以當時中共後勤的供應能力、包括軍事能力,大軍壓下昌都之後,還要繼續進軍到拉薩,中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因此中共逼迫西藏政府簽訂所謂的《十七條協議》,1951年5月23日簽訂《十七條協議》,雖然這一協議是被迫簽訂的,但是我們政府的代表當時並沒有帶公章,中共是在內地製造假的公章來蓋的。基於後來達賴喇嘛尊者在亞東不得不返回西藏拉薩,後來到1951年10月份宣布接受《十七條協議》。這中間有很大的過程,其實我們應該承認,中共所謂的西藏是中國一部分的最合法依據是《十七條協議》,畢竟西藏代表跟中共政府談判,我們的領袖通過發電報、通過召開民眾大會同意,接受《十七條協議》,這是一個合法文件。

但是由於中共後來修通青藏、川藏公路,軍隊佔領整個西藏的要鎮以後,中共就開始撕毀《十七條協議》,進行所謂的民主改革,這樣1959年整個西藏爆發抗議活動,尊者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流亡政府流亡印度以後,這一協議已經作廢。

所謂的和平解放,從最初的入侵西藏到昌都戰役,後來對整個西藏的平叛活動,都是以血腥鎮壓的方式奪取了西藏的主權。中共想用和平解放和想用文字闡述的方式來合理化對西藏的統治。而這種闡述方式一般的民眾不會接受,因此我們強調中共對西藏,是血腥入侵,並不是和平解放。

西藏之聲: 2013年的白皮書《西藏的發展與進步》,其中中共老調重談其對西藏的所謂「發展」,他們所謂的發展西藏是否出現什麼成果?中共所謂的西藏的發展和進步,同藏人的想法之間有什麼區別?您認為中共至今的所作所為對西藏最大的破壞是什麼?

格桑堅參:不否認在過去60年來中共在西藏修通公路、鐵路、通了飛機,搞了很多基礎設施建設,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全世界都是這樣發展的。

二戰以後很多國家沒有公路,現在交通四通發達,這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沒有中共,西藏也會達到發展,中共做了這麼多的發展,在其過程中對西藏最大的破壞是,移民這麼多的漢人到西藏,本來是以藏民族為原住民主要聚居的西藏,變成了一個外來殖民文化的最大根據地,破壞了西藏傳統語言文化、風俗習慣,這就是對西藏最大的破壞。

我們說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一定的改善,其實在中共入侵以前,西藏的生活水準跟中國內地的比較,毫不誇張的講,我們西藏的生活水準遠遠高於,中國內地漢人的生活水準。因為西藏廣闊的土地上,有著豐厚的自然資源,我們一個人的肉食類占有率、酥油、奶製產品,每個人所獲得的量,遠遠高於內地的生活水品,那是非常清楚的。

因此中共入侵西藏,所謂對藏人的民生改善、對西藏的投資建設,完全是一種大量的注入資金的方式,你在增長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同時,並沒有對西藏造成大量的就業機會,西藏民生改善,民眾手裡面有錢,只不過是,有蟲草的地方大家挖蟲草賺錢,有鬆茸的地方大家挖松茸賺錢、有金礦的地方大家挖金礦賺錢。

除了這些以外,中共可以舉出例子說明在當地創造出穩定的就業機會?當然中共培養了一個很大的維穩集團、拿國家工資的人,這個有一定的比例,但這最多佔西藏30%的比率,70%至80%的藏人主要是靠原有的自然資源,土特產品的出售來提高各自的生活。

講到中共在所謂建設西藏的同時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對宗教文化的破壞,我們前面講過。最主要的是一個殖民國家對另一個國家進行殖民統治,它需要建設很多基礎設施,全世界都是這樣的,中國曾經也反對過日本對東北三省的建設,這是一模一樣的。

中共的這些設施建設對藏人來說不算什麼,我們看得更重的是,我們這個民族需要生存下去,民族特性的象徵,語言文化得到傳承,這些恰恰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需要消滅的,因此西藏境內的藏人到現在都不滿意中共對西藏政策的根源就在這裡。

西藏之聲:今年5月中共發布了迄今為止的最新的一部白皮書《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其中中共全盤否定的「中間道路」,這一政策的實質是什麼?我們是否從中看出習近平對西藏的政策?

格桑堅參:中共於4月15日發布的這部白皮書,我一般將它歸類為最糟糕的白皮書。它也是一部綜合性的白皮書,非常匆匆忙忙出這麼一部白皮書。

第一點,這部白皮書所引用的數字,均為朱維群之類統戰部御用官員,他們沒有任何歷史依據所以發布的偏激的言論加入到這部白皮書裡;第二點,這部白皮書是不是習近平對西藏政策的指南針,我想基本上可以這樣斷定。剛出這部白皮書還有一些其他的意義,但是現在這樣看下來,其實習近平已經被統戰部「極左」官員所綁架,他對西藏問題的發言權、對西藏的控制權,沒有多少。

因為西藏的最高協調小組在政協系統裡面,從這個層面上可以說,他們綁架了習近平,這點非常的清楚。這部白皮書跟以前朱維群他們將「中間道路政策」定性為所謂的半獨立、變相性獨立,有了另外一種闡述方式。

第一點,這部白皮書提出中間道路其實質內容是分裂中國,說中間道路並不承認西藏歷史上就是中國的一部分,說中間道路違反憲法精神,要在西藏搞國中之國、搞另外一種制度。當然了這雖然是一種歪曲的說法,但是為雙方間的討論、雙方間的爭論,提供了一個比較寬的空間,畢竟你沒有概括它為半獨立或變相性的獨立,而是針對中間道路講的,所以我認為應該有了一定的進步;第二點,這部白皮書講,將所有藏區統一在一個行政區劃裡面,這是不能答應的,在歷史上沒有形成過,其實質是搞「大藏區」。我們前面有談到,民族區域自治的宗旨是保護一個民族的統一性,但你將藏人分而治之,本身就違背了憲法的宗旨,以分而治之的方法來分化、瓦解、消滅一個民族。

因此這部白皮書對中間道路的否定,如果以後雙方間有一些討論或溝通,就有一定的爭論空間和余地。除此以外,這個白皮書裡面充斥著,所謂西藏舊社會的封建、落後,以及奴性社會的發展成果等等,這樣一些詞彙在其他的白皮書裡面處處可見。

西藏之聲:僅隔幾個月,中共政府於9月6日發布了今年內的第二部西藏白皮書《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成功實踐》,這部白皮書的時間和內容上有什麼特別之處,請您點評一下?

格桑堅參:這部白皮書其實是針對西藏自治區成立50週年而發布的,裡面也沒有任何新的內容,只是在西藏自治區成立50週年的節骨點上發布這部白皮書,來宣傳西藏自治區裡面成功的實踐了民族區域自治,以此襯托出對中間道路的不接受,就這麼一個而已,沒有任何新的內容。

看到中共對西藏頻頻發布這麼多的白皮書,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說明國際上對西藏議題的關注,對西藏支持力度的提高,中共也不得不過招。在外藏人行政中央、一個強硬流亡政府的存在,西藏境內民眾對保護自己語言文化的熱誠和勇氣,導致了中共不需要出版這麼多白皮書。從這個角度講,我認為雖然中共這種做法不會被世界所認可,也不會被境內外所有藏人認可,但是中共不得不採用頻頻發佈白皮書的方式來,進行辯護、辯解,這也說明我們的工作其實也有很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