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10-02

臺灣自由圖博(西藏)學會連續三年組團帶臺灣人到印度達蘭薩拉


臺灣自由圖博(西藏)學會連續三年組團帶臺灣人到印度達蘭薩拉

  

臺灣自由圖博(西藏)學會連續三年組團帶臺灣人到印度達蘭薩拉,跟流亡藏人一起生活、工作三周,並帶回藏人手工藝品義賣,他們發現,不是臺灣人在幫助藏人,而是西藏人在幫助臺灣人瞭解到如何避免步上他們的後塵、犯下跟他們當年一樣的錯誤。(臺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董靜蓉帶回流亡藏人手工藝返台義賣。夏小華拍攝)

主張西藏獨立的臺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董靜蓉,連續三年組團帶臺灣人到印度達蘭薩拉,跟流亡藏人生活三周,她分享見聞時提到,朝野議論臺灣沒有真正「轉型正義」時,總怪罪是那個政黨、那個人的錯,反觀西藏人面對今日流亡「不卸責」的態度,出乎她的意料。

董靜蓉說:「問他們自己的國家今天為什麼會流亡什麼的,他們反而是很坦然,沒有啊,就是我們做錯了,所以我們的代價就是,一個國家不見了。」董靜蓉接著說:「這關係到他們宗教的影響,所以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共業,因為他們當時並沒有積極參與、架構這個國家,這個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的責任,是所有藏人的責任。」

臺灣自由圖博學會二零零九年成立,以倡議西藏議題為主,曾去香港抗議胡錦濤監督香港特首交接,也曾連續三年帶著西藏雪山獅子旗參加在花蓮舉行的國際峽谷馬拉松。

董靜蓉接受本台專訪表示,臺灣和西藏同樣面對中國的威脅,尤其在臺灣談到中國總是相當敏感,很容易因為支持而支持、因為反對而反對。她發覺,在臺灣推廣西藏議題遭遇一個困境,每次喊出一句標語、一句口號的背後,其實有很多問題需要被討論,但是當你不熟悉藏人歷史脈絡、不瞭解藏人思想時,推動西藏運動會很有距離。

她曾疑惑地問流亡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達瓦才仁說,為什麼流亡政府都把政策定調在文化傳承上,感覺獨立這件事不是那麼必然?達瓦才仁回答她說:「你們臺灣人都強調你們跟中國不同,你用什麼東西證明你跟中國不同?DNA嗎?如果今天西藏人不再穿西藏服、不再講西藏語,有沒有西藏這個國家都不重要了。」

自由圖博學會舉辦的達蘭薩拉團,很多團員出發前對西藏的認識如一張白紙,一趟旅程之後和藏人成了朋友,遠在臺北上班,心裡卻掛念藏人在西藏境內的家人是否安好、會不會因為抗議被公安抓了?

董靜蓉談起,印度自由圖博學聯實習女生札西隨團了多天,突然有一天不穿團服改穿藏服,因為每天和臺灣團員走在一起,被旁人當成是臺灣人,這讓她覺得很丟臉。董靜蓉當時還安慰札西說,臺灣的ABC通常很驕傲,認為自己是菁英分子,札西則不可置信地說,有機緣到國外接受好的教育不代表是菁英,藏人認為,在國外享受好的生活回到印度會覺得羞愧,更不會炫耀留學經歷,這給臺灣團員很大震撼。

董靜蓉提到,每次團員一定會去拜訪曾因推動西藏女權運動,被關進中國監獄二十七年的阿媽阿德,她每次見她每次掉淚,她從阿媽阿德鄰居、一位寧瑪派上師口中得知,當年阿媽阿德被關進的小房間,擠了三百多人,飲水、食物不足陸續有人死去,解放軍甚至淩虐、強暴女政治犯,阿媽阿德也受害,她為了反抗殺死兩個中國軍人。阿媽阿德告訴這位上師,她常午夜夢迴想到同一房間的獄友,和被她殺掉的兩名中國軍人,三十多年終日祈求他們原諒而念經祈福。

董靜蓉說,在她看來阿媽阿德是正當防衛,是保護獄友的正義之舉,但這位上師對她說:「藏人覺得,我可以反抗沒有錯,但是我沒有必要殺死她,阿媽阿德現在居然不會記恨這些中國軍人加諸在她身上的悲劇,她反而每天在祈禱,每天在達蘭薩拉那個地方到處轉經,早上走轉經路、晚上走轉經路,就只是要祈禱在她短短的生命裡面,不小心被她傷害的人,希望他們的來世可以得到更好的結果。」董靜蓉還說,阿媽阿德告訴到訪的臺灣人,悲劇有一天會過去,若放著不走,不會有更好未來,彼此原諒、彼此的下一代才會生活在更好的世界。

董靜蓉說,原本希望去看流亡印度的藏人難民,怎麼跟中國相處,如何自食其力養活自己,並帶回藏人手工藝品回台義賣,幾次下來,她和團員有了不同的省悟。她說:「換個角度想,不是我們在幫助藏人,其實是我們受他們影響很大,其實是他們在幫助我們,避免步上他們的後塵、犯下跟他們當初一樣的錯。」(特約記者夏小華/責編:胡漢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