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24

達賴喇嘛尊者出席跨宗教會議


達賴喇嘛尊者出席跨宗教會議

  

英國倫敦:2015年9月21日上午,在展開一天的行程之前,達賴喇嘛尊者接受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首席國際新聞特派員克莉絲汀.阿嫚普的專訪。她首先提問:「您想在在這裡傳達些什麼?」,尊者回答說:「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類,無論他們身處在哪裡、無論是富人還是窮人,受過教育或沒有受過教育,都有過上幸福生活的權利。許多人認為幸福來自外在的物質滿足,但其實幸福來自內在的平和。所以,我努力不在宗教基礎上,而是藉由科學的發現和世俗常識,傳達內在價值的重要性。

(圖:達賴喇嘛尊者在英國上議院召開的跨宗教會議上發言 2015年9月21日 照片/OHHDL )

阿嫚普女士表示,因其快速發展的經濟,中國正在改變,但中共當局仍指稱尊者是「分裂份子」。尊者告訴她,自1974年以來,西藏即不尋求獨立,而每個人也都知道這一點。在問及關於尊者的轉世問題時。尊者回答說,就藏傳佛教而言,今天有萬名僧尼在學習和實踐,他們能夠保護它。尊者並提出,佛陀的法教在沒有佛陀轉世的情況下,已經存活2600多年。也承認,雖然他可能是最後一世的達賴喇嘛,但在自己離世之前,也可能任命一位具格的喇嘛擔任繼任者。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羅辛亞人在緬甸受到迫害的處境;尊者說:「這是非常可悲的。多次呼籲緬甸佛教徒停下來好好想想,當他們感到對羅辛亞人憤怒和怨恨的同時,請記住佛陀的悲憫眾生的慈顏。我相信,如果佛陀在那裡的話,一定會為羅辛亞人提供庇護。」

最後,提及習近平將在短期內訪問美國和英國,阿嫚普女士想知道如果有機會的話,尊者要對他說什麼;尊者回答說:「也許我會說,雖然在歷史上,從公元七世紀到九世紀的記載顯示,我們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我們並不尋求獨立。作為中國的一部份,我們可以從中受益,但我們必須能夠保護我們的語言、文化和佛教傳統。我會提醒他,去年在巴黎和德里他曾表示過,佛教逐漸成為中國文化復興的重要載體。佛教的價值對於他遏制普遍存在的不公和貪腐問題有所幫助。」

抵達上議院參加倫敦佛教學會(The Buddhist Society)主辦的跨宗教會議,尊者受到該協會主席卡羅琳和德斯蒙德.比杜夫伉儷的熱情歡迎。他們並陪同尊者穿過宏偉的大廳,出席會議。與會者包括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各派印度教徒,以及錫克教徒。

卡蘿琳男爵夫人在介紹自己是一名護理師和社會科學家的時候,讓與會者驚呼連連。並補充說,男爵夫人這個角色給了她代表那些沒有發言權者的聲音。德斯蒙德.比杜夫告訴與會人士,尊者是佛教協會的贊助人,並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可以同時慶祝尊者80歲生日,以及協會成立的90週年紀念。他說,尊者的要求之一是,作為佛教徒,協會的成員應該廣結善緣。接著,他邀請尊者在活動上發言。

尊者表示,「和各傳統的靈性兄弟姐妹坐在一起,讓我備感榮幸。今天許多地方,因為宗教和民族主義的糾結引起了可怕的衝突,我們必須找到辦法實現和平。這是我們這些有宗教者必須要做的,像這樣的會議就是一個建立和培育我們之間友誼和信任的機會。今日,很多人的心中存在著穆斯林特別好戰的印象。但是,我們必須記住,也有激進的基督教徒、印度教徒、錫克教、猶太教徒和佛教徒。在西藏的穆斯林社區,是一個非常寧靜的社區;當我在流亡地見到他們,他們說著一口標準拉薩話讓我有很多的回憶。穆斯林朋友告訴我,如果流下了鮮血,那麼就不再是一個真正的穆斯林,穆斯林信守對阿拉真主的承諾,尊重所有生命。他們還告訴我,關於『聖戰』一詞的真實解釋,意指與自己的破壞性情緒奮戰,而非與他人開戰。」

約克大主教約翰.森塔穆博士談到與兩名穆斯林孩子在烏干達桑給巴爾一起成長的往事。他的父親把在火災中失去父母、且沒有任何親戚的他們當成是自己的孩子。雖然,他們是基督教家庭,但他的父親安排了這兩個孩子每個星期五去清真寺。大主教秉持同樣的精神在上議院發言表示,需要鼓勵中國當局承認和尊重達賴喇嘛尊者是一名精神領袖。他說,要記住,重要的是「我不是我弟兄的守護人,我是我弟兄的兄弟」。

大主教凱文.麥克唐納轉達羅馬天主教會英國樞機主教文森特.尼科爾斯對尊者和所有與會者的問候。並回顧在梵蒂岡服事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6年在義大利阿西西,召開了突破性的跨信仰會議,當時尊者和102任坎伯雷大主教羅伯特.朗西也出席與會。剛從美國返國的跨黨派國際宗教自由小組主席貝里奇男爵夫人,提到她對於在緬甸和其他地方受迫害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的關注,並表示,公眾人物必須承擔起為所有人權努力的責任。晉美仁波切則趁機簡要地感謝尊者所做的一切努力。

考文垂主教科克斯沃思說,宗教領導人需要向自己的政府清楚地知道,暴力從來沒有任何幫助。並指出,受到敘利亞和伊拉克暴力事件的恐懼,於是上週在英國舉辦了盛大的武器展。這似乎是傳達了使用武力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實際上,從長遠來看,言語文字比子彈更為有效。這次會議,主要是對於持續暴力的失望,並決心致力於對話。

在閉幕致詞時,尊者重申,愛和慈悲讓人們團結在一起,而憤怒和懷疑讓人們分裂。宗教具有各自不同的道路,但每一個都是值得尊敬的。不同種類的食物,其共同目的就是填補我們的胃,但它還會愚蠢的說,「我喜歡吃這種食物,所以,你也應該吃它!」同時,提請大家注意宗教傳統的三個面向。宗教方面涉及實踐愛、慈悲、寬容和自律。雖然在各自的哲學觀點,可能是完全不同,但都致力於加強實踐愛的相同目標。不過,也有可能是宗教傳統文化方面,如種姓歧視,已不再適用,應該修正。尊者並鼓勵宗教領袖隨時地傳達出這些事情。會議在午餐之前圓滿結束。

當天下午,尊者到達蘭心大戲院,受到超過2000人熱情的歡迎。尊者在舞台入口見到了他的老朋友英國頂尖的經濟學家理查德.萊亞德,以及快樂行動執行長馬克.威廉森,在他們的陪同下步上舞台時,受到熱情的歡呼聲和熱烈的掌聲。威廉斯博士解釋說,在今天世界和平日推出一門新的培訓課程,稱為重點探索。他說,更重要的是,把人們聚在一起,共同思考他們的生命,幫助他們擁有更快樂的生活。

威廉斯博士邀請茉莉.霍吉雷克上舞台來講述她的故事。她說明在意外發生之後,留給她傷害和疼痛,讓她變得相當沮喪。參加快樂行動對話,幫助她明白關於痛苦可以有不一樣的看法。因為快樂行動幫助她了解她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帶來希望,並且可以幫助他人;「我學會了幫助他人也等於是幫助了自己。現在的我,和沒有上過快樂行動課程之前完全是一個不同的人。我意識到我可以朝著想要看到的方向去改變自己。」約翰斯坦納社區小學的老師阿德里安.貝思恩也上台講述自己對教學幻滅,直到他參加了課程才找回熱情。

萊亞德教授再一次與快樂行動的贊助者達賴喇嘛尊者展開對話。向尊者問及,如何才能讓我們的心中擁有更多的快樂,尊者回答說:「和平意味著不受干擾、沒有危險,與我們的心態息息相關。如果我們擁有一顆平靜的心,那麼破壞性的障礙會少一些。重要的是、必須認識到最終實現平靜內心取決於我們自己,運用智慧去擁有一顆溫暖的心。人們有時會認為善心、慈悲和愛是宗教的事;實際上,卻是我們生存的要素。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加強這些美好的價值,21世紀最終也可能變成像20世紀那般的暴力時代。如果不採取行動,無法指望看到變化。單單憑著祈禱是不夠的,我們自己必須承擔起責任來。人類製造的問題,也應該由人類自己解決。」

萊亞德教授再提問如何改善我們彼此之間的相互關係,尊者告訴他,作為社會動物,人們必須克服狹獈地以「我們」和「他們」的分別看待彼此之間的關係。我們必須看到,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類,並且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我們必須應對全球經濟和氣候變化等影響無遠弗界的問題。我們要承擔起培養人類一體感的全球責任。

尊者解釋與科學家之間、超過30年的討論,對於從幼稚園到大學課程裡,導入世俗道德教育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藉由與情緒地圖的合作,理解情緒的運作,確保我們情感的健全。

尊者回答幾個與會人士的問題,指出如果善用我們的智慧,甚至推及我們的敵人,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的具生慈悲種子,便可以發芽茁壯。尊者認為有必要照顧我們自己的利益,但解釋說,專注在個人的利益是愚蠢的做法,考量自身福祉的明智做法,便是多想想他人的福祉。被問及人們可以做些什麼讓這個世界成為一個更快樂的地方,尊者回答說:「培養情感。」

活動尾聲,尊者揮手道別,現場大眾以深情的歡呼聲回應。活動結束後,英國廣播公司的馬克.伊斯頓問尊者關於重要探索和快樂行動的事情,他認為,有些人冷嘲熱諷這樣的活動可能是無效的。尊者反駁說,這種抵制只是老式思維在作祟。善心可以使個人、家庭、社會,乃至國家更為幸福;「即便歐盟成立的宗旨基本上就是一項慈悲的行動。看看,我相信英國廣播公司和各媒體可以進行更多正面的報導,就像你現在正在做的,如此才能真正幫助人們更快樂。」(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