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23

甘孜縣前藏人政治犯講述獄中受虐經歷


  

四川甘孜縣境內一位參與2009年示威活動被捕遭判的前藏人政治犯向本台講述其刑滿獲釋後的現狀以及獄中受虐經歷。

一位要求匿名的甘孜縣藏人前政治犯上週末向本台介紹了他被當局拘捕到刑滿獲釋後所遭遇的經歷。他強調,為安全起見,在此不便透露被捕日期及具體刑期等詳情。

「因為在2009年參與示威活動,我被當局拘捕,之後被判刑了幾年。在獄中服刑期間,我和其他獄友政治犯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還被迫從事超負荷的奴工勞動,加上長期營養不良,身體十分虛弱,刑滿出獄後,身體一直不見好轉,行動不便,腰部更是疼痛不已,不能提重物,而且因為在獄中長期遭受高壓勞役,導致目前視力模糊不清。」

該名前政治犯講述獄中受虐經歷時說:「我最初被關押在甘孜縣監獄,後被轉押到康定縣監獄,最後被判刑後,在四川德陽監獄服刑。在被關押期間,我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獄警的施虐行為殘暴到令人無法置信,每審問一次,他們就暴打一次,每次我都被銬上腳鐐,站在中間,被獄警圍住,他們一邊問‘為什麼要抗議政府?’、‘是誰指使你這麼做?’一邊使用電棒、包鉛塑膠警棍等刑具,輪流進行毆打,有幾次我都被打昏。有時在冬天,他們會強行脫去我身上所有的衣物,罰我站在徹骨寒冷的冰水裡長達一個小時,類似這種折磨幾乎不間斷。我被判刑後,就被強制接受勞役,例如理髮、洗衣、制軍鞋等,如果不能按時完成獄方分配的活,就被罰不准吃飯,有時稍微做得不對或者被無故指責‘態度有問題’,就直接被關在禁閉室,還會受到毒打。另外,在押漢人和藏人之間的待遇差異很大,漢人相互間可以自由聊天,一旦藏人相互交談,獄警就會來阻止。」

而與這位境內前政治犯同一個家鄉的流亡藏人貢布赤列(又名:俄布次乃),也曾因參與當地示威活動而被捕獲刑,後從四川德陽監獄刑滿出獄。他於去年流亡印度,加入了設在達蘭薩拉的西藏前政治犯組織「九•十•三運動」。

貢布赤列星期一接受本台採訪時介紹了四川德陽監獄裡的藏人政治犯處境。

「一旦以政治問題被捕的藏人,總會受到獄警的百般折磨,吃不到飯、穿不暖衣服、經常遭特製刑具毒打是常事。而在德陽監獄,每一個藏人政治犯就有獄方安排的四個漢人刑事犯進行監視,還要接受專職工作人員的政治教育,同時不准與其他在押藏人說話。在這座監獄裡,原來規定藏人政治犯家屬每月可探監一次,每次可進行15分鐘的談話,後來獄方對政治犯採取更嚴格的管制措施,新規定所有政治犯家屬只准每兩個月探監一次。」

貢布赤列表示,獲釋後的藏人政治犯其實沒有自由可言,行動受到限制和監控。

「即使出獄獲得了自由,但因為是‘前政治犯’,受到地方政府公安部門每月一次的傳喚,要登記、要保證、要簽字,還要接受教育。作為‘前政治犯’,雖名義上有自由之身,但不得擅自離開所在地,雖然在家、在寺院,也不時被警方監視、查訪和跟蹤。」

貢布赤列表示,他的家鄉甘孜縣目前被軍警嚴密管控:「自2008年至今,當局對整個甘孜縣採取嚴管嚴控措施,而且現在愈加強硬,軍警則有增無減。特別是前政治犯向來被當局視為‘眼中釘’,在當地的處境非常悲慘,平時處處受刁難,一旦有突發抗議事件發生,他們總是先被盤查或遭拘押。」

據瞭解,貢布赤列因參與2008年在甘孜縣城舉行的示威抗議活動,以及散發大量寫有「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字樣的傳單而被當局拘捕,受到各種酷刑折磨,之後被當局以「煽動分裂國家罪」判處兩年零六個月徒刑,在四川德陽監獄服刑,2010年12月刑滿獲釋,2014年8月從境內成功逃抵印度達蘭薩拉。(特約記者:丹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