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22

達賴喇嘛尊者在倫敦O2體育場公開演講


  

英國倫敦:2015年9月19日上午,達賴喇嘛尊者搭乘渡輪,前往位在泰晤士河下游10英里處的倫敦02體育場。抵達02體育場,來自英國和北歐等地的700多名藏人手持潔白的哈達歡迎尊者蒞臨。

尊者勸勉藏人們維護西藏獨特的文化,「根據考古發現,西藏是古老文明。藏王松贊干布,與中國和尼泊爾聯姻;而二位公主皆把佛像帶進西藏。公元八世紀,藏王赤松德贊,儘管保有與中國的密切關係,但特別轉向了印度,這個傳入西藏的佛教起源地;並邀請那爛陀哲學和因明大師寂護論師入藏執教。寂護論師鼓勵將佛教文獻翻譯成藏文。據說,他自己甚至開始學習藏語文。桑耶寺始建,即設有獨立的律部,進行翻譯等工作。」

關於藏傳佛教的教育系統,尊者表示,「我們需要繼續努力,尤其是僧、尼眾。只是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不夠的,必須依據四聖諦和二諦學習三寶的精要。我們需要為我們的傳統自豪,而不自大。中國共產黨人殺害和折磨西藏人民多年了,儘管我們的處境非常艱難,但我們的精神依然強勁,這絕不是他們可能預期的。所以,我們需要秉持著我們的教育標準繼續維護下去。」

在另一會議室與西藏的朋友和支持者見面時,尊者首先便提及自己對西藏環境的關注。由於高海拔地區環境的脆弱性,一旦發生任何損害,比起其他地方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恢復。中國生態學家曾斷言,青藏高原之於全球氣候,如同南北極一樣重要;並稱西藏是第三極。估計亞洲十億人口仰賴來自西藏河流源頭的水資源維生。

尊者說,「佛教傳入西藏,改造了我們的文化,轉變為和平與非暴力的文化。之於今日世界,這是真正有價值的文化。中國需要有這樣的文化,在傳統上,中國是佛教國家,據說中國目前擁有4億佛教人口,其中許多人對於藏傳佛教深感興趣。也有許多和我見面的中國佛教徒,邀請我去中國。」
尊者說,西藏物質落後,需要發展。並舉例說,許多藏人前往西方國家,他們追求物質發展,不注重心靈的成長。西藏在中國,可以取得互利共贏。年輕的藏人和其他人認為他們應該爭取完全獨立,這是他們的權利,但也必須面對現實。

提及英國和西藏之間在歷史上的密切關係,尊者說,「我很高興知道,我們與你們之間有著這樣長期的朋友關係。請幫助我們維護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宗教和我們的知識。你們不僅對我們,也可以為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的幫助。」

午休之後,尊者來到02體育場講台,現場萬名觀眾熱情地歡呼。一位年輕的藏人婦女領禱祈請尊者長久住世。阿旺魯扎唱出了他的作品之中、一首淒美的山歌,內容讚揚尊者是21世紀之光,以及雪域人民的靈魂。接下來,是一群52名6至14歲的西藏孩子合唱一首渴望藏人團聚、結束苦難的歌曲。

尊者站在講台上的麥克風前開始發言,「很高興能夠來到這裡,有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想法和經驗。我希望可以向你們學習。非常感謝主辦單位為我們提供這個機會,也要感謝你們的到來。我只是今天地球上70億人口的其中一員。不論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我們都是相同的人類。我們都面對著問題,但也有同樣可以解決問題的潛力。科學家已經證明了即使是很小的孩子,會作出幫助的正向反應,並排斥傷害,表明基本的人性富有慈悲與善良。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到這一點;請看看你們的鄰居,他們可能是富裕的,但如果他們缺乏熱情溫暖的意識,如果他們相互猜疑,那麼他們是不會快樂的,而那些較富有信任和溫暖的人們顯然較為快樂。」

尊者表示,80歲的他是屬於20世紀的一代。那些不到30歲的年輕人則是屬於21世紀的一代。並承認20世紀的一代人創造了很多的問題,包括對環境的破壞。他們對於透過武力解決問題的想法,已然完全過時了。尊者補充說,「我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同樣的,其他人也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們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我相信只要我們大家努力,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待未來,我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讓它變得更好。現在可以發問了。」

未等主持人宣佈,後方的觀眾即不清楚地喊著,「西藏社會有沒有歧視?這是真的嗎?」尊者直接回應,「我想你問的是兇天問題,對此爭論已持續了近400年。然而,這只是在過去80年左右才突顯出來的問題。就我自己來講,當我供奉這種神祇時,沒有宗教自由。一旦我理解了它的性質和背景,立即停止供奉,而我獲得了自由。從那時起,我有責任向其他人清楚地說明它的過患。如果你聽明白了我所說的話,其餘的就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是,你應該去南印度,自己親眼去看看在西藏難民的土地上,想要供奉這個神祗的僧人也有自己的寺院。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其實他們可以自由地實踐他們想要的修持。」

在此,全場響起了歡呼聲和熱烈的掌聲。西藏之家信託基金會的漢斯約里.梅爾接著介紹達賴喇嘛尊者的朋友,知名作家和科學家丹尼爾.戈爾曼,擔任問答時間的主持人。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書《善的力量:達賴喇嘛對我們世界的願景》,作為尊者80歲生日的賀禮。

他向尊者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他也和尊者一樣,常常聽著BBC的報導,他想知道尊者如何避免情緒低落。尊者回答,「首先,很多我們面臨的問題,是我們自己製造的,所以邏輯上,我們也應該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其次,我們要記住媒體傾向於採取積極事態的發展是理所當然的;但似乎只在殺戮、暴力、性虐待的事件上製造新聞。我認為媒體應該採取更加平衡的報導方式。最近我聽到BBC新聞說,已經發現根據自己孩子的需要改變母乳的成份。這使我想起了有一回,我參加了在德里召開的跨宗教會議。我代表佛教傳統,而另一位老師代表伊斯蘭教。代表印度教是卡士辛格博士,一位非常優秀的宗教學者,他也是查謨和克什米爾前任拉賈(國王)的兒子。我逗他,作為貧苦農民的兒子,有母乳的餵養,比他這個王侯,是個奶媽的兒子好多了。我們學到的一件事是,父母應該花可能最多的時間和他們的孩子相處,帶給他們最大的情感撫慰。這種親情是我們人生的第一課。就我而言,我的母親是那麼的慈愛,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她生氣;不像我的父親。」

當戈爾曼提出關於更具體地培養慈悲時,尊者告訴他,就生物學的意義,我們每個人都具有慈悲的天性,由於我們執著的對象不同,往往有所偏差。但是,有可能運用我們的智慧擴大我們對他人的悲心,甚至包括我們的敵人。尊者解釋必須從行動來區分,有人可能會傷害你,所以他們的行動是錯誤的,但他們仍然是值得悲憫的人類。

法王指出,憤怒這樣的執著,不是一個孤立的情緒,而是牽涉許多其他的情緒。古印度的心靈智慧,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情緒的運作。

關於政治貪腐問題,尊者澄清說,所有人類活動的質量主要取決於動機。這並不是說政治是骯髒的,然而,如果動機是自私、短視和狹隘,那就變成骯髒的。當被問及事態是否越變越好或是更壞,尊者提到30多年來,他一直投身與現代科學家進行討論,在相互理解上獲得巨大的進步。

尊者也指出,相較於20世紀初,那種認為戰爭是解決問題方法的態度,已然被證明是過時的。然而,由於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峰會表明,很多國家把國家利益置於全球利益之前,所以培養全人類的一體感仍是當務之急。

活動接近尾聲,在尊者訪問英國期間擔任攝影師的伊恩卡明,恰好也是英國知名《大英烤焗大賽》的選手;親手為今年八十大夀的尊者烤了一個蛋糕,現場大眾一起為尊者唱起了「生日快樂」歌。尊者感謝他,並轉身面向與會大眾,「請想想我們今天所說。如果你們認為這些想法很有用,那麼就多想想,檢查他們並試著付諸實踐。如果你們每天能夠多想20分鐘,那麼會發現你們的生活更幸福了。比慶祝生日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可以把每一天都以有意義的方式度過。謝謝大家。」

現場大眾抱以歡呼與熱烈的掌聲。結束這一場演講尊者前往格林威治遊艇俱樂部,該俱樂部的會員獻上熱情的歡迎。(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