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21

達賴喇嘛尊者劍橋談教育與靈性


達賴喇嘛尊者劍橋談教育與靈性

  

英國劍橋: 2015年9月17日,『增長智慧-改變人們』專題座談會第二天,上午場的主題是「教育的願景」,由埃德.凱斯勒擔任主持人。

羅文.威廉斯大主教藉由談論對教育的觀察,揭開今天對話的序幕。他指出,生命開始的前幾個月和前幾年的重要性,並建議應該考慮學校班級大小的問題。他質疑教育是否只能不停地把一個接著一個內容灌輸給學生,那麼試問我們如何得見一個激發人們的創意、培育慈悲的制度。(圖:達賴喇嘛尊者和威廉斯大主教在向與會者致意 2015年9月17日 照片/OHHDL)

尊者藉由描述西藏的教育承自古印度,一位老師帶著幾名學生的學習模式。老師用心地解釋手中的法本,學生用功學習之後,再運用所學的彼此相互辯經討論。運用因明,辯證疑慮,有助於思維敏捷。尊者概述聞思修三次第。關於如何理解思想和情感的運作,例如觀察憤怒、焦慮和沮喪的影響是很重要的。如此,也提供了培養全人類一體感的視角。在我們全球化的世界,單單想著我的國家、我的社區,完全是過時的。就意義上而言,教會曾運用來培育人文價值意識,但影響力日漸式微;然而這個責任尚未能由學校和教育機構全權承擔。這就是為什麼尊者提出將世俗倫理納入現代教育原因,並鼓勵建立適當的課程。

威廉斯大主教同意尊者的看法,並建議宗教機構也需要更加強調人類的福祉、以及我們日益緊密的相互依存關係。在回答與會者的提問時,他表示,教育應該少談絕對性,多說信心;並提及他想在校門口放上「不要驚慌」的標語。

尊者和威廉斯大主教再次走訪了就教育、解決衝突和自由議題進行討論的各個小組。

尊者認為佛陀給予追隨者的建議,不要接受他所教授的表面意義,必須調查和求證,直至今日仍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指引。道德倫理關乎原則,而非絕對碼,行動則是積極性的重要標準。今天很多人指責政治的骯髒,但並不是政治骯髒,而是政治家的動機問題。並澄清說,自由不等於為所欲為,必須建立在人類基於慈悲的意識之上。古印度不殺生的非暴力傳統,涵蓋了責任的意識。一方面,關乎能夠去幫助他人,但更重要的是,如果辦不到也不要去傷害他人。

下午場最後一次全員會議的主持人是拉吉夫.特拉,新德里達賴喇嘛普世責任基金會秘書長。首先,要求與會者舉手表明自己有宗教者或靈性者,亦或兩者皆非。大部分與會人士宣稱是靈性者,但不一定有宗教信仰。認為兩者都不是的屬於少數。

特拉向威廉斯大主教問及關於宗教和靈性的區別。大主教表示,大多數對於宗教有著沒有彈性及不客觀的先入之見,而靈性指的是找到自己。然而,如果宗教沒有探索,那麼它是空洞的;如果靈性未能連接我們實際生活的世界,那麼也是虛無的。並指出,他較喜歡談論信仰,像是佛教皈依理念所引伸的信任;什麼是我們每個人的根本,就是如何成就真實、誠信與純淨。

尊者則提出靈性一般而言是關於「好」的層面,所以,可以視為世俗靈性。宗教涉及信仰,雖然有些人可能認為宗教需要的只是宏偉的建築群,但本質上是關於愛的實踐。不同宗教傳統的理念,涉及不同了解現實的方式和意義,而其信仰的功能強調了慈悲與愛心的實踐。然而,今日人們似乎認為信仰較於在日常生活中實踐更為重要。由於直接連結上帝創造生命的概念,力量非常強大。一個宗教、一個真理關乎個人的實踐問題,然而,在這個多元宗教的世界,必須具備多個真理與多個宗教並存的事實。重要的是,真誠地實踐。

有人問到湯馬斯.默頓關於協助死亡和意識本質。威廉斯大主教表示,宗教不說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去保護生命,但表示他至今仍不相信協助死亡是必要的道路。他和尊者皆表達對湯馬斯.默頓的敬佩,尊者描述他是基督教與佛教之間強大的橋樑。

談到意識,尊者說,我們正常清醒的意識主要來自感官的認知。當我們睡覺和作夢時,會發生微妙意識,但並沒有覺受。當我們暈厥時呈現出深度睡眠的狀態,而當我們臨終時,持續發生更多微妙意識。直到20世紀末期,大多數科學家認為意識是大腦的作用。然而,隨著神經可塑性的發現而改變。

尊者提到西藏社會的人們,大多數的修行者在臨床死亡之後,身體依然保有像活著時的軟弱。科學家們正在關注這個現象,並提供設備,評估這個令人感興趣的發現。西藏的解釋是,在這種情況下,死亡後,最微妙的意識仍然可以持續一些時間。

尊者解釋說,譯成藏文的300卷佛經,可以找到關於科學、哲學和宗教方面的內容。雖然宗教的部分,真的只有佛教徒感興趣,但科學和哲學的內容可能吸引學術角度人們的興趣。基於這一點,關於佛教科學的部份已經準備進行多種語言的翻譯,包括英語。尊者承諾完成後,將致贈給學院。

座談會結束時,各小組發言人簡要報告了他們共同討論的結果。在某些情況下,包括激勵人心的計畫已悄然成形了。

卡梅隆.泰勒上前感謝每一位參與者、每一位協助組織活動者,以及每一位支持者。他提醒與會人士,這是心靈對話基金會首度舉辦的活動,未來將有進一步的活動,並希望今天參與的人士繼續保持聯繫,下次能夠再度參與。同時也向尊者、威廉斯大主教和希拉里.威廉斯-帕瓦絲獻上特別的感謝。在熱情友好的氣氛中,最後在大家一起合影留存,結束了本次活動。

離開克里普斯法學院之前,尊者簡短地勸勉在場藏人,對西藏的語言、文化和宗教遺產應引以自豪,也要努力地把珍貴的傳承保存下去。尊者感謝他們在街上為他帶來熱情和豐富多彩的歡迎儀式。(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