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17

達賴喇嘛尊者參訪牛津莫德林學院


達賴喇嘛尊者參訪牛津莫德林學院

  

2015年9月15日,達賴喇嘛尊者在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校長大衛.克拉里教授的陪同下,來到校長樓圖書館,展開在牛津的第二天行程。在排滿皮革裝定書冊的書架之間,他們停下來研究一些古老的書籍和文物。

尊者對於克萊爾.哈里斯教授所展示的早期西藏攝影深感興趣。1889年在西藏的拍攝已被視為是最早的照片。哈里斯教授揭開一張岩層結構的圖片,位置可能是印度河附近,是在印度總督埃爾金勳爵的授意下,菲利普.埃傑頓在1863年進入西藏探勘時所拍攝。近40年之後,布里亞特人,俄國東方學家、地理學家、探險家貢博扎布.崔比科夫,在1900年拍下當時廣為轉載的第一張布達拉宮照片。

除了外國人拍攝的西藏圖片,也有藏人的作品;其中較為知名的是,吉美次仁和察龍達桑。其他先前未確認的攝影師包括九世班禪喇嘛和十三世達賴喇嘛。哈里斯教授展示一張1939年、約3、4歲的達賴喇嘛在塔爾寺,以及另一張1951年尊者在Yathung的照片。她也展示了一張清晰的西藏最知名的女祖古桑頂.多吉帕姆(Samding Dorje Pakmo)照片。尊者並澄清說,當年登在時代雜誌封面上他在1959年從西藏出走的照片,實際上是在1956年拍攝的。

哈里斯教授也展示了幾張特別的流動影像。其中一張是德木仁波切,在1966年文革期間遭遇批鬥的照片,仁波切被迫譴責他的宗教,最後一張是西藏當代攝影師吉美在2012年決定徒步返回自己祖國,題為「進藏」照片。在木斯塘,離他的目的地僅有10英里處時,被尼泊爾當局遣送他返回時所拍下的照片。

在接受《倫敦旗艦晚報》理查德.戈德溫專訪期間,尊者透露,他來到像是英國這樣的國家,主要目的是促進人類幸福基本價值觀。同時也明確表示,他不認為宗教傳統會帶來或多或少的麻煩。

當被問及關於歐洲難民危機,尊者認為應該去幫助,但強調從長期來看,應該設定目標為人們逃離的家園帶來和平。僅只是接納難民無法解決問題的根本。

至於如何以自己的影響力抑制在西藏的暴力,尊者憶起10年前剛流亡的藏人告訴他的一段談話,一些年輕藏人認為自己在有生之年,都有義務遵守非暴力原則。尊者告訴他,為了搭起與中國人民之間的橋樑,繼續保持非暴力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尊者並強調,就他而言,為他人服務,不僅要確保他們的福祉,同時也避免傷害他們,這就是一種有意義生活的標準。

在太陽報記者奧利弗.哈維提到對於太陽報讀者捐助敘利亞難民一事尊者有何看法時,尊者告訴他說,「這是很棒的,沒有什麼比得上用我們可以辦到的方式去幫助這些絕望的人們,但以長期來看,重要的是為這些人正在逃離的土地帶來該有的和平。我們藏人也是難民,我們的目標,最終返回與重建我們被摧毀的家園。」

關於與伊斯蘭國(ISIS)對話,尊者說,他曾多次呼籲印度穆斯林介入,激勵交戰各方之間進行對話。

在牛津大學聖安妮學院,尊者在有50多名中國留學生的聚會上發言。尊者說明了他的三項承諾,促進全人類的幸福,鼓勵宗教和諧,並且作為藏人,維護西藏語言 和豐富的佛教知識。同時強調深入了解那爛陀傳統關於心靈與情感的運作。

「中國在傳統上,是一個佛教國家。當我在1945、1955年間訪問中國時,看到了那裡有許多佛教寺廟和聖地。今天,據說中國擁有4億佛教人口,其中許多人信仰藏傳佛教。我常說,基於歷史,漢人和藏人可以且應該成為朋友。」

再被問及如果未來沒有達賴喇嘛轉世,藏傳佛教將如何生存下去;尊者指出,佛陀的法教在沒有佛陀轉世之下,蓬勃發展了2500多年。同樣,龍樹菩薩的法教也 在沒有他的輪迴轉世之下廣傳。佛教在公元七世紀時傳入西藏,當時並沒有達賴喇嘛的存在。

尊者並鼓勵信眾成為了知佛法僧三寶的21世紀佛教徒,「認真研習佛陀教言。不要因為是他的教授而接受他的教言。運用科學精神去求證與研究學習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