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15

紀錄片《達賴喇嘛十四世:西藏大哉問》在台上映


  

日本導演光石富士朗貼身紀錄達賴喇嘛的<<達賴喇嘛十四世:西藏大哉問>>電影紀錄片,上周在臺灣上映。

曾獲東京影展特別獎的日本導演光石富士朗首部紀錄片<<達賴喇嘛十四世:西藏大哉問>>,上周在臺灣上映。上百名在台西藏人、喇嘛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佛學班學生,週一前往戲院觀看。映後,有佛教徒受訪表示:「看了法王傳遞的智慧與慈悲,好像被加持一樣!」

<<達賴喇嘛十四世:西藏大哉問>>臺灣發行商、海鵬電影行銷宣傳劉虹瑩受訪表示,這部電影是日本導演光石富士朗花了六年時間,除了拍攝達賴喇嘛訪問日本,並遠赴印度實地拍攝,貼近達賴喇嘛。

劉虹瑩說:「在電影裡面可以看到達賴喇嘛不是像大家一般看到的高高在上,他其實非常平易近人,就像在電影裡面採訪到一些日本的民眾,有日本民眾說,達賴喇嘛我最想問你的就是如果你有頭髮的話,你想要留什麼髮型,那達賴喇嘛也非常逗趣地說,我想要留龐克頭。」

電影一開頭,導演恭敬地進入會客室,見達賴喇嘛盤腿坐在沙發讀經,達賴喇嘛「哈啾」一聲打了大噴嚏,眼睛還看了一下掌中的口水,不以為意端起茶杯,等鼻水快流出才從袈裟間拿出衛生紙用力擠鼻水。

電影中有一幕,數名在日本進行交換學生的西藏年輕人,穿著傳統藏服在飯店角落等待達賴喇嘛,他們雙手合十低頭敬禮,達賴喇嘛親切問他們為何會在日本,鼓勵他們要很用功學習,「肉身尚存,不會改變,別忘了西藏。」達賴喇嘛還說,西藏人雖然流亡,但不要輕視自己,要學習紀律,比餐館數量西藏人輸給中國人,但西藏有非常悠久的佛教文明是非常值得驕傲的,所以一定要有自信、要對這個世界有貢獻。達賴喇嘛眼見這數名西藏學生的表情,從驚喜到流淚,話語轉為輕鬆地說,「你們的頭髮那裡染的?染成紫色的、紅色的,都沒有關係,但是要永遠保有西藏人良善的心。」西藏學生們隨之破涕為笑。

影片中,數名外國人拿著西藏雪山獅子旗,上面寫著西藏要獨立的英文字,等著要跟達賴喇嘛合照,達賴喇嘛先是笑說:「這是違法的行徑喔!」之後就提起一段歷史,達賴喇嘛說,過去他與中國官員有多次會面和談的機會,毛澤東曾問他,西藏人有什麼自己的旗幟嗎?他回答說,有的,就是雪山獅子旗,結果毛澤東還將西藏的雪山獅子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掛在一起,「所以這面旗子是毛澤東認可的、是合法的!但是現在中國政府卻說拿這面旗是搞分裂活動!」

達賴喇嘛演講中打趣地說:「有人稱我是法王,有人稱我是活佛,都是胡扯,有人說我是惡魔,當然也是胡扯,我是一個平凡人。」達賴喇嘛接著用兩根手指在頭上比出牛角,笑說:「叫我惡魔,我也引以為傲的,我無所謂。」

導演以街頭訪問方式讓日本人向達賴喇嘛提問,問題五花八門,有日本男生問達賴喇嘛曾與幾位女生交往,有日本女孩問達賴喇嘛,如果有心儀的女生,會怎麼追求?另有日本老人問幸福的真諦是什麼?一名曾入獄服刑的日本男子說,他過去都認為暴力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在獄中看了達賴喇嘛的傳記,想問達賴喇嘛的非暴力是什麼?

導演並前往印度拍攝流亡藏人的生活、西藏兒童村的教育情況,與上密院的喇嘛辯經、沙畫、打坐等修行生活,和印藏邊境傳統拉達克聚落沿路跪拜祈求世界和平的辜查儀式。導演刻意對日本和西藏學生問了相同問題,談起讀書的目的,日本學生多半表示為了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以後才有養老退休金,也有不少是討厭讀書、被迫讀書,不知讀書的目的。至於西藏學生,則都對於能讀書感到很高興、很珍惜,希望有了知識能貢獻社會、為西藏的民族文化傳承效力。

相較于日本學生對未來充滿茫然等負面看法,西藏學生被問到有沒有想要什麼時?都不約而同回答「沒有」,且表明很滿意能讀書、有點心吃、有媽媽、有姐姐照顧。一位西藏女生說:「我想要一個國家。」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職員卓瑪受訪表示,這部電影讓她印象很深的是,流亡藏人雖然物質條件沒有日本人生活富裕,但西藏年輕一代對於自己的目標和方向非常確立與堅定。

主張西藏獨立的西藏人劄西慈仁受訪則說:「今天法王(在影片中)也提到了『因果』的部份,所以今天我們藏人是沒有國家的,也是我們的因果,但是不能因為是因果我們就不做事,不可能,為了國家,我一定會努力。」劄西慈仁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夕,與數名藏人赴日本抗議聖火傳遞,導致聖火傳遞中斷,當時遭日本政府羈押二十三天,劄西表示,當時被罰了五十萬日幣罰金,都是日本人捐款的,讓他感覺日本有非常多人支持西藏的人權和自由。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導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2-09142015111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