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15

國際西藏郵報專訪 西藏司政:為所有人敞開大門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9月11日達蘭薩拉報導』 即將在2016年4月屆滿任期、民選的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在接受《國際西藏郵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作為西藏司政,我為大家敞開我的大門,我不認為任何人會說是因為意識形態的不同,所以見不到西藏司政。」

1)在您西藏司政的任期內,過去四年、什麼是最難忘的時刻?

在我就職的當天,尊者的蒞臨,以及他的話語,令人難忘。達扎仁波切賦予尊者政治權力時,正是西藏非常艱難的時期,並且當時尊者年僅16歲。今天尊者移交了權力給予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尊者說這是長久掛懷於心中之願望的實現。選舉期間的前幾個月,很多的焦慮、旅行和會議,這是一個新的職位,這是一個政治位置。因此,是很難了解人們將如何回應,會怎樣反應。而現在,即使是忙碌的行程,也在我們安排得當之下,進行順利。

因此,我走訪了所有的藏人定居點,所有的藏人學校,還有幾乎所有的老人之家。我去過幾乎是所有的老人之家,和房間裡的每一位長輩握手;到訪每所學校,花時間與孩子相處,告訴他們我的故事,鼓勵他們,激勵他們。因此,在過去的五年中,從選舉期間到現在,大眾的反應是非常積極的。不論我去到了任何地方,像是機場、火車站或大眾集聚地、集會活動,人們大量湧現;所以這是令人欣喜的。你努力工作,人們就會支持你。

2)之前,您曾在為期三天的教育會議上,談到需要父母的參與和支持。能否詳細說明關於著重在教育上,以及在任期內、藏人行政中央的努力?

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家長會議,所以講了蠻長的話。如果從谷歌搜尋一下,你會發現很多這方面的談話,因為教育是頭等大事,而我們已經投入了很多,甚至可以從中學會考的成績看到一些成果。四年前,獲得超過75% 成績的學生、有127人,去年321人,而今年443人,進步了2.5倍之多。

獎學金已經從10年前的900萬盧比,增加到現在的4000萬盧比。因此,我們發現在過去5年之間,近84%的教師和工作人員沒有接受過培訓課程;因此,在未來的18-24個月內,每位教育工作者都將接受全國教育研究和培訓理事會完善制定的培訓課程。所以,我們在教育投入相當多的精力和資源,而且也得到了一些成果。

3)能否告訴我多些關於您必須克服的挑戰?以及有什麼尚未達成的或是遺憾?

首先,我認為:當達賴喇嘛尊者宣佈移交所有的政治權利,為人民帶來很多的焦慮和不安。但是可以看到,在過去的4年裡,穩定下來了,一切都平靜了不少。人們說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我們可以承擔責任,我認為這是最偉大的集體成就。而改變了400年來、世襲的達賴喇嘛制度,是西藏歷史上的重大轉變。

平穩的過渡期是最優的成就,然而不是我的,而是集體的成就。未達成的,是的。我還是遇到一些生活艱難的人們,有的是離婚的,或是擁有許多妻子的丈夫,也有丈夫去世或離開的,有的是擁有兩個或三個孩子。他們來找我,我盡量的幫助他們,送他們的兒子在這裡上學,或是上大學的獎學金。我們盡己所能去幫助他們。所以,看到這些人們是相當難過的。我的家庭也是來自一個不起眼的背景。

我總是把自己放在他們的角度上,如此可以清楚地關照。如果我的父親去世的早,我的母親會受苦;如果他們不給我母親任何幫助,那麼我的日子就會很悲慘。所以,我們總是盡力去做到最好。不過,我還是遇到發生死亡、發生疾病這樣的悲劇。但是,我們必須去面對。常常當他們來到我這裡時候,幾乎已經是沒有退路了。如果我解決不了,然後呢?所以,這些問題仍然存在。而且你知道有很多人透過臉書(Facebook)給我訊息,我希望我可以及時地回應所有人的訊息。因此,教育方面還有很多必須改善的事情,我無法就此滿足而停下。

4)就藏人婦女而言,藏人行政中央採取什麼方式來幫助婦女取得進步?

在西藏,我們的社會是一個父權社會。存在歧視,不容否認。進入流亡的初期,我們還是一個重男輕女的父權社會。但是,隨著時間的演變,變得越來越好。以中等學校為例,女孩比男孩多,從12年級畢業的女孩比男孩多。通過會考的合格率,女孩子也表現優異,上大學的女孩人數也較多。尤其是畢業人數,我認為比例高達45%-55%。較多女孩獲得獎學金,比例上更高。工作人員新入職條件 - 有更多的或同等數量的女性加入藏人行政中央的行列。但不幸的是,基於升遷,論資歷,只有極少數的女性。他們必須工作更長的時間。

在噶廈,我任命了兩名婦女長官。並不是因為她們是女人,而是他們的能力。他們掌管藏人行政中央兩個最大部門:外交與新聞部,掌控最大的資金募集和最多的工作人員;以及內政部,主管所有的藏人定居點。因此,我們正在做最大的努力。現在,也有母嬰照護計畫。之前,是45天的產假,現在可以擁有三個月的時間。另外,課後輔導之類的計劃,我們做了一些改進。今天,在男女平權的觀念之下,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藏人行政中央。

5)衛生福利方面?

當然,從每個人出生開始,將得到一定數額的金額,牛奶之類的補助。母嬰照護計畫是該部門的重要組成部分。

6)您在西藏司政的就職宣誓中,提出以「創新、團結、自強」為願景。您看到什麼是這個社會的實際問題,以及顯著的成就?

作為西藏司政,我為大家打開我的大門。自由西藏學聯、國家民主黨、婦女會,他們也把自己的團體帶到這裡來。如果他們要帶學生來,我欣然的答應。當我說團結,我不做我和他們之間有什麼意識形態上的區分,所以我們就可以經歷很好的辯論。大門是開放給每一個人的。我不認為任何人會說是因為意識形態的不同,所以見不到西藏司政。

創新;我們已向位在世界各地的藏人青年擴展機會,包括在印度,有專業的人來到藏人行政中央工作 3-6個月到一年的時間。我們提供完善的津貼。之後,回到各地成為更好的外交大使。當然教育是我們的第一首要任務,於是我們增加了獎學金。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我們最大的貢獻。青年是我們未來的領導人,他們應該得到良好的教育。 難民證提高到5年期限,讓大家的生活可以不必那麼的緊繃。

之前,他們必須每年到派出所重新登記。現在,甚至對於就讀大學的孩子,也非常方便。目前是5年一簽,他們可以去上大學3年,然後取得碩士學位,再回來登記。我們已經取得了方便。現在,我們也推出了創業計劃,所以我們提供培訓、預備訓練、創業貸款等。開放的對象主要是年輕人,因此,提供了包括電腦等很多的技能培訓。事實上,我們有一項計畫,如果你參與,我們會提供資料的更新,技能和資金,讓你自行創業。關於失業青年,我們也提供技能培訓。

然後是自力更生。一旦獲得了高中學歷,取得工作之後,便可以自力更生。並且如果拿到了更好的專業學位,將可成為一名更好的領導者。在我們的基礎上,教育是第一位的。接著,我們推出了這個大創業計劃。所以,現在我們要幫助那些想要做生意的人們。當我們說自力更生,根本不僅意味著職業生涯,也是價值。在文化上,我們必須自我依賴,在現實上,我們也必須自我依賴,在政治上,我們必須自我依賴,在社會上,我們更加必須自我依賴。因此,我們如何接觸到我們的鄰居,印度當地社區,當地村莊,結交朋友,這也就是我們藏人生活所接觸的各個方面。

7)在這四年裡,藏中對話取得什麼進展?達賴喇嘛尊者返藏的可能性?

與中國對話的可能性,在2011年美國總統歐巴馬與達賴喇嘛會晤,白宮發佈新聞聲明表達他們對「中間道路」的推崇與支持後達到最頂峰。而最近,歐洲理事會主席圖克斯在新聞記者會上要求中國總理李克強,透過對話、解決西藏問題。

歐盟外長去訪中國,也告訴他們同樣的要求。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中間道路」透過對話解決問題的高支持度。至於尊者返藏,如果回頭看看在1987年、1989年西藏境內的抗議活動,訴求的口號一直都是我們希望看到尊者返藏。

迄今超過142名藏人自焚發出同樣的訴求,而這也是所有西藏人民的共同願望。所以,我提出了同樣的願望。尊者返藏是我們一致和主要的目標。如果你不說出來,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麼你就不堪為領袖。必須堅持我們的心願,之前我這麼說,現在也這麼說,當然我會繼續這樣說。而尊者返藏應該是我們的最終目標。

至於對話,很多情況不斷地發生,之前是與特使對話,現在是沒有特使的對話。因此,所有的情況都尚待努力。該不該分享對話,這是非常微妙和敏感的;我不認為我們有任何缺乏努力的部份。只要尊者在,努力就在。所以現在並不是缺乏努力。

洛桑森格,2011年應選成為西藏的第一位民選司政。洛桑森格的支持者在最近發表在司政領導下的「十大傑出成就」。所有的支持者央請全球的西藏人民,重新選擇傑出的領導者、傑出的學者洛桑森格,繼續為藏人服務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