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14

西藏議員格桑堅參剖析中共西藏白皮書 (第一部)


  

【西藏之聲2015年9月12日報導】1949年中共武力入侵西藏,1951年強迫藏人簽署《十七條協議》,隨後撕毀這一協議,全面佔領西藏,開展所謂的「改革」。從1992年開始至今中共共發布了12部所謂「西藏白皮書」,美化其對西藏的入侵與統治。在這期訪談節目中,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本台特約評論員格桑堅參剖析了這十二部所謂西藏問題白皮書的背景和中共對西藏政策的演變。

西藏之聲:從1992年至今,中共政府共發布了12部所謂的「西藏問題白皮書」,那麼什麼是「白皮書」?我們應該怎樣理解這個數字概念,算多還是少?從整體上講,這些白皮書主要內容是什麼?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中共1949年入侵西藏,1951年通過《十七條協議》全面佔領西藏到,1959年整個西藏爆發抗議中共的活動,一直到1979年中共對西藏都是威權統治的時代。到80年代開始對藏政策有了一些反思,但是從90年代開始對西藏的政策又進入了一個非常左的強硬的趨勢。因此從1992年開始,中共對西藏的統治進入了所謂的「白皮書」時代。什麼叫白皮書?白皮書從字面理解是一個國家或政府的正式公文,對某一事物或者某一特定事件的全面的、政府政策性的一種表述方式。這樣的一些白皮書現在已經成為國際上比較公認的正式的官方文件。我們都知道,從1992年到2015年20多年的時間裡,在有關西藏議題方面中共一共發布了12部白皮書。從這些裡面我們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平均每隔2年需要發布一部西藏問題白皮書。而這些白皮書其實是中共採用一種數字,事列表述的方式來辯護,它對西藏統治的合法性。

那麼針對西藏議題,中共為什麼需要這樣頻頻發布《白皮書》呢?我們都知道1992年中共第一次發布《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這部白皮書的時候,曾經講過這樣一段話:「西藏曾經是非常神秘的地區,這個神秘的面紗現在慢慢的揭開了。但是世界上有很多的人不了解西藏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世界有很多人對西藏還是有很多的誤解、猜忌」。中共認為需要用出版一些白皮書的方式,來辯護中共在西藏的統治,以及西藏的歷史地位。因此從1992年開始發佈白皮書到現在,中共一共發布的12部白皮書。第一部白皮書是綜合性的白皮書,其中談到了西藏的歷史,所謂中央對西藏的統治的合法性,包括了西藏的環境和語言、宗教信仰及人權保護。這以後發布的11部白皮書,都是一些單行的白皮書,當然我們會在以後的每部白皮書裡面都會有各方面的剖析。

西藏之聲:中共當局是從1949開始入侵西藏,但是到了1992年才開始發布所謂的白皮書,那麼期間的中共治藏政策是什麼樣的?以及期間西藏境內的人權狀況是怎樣?

格桑堅參:中共對西藏的統治我是分這麼幾個階段,第一個是從1949年大概到1956年中間,這一中間應該是中共入侵西藏的階段。當然到1959年中間曾經有個西藏政府和中共力求合作的一個階段。1959年到1979年之間,完全是一種對整個西藏語言文化和民族特性進行大肆破壞,包括文化大革命這樣一個黑暗的時代,完全是一種威權的統治時代。

1979年至1989年之間,中共對西藏有了較緩和的政策跡象,但是從90年代開始整個對藏政策發生轉變。這裡面我們都知道,中共從1949年開始入侵西藏,1951年簽訂《十七條協議》,通過這一協議的保護下,中共軍隊進入西藏,佔領西藏的各要道、各重鎮以後,1954年川藏公路通車,1955年青藏公路通車,這樣中共對西藏物資運輸渠道、後備供給問題解決後,《十七條協議》反而成為了中共全面統治整個西藏的最大絆腳石。

因此中共開始撕毀這一協議的一些內容,開始對西藏實行所謂的「民主改革」。1956年首先是從西藏的安多、康巴地區開始實行民主改革,當地藏人對中共這種做法非常反感,開始有人起來反抗中共的統治。這一活動慢慢演變到整個西藏,導致了1959年整個西藏爆發抗議活動,1959年的3月10日西藏抗暴紀念日大家都知道。西藏的合法政府,以及西藏的政治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被迫流亡到印度,在印度成立西藏流亡政府。1959年開始中共通過對西藏的「平叛」戰爭,到1965年成立所謂「西藏自治區」,到八十年代初期,期間120多萬藏人非正常死亡,很多人在監獄裡受折磨酷刑而死亡。因此,中共對西藏完全是一種種族滅絕性的威權統治階段。

1979年開始中國國內政策稍微有了緩和以後,1980年開始中共中央對西藏的政策有了一些反思,開始召開中央有關西藏工作的座談會。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直接到西藏考察,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和個人也獲得機會前往西藏。1979年到1989年西藏曾經有過一段比較寬鬆的階段, 這階段裡面西藏的很多寺院得到恢復建設,在很多學校裡面也得以開設一些藏語文課,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法也搬上了各機關單位的議事日程裡。但是隨著國際社會對西藏的認知的提高,西藏境內藏人對自己處境的認知的加深,及自身所處的狀況又有了更高的認識,特別是尊者達賴喇嘛提出的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道路沒有得到中共的正面回應以後,以拉薩為主的很多西藏地方,連續爆發了民眾的和平抗議活動,這又導致了1989年中共對西藏整整一年的軍事戒嚴活動。從這些裡面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西藏實施的政策過程是,從入侵到西藏政府和中共合作的階段,到後來合作失敗以後西藏政府被迫流亡,中共對西藏進行威權統治時代,後來又經過撥亂反正有個較寬鬆的時段,最後又向左強硬的方向轉,我認為經過了這麼一個反復性的階段。

西藏之聲:中共在92年9月發布了首部白皮書《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從字面可以解讀,中共是在其中強調了對西藏的主權,那麼中共宣誓對西藏主權的依據是什麼?您是否認同這種說法?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1992年中共發布第一部白皮書,當局認為世界很多國家、很多人都不了解西藏的真相、西藏的歷史地位和西藏的現狀,需要用白皮書的方式去解釋。中共所謂對西藏主權的闡述,都是從唐、元、明、清到中華民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中共引用了年代。這裡面在唐朝的時候,引用了所謂的文成公主嫁到西藏、吐蕃王朝與唐朝之間成為一個國家打下的基礎。這中間的宋朝,360多年的王朝,南宋和北宋年代,中國跟西藏的關係隻字不提,因為沒有任何的關係。中共講的是元朝時期西藏怎麼成為元朝的版圖。

我們都知道元朝是一個外來民族、蒙古族入侵中國,中國成為亡國奴的朝代。中共將這麼一個其他民族、國家入侵中國建立的王朝,對西藏的一些影響,加到你所謂的中國中央政府對西藏的主權。那麼現在的外蒙古還是個獨立的國家,外蒙古是否可以宣稱對西藏的主權? 或者說可以宣稱中國是蒙古國的一部分?這些都是問題。

中共宣稱明朝延續了元朝在西藏的統治,我們都知道明朝其實是真正漢民族建立的國家,它不具備對外擴張的魄力和實力,只能加固長城。因此在明朝時代,明朝皇帝跟西藏的一些宗教領袖之間,發生了一些宗教上的聯繫,中共將這些宗教聯繫解釋為所謂的「主權關係」。當然西藏自己也有一套對歷史的解釋,而世界上很多人都知道明朝與西藏根本沒有政治方面的聯繫。主要是滿清與西藏之間的聯繫,滿清入主中原是公元1644年,在這之前的公元1642年,西藏已經建立了由五世達賴喇嘛領導的三區統一的「甘丹頗章」西藏政權。滿清與西藏甘丹頗章政權最高領袖達賴喇嘛之間發生的關係、供施關係,以及滿清曾經對西藏有過軍事上的援助,幫助西藏政府制定過《十三條章程》或《二十九條章程》,中共將這樣一些文件歸類為所謂滿清對西藏合法統治的證據。我們都知道滿清與西藏宗教間的供施關係,也就是施主對上師的保護,這樣一種關係,被中共強加到一個所謂的主權從屬關係,這根本沒有歷史依據。而西藏與滿清間的歷史關係,在由西藏流亡政府編輯的《西藏與滿清關係史》裡有詳細的闡述,這裡不用贅述。

最大的問題是中華民國,從1912年到1949年之間,西藏政府驅除西藏境內為數不多的滿人與華人,中華民國又處於從初建到內戰、中共的崛起、日本的入侵、到最後全面爆發國共內戰,根本無暇顧及與遙遠的西藏發任何關係,西藏完全處於獨立的時代是世所公認的。中共引用一些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坐床與去世,所謂怎樣取得中共中央政府的批准等等,中共將曾被歷史學家否定的這些虛構歷史再次強加到白皮書裡,宣稱西藏從古屬於中國的所謂主權關係。

西藏之聲: 1998年中共發布了第二部西藏白皮書《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這部比起上一部白皮書,在內容上有哪些改變,我們是否能夠從中看到中共對藏政策的改變?

格桑堅參:需要發布這部白皮書的背景是,西藏的歷史地位在國際上受到議論,中共用編造西藏歷史的辦法來進行辯解。當中共在西藏踐踏藏人人權而招致國際社會批評時,他又用發佈人權白皮書的方式,來辯解西藏的人權在中共的統治下獲得了怎樣保護等等。中共在其中講到,以前西藏的社會是怎樣的黑暗和殘暴、殘酷,現在中共進來後西藏發展如何的好、西藏的人權事業發展的多麼好。在1998年左右,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提出了很多的批評,中共用發布《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白皮書進行辯解,在這裡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從中共根本不承認人權到需要用發布白皮書的形式,為西藏的人權進行辯護,我認為至少是一個好的發展。但是中共在講到西藏人權事業新進展的時候,採用的數據,引用的這些事例往往是相互矛盾的。第一點,中共在講到西藏人權事業新進展,就要評價中國入侵以前的舊社會,中共引用數據稱,5%的封建農奴主佔有西藏95%的土地,95%的農奴生活毫無保障;第二點,對西藏文化的評級,對民眾的剝削程度,宗教的至酷等等說得一無是處。如果西藏自古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些不好的部分也應該是中國所造成的,而不應該歸咎到西藏。

因此當中共講到主權問題時稱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但是講到中共入侵西藏前的所謂黑暗面,就全部歸罪於西藏政府,這是毫不負責任的闡述方式;第三點,中共講到的人權都是些生存權,例如之前西藏的糧食產量多高,一個人擁有的平均糧食是多少,肉多少。中共創造了一個數字說,1959年之前西藏的平均壽命是36歲,現在提高到65歲等。其中中共也提到了信仰自由,但是人權是一個普世價值,最主要包括一個人的尊嚴,一個民族的語言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中國能夠都沒有提到這些,全篇都在重述國家對西藏投資了多少錢, 西藏經濟發展和人口發展多快,通過這樣的一些數字需要合法化中共對西藏的入侵。因此,從這部白皮書裡面我們並不能說,中共對西藏的政策有了什麼好的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中共用發布這樣一部白皮書來維護它在西藏踐踏人權的行為進行辯護,而這些辯護非常的乏力,它的這些數字並不能說明西藏人權事業真正有了進展。

西藏之聲:保護西藏傳統文化、拒絕中共同化,是藏人們的訴求之一,而中共第三部白皮書書名恰恰是《西藏文化的發展》,當局發布這部白皮書的的背景是什麼?中共所謂保護、發展西藏文化與藏人的這一訴求之間有什麼不同?

格桑堅參:中共對西藏文化的破壞,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感和批評。國際社會對它的一些批評,或有理有據的一些批判,中共會將這些歸罪於所謂「國際敵對勢力」對中國的破壞,或對中國不友好的說辭。中共不會想辦法去改變,造成惡劣影響的原因,相反會採用發佈白皮的方式來辯解,講述所謂西藏文化的發展是如何的好。講到西藏的文化發展,我們都知道中共入侵西藏,西藏的六千多座寺院被毀壞,並不需要等到文化大革命。從1956年的民主改革開始西藏的很多寺院遭到破壞,西藏所有寺院裡面的珍貴的文物被焚燒,所有的金屬文物被運往內地,可以說中共對西藏文化的這種破壞,已經超過西藏歷史上朗達瑪滅佛的時代(吐蕃王朝末代贊普) ,這麼大的破壞程度隻字未提。

最後中共在《西藏文化的發展》白皮書裡面講到,舊西藏沒有一個像樣的學校,西藏的文盲率達到95%,而中共統治下的西藏小學入學率是多高,建造了多少小學和中學,開辦了多少個內地西藏班。我麼都知道西藏六千多多座寺院,在當時的情況下各個寺院就是西藏的學校,寺院裡面不僅僅是學習佛法,開設的課程有十明學、大小五明,包括了醫方明、工巧明、聲明與因明等。中國的有些歷史裡面講西藏的僧人曾經達到四十多萬,而這些人都受過教育,你總不能說不認識一兩個漢字就是文盲吧!

在《西藏文化的發展》白皮書中重點引用了80年代以後成立藏學研究中心,也開辦了一些藏文報刊和電台,我們承認這些都是事實。但是當局並不是為保護西藏文化才開辦這些,成立所謂的藏學研究中心,也不過是為了中共統治西藏尋找合理性、有效性。同樣,開辦報刊和電台也不過是為了宣傳對西藏的政策。另一方面,中共收集、整理了一些像格薩爾王的研究,西藏的戲劇與詩歌方面的, 這些不應該僅僅停留在搶救的層面上,應該應用到各個學校裡面,去學習和使用。說到學習和使用西藏文化,中共就會講制定了多少法律,投資了多少億錢來恢復和修建寺院。我們反過來問,你說投入大量錢來維修布達拉宮和大昭寺,以前還不是你毀掉的,這些損失應該怎麼算?還有現在所謂搞旅遊開發,布達拉宮和大昭寺等賣出的門票每年收入這麼多,這些錢被誰拿走了,這些數字又不公開。因此,中共通過所謂數字闡述方式來說明西藏的文化得到發展,是沒多少說服力的。

西藏之聲: 2001年中共發布了第四部西藏白皮書《西藏現代化發展》,宣稱如何帶給了西藏現代化、如何提高了西藏的經濟、建設等等,隻字未提他們對西藏文化與生態環境的破壞。這一白皮書的政治目的,應該怎樣解讀?

格桑堅參:每一個殖民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這不是中共所獨創的,殖民者、入侵者為了對入侵進行美化,都將原住民說的如何的野蠻、落後。謊稱他們進行來後如何給這個民族帶來現代化等等,以此來炫耀入侵的合法性,這是所有殖民者的共同點。中共在《西藏現代化發展》白皮書裡,也是跟前面的《西藏文化的發展》一樣,引用了很多數字,而這些數字裡面,我們處在當時世界歷史環境下比較,比如當時在中國也沒有這麼多的水電站和現代化的工廠,相反的中共再怎麼抹黑西藏的傳統,西藏畢竟是以佛教的慈悲為懷治理的國家。在這個國家裡面每個人對生命的重視,對其他人的博愛和施捨,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飢荒的事件。曾在中共政府機關里面任職的,已故十世班禪喇嘛和阿沛阿旺晉美都曾講過,中共入侵西藏的1959年至60年代,西藏發生了大量的飢荒事件,導致一百多萬藏人死亡,這些都是事實。 再講,中共說西藏的現代化是世界趨勢,但是世界上有很多的國家,在朝著所謂現代化發展的同時,可以完全的保護這個國家的、這個民族與地區的,非常優秀的傳統語言文化。恰恰是西藏人視為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語言文化、宗教信仰自由,特別是西藏的風俗習慣,在中共所謂的這些現代化發展當中,進行削弱和破壞。而中共搞這麼多的建設,最終的目的是消滅西藏民族,這個民族還會不會感恩你?這是最大的問題。

我們不否認現在西藏有了公路和航空、鐵路等發展,但是這些發展是為誰的利益而建?這麼多的移民和旅遊者,隨著中共所謂西藏現代化建設的同時,移民到西藏,本來就瀕危的西藏民族的生存情況,遭到多大破壞,有多大的危機,都是每個藏人的危機。因此,西藏的現代化發展,中共搞得再好,如果不能保護和保存生活在這個地方民族的優良的傳統文化和語言文字,當地原住民就存在被消亡的命運,這是非常危險的。

西藏之聲:您在上面介紹了,以前藏人在寺院裡受教育的情況,那麼藏傳佛教寺院也有男眾和女眾之分,這是否說明中共所謂的舊社會裡,男女平等,女性受教育程度的程度反而更高?

格桑堅參:對,談到教育,必須要看到所謂現代教育方式和傳統的寺院的教育方式。在寺院教育方式裡面,整個僧團裡面男眾僧團和尼眾僧團,西藏的僧尼眾也是一個龐大的團體,其中也出現了很多優秀的文學造詣非常高的學者。西藏的藏醫學院和曆算學院也有很多女性在其中學習,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中國也是學習詩歌和散文之類,沒人學習什麼現代化機械化。而在西藏出現的這些學者所著的作品,出現過個人著作超過世界各國總和的情況,這麼多的僧眾學成後,也有還俗的,而他們還俗後成為在一個地方文化水平較高的人,受當地藏人的尊重。

另一方面,中共在講到西藏以前的製度時,因為他們對西藏土地制度的不了解,宣稱西藏的農務者根本沒有人身自由,他們可以被隨便買賣,這是一個很大的歪曲。西藏的土地歸政府所有,任何在西藏政府裡面任職上班的公務員,不管你是貴族,政府都是以土地封給你的方式,讓你成為一個有莊園的領主。這些農民是自由農民,因為你沒有土地,不用交任何的稅,而土地越多的人上交政府的土地稅更多。這種土地稅並不是以貨幣的方式上交,而是以差役方式交。中共加了一個差役,他們講以前的西藏差役是,比如你要去參軍,還要分擔一些差稅,必須要有人去。

但是農民到有土地的地方去打工,你可以到這個領主家打工,也可以換到另一個領主家打工,這都是自由民,我們叫差民,這是西藏最龐大的民族。因此,中共在理出西藏的舊制度,寺院這些怎麼放高利貸,讓一個人去挖其他人的眼睛,完全是無稽之談。西藏是世界上最早廢除死刑的國家,乃至判了叛國罪,也只是被挖去眼睛,後來這樣的刑律也被廢除了,比西藏的憲法更嚴厲的、更嚴峻的在中國有多少,是眾所周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