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08

中國再發表一份《西藏白皮書》 自喻史上最輝煌抨擊達賴喇嘛


  

中國政府在西藏自治區成立50周年之際,于周日又發表一份《西藏白皮書》,指現時的西藏是史上最輝煌的時期,並批評達賴喇嘛鼓吹西藏獨立自治。

今年是西藏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中國國務院周日發表《西藏白皮書》,當中提到現時的西藏是史上最輝煌的時期,去年的生產總值超過920億元人民幣,五十年來增長281倍。各種宗教、各個教派都平等地得到尊重和保護,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得到有效保障,社會和諧安寧,認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成功實踐。

白皮書還批評達賴喇嘛「藏獨」的分裂行徑,鼓吹「中間道路」,大肆兜售「大藏區高度自治」違背憲法和國家制度,「遭到包括西藏各族人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堅決反對。」

對此,總部在挪威的「西藏之聲」電臺的丹增潘多周日接受本台採訪時稱:「他們對西藏問題從到現在都是一種謊言,藏人真正在想什麼他們根本不考慮這一點,現在達賴喇嘛在國際的影響力越來越大。9月2日是西藏民主日,反而是西藏人被奴役的紀念。西藏的學生、幹部是很無奈的狀態,很少有自己的選擇,(處於被)控制的狀態很壓抑。藏人一直在準備中間道路,爭取在中國憲法的框架內民族自治,每個藏人的意願就是過自己的生活,但是西藏的資源,中國的發展依賴這些的開發,毀壞了西藏的自然環境。」

西藏自治區黨委統戰部部務會成員羅布頓珠在白皮書發佈會上還表示,達賴喇嘛所選的「班禪」非法無效,他本人正在接受教育,正常地生活、健康成長,不希望受到任何的干擾。

對此,丹增潘多表示:「到現在都沒弄清楚真正的十一世班禪在哪裡,根本不清楚他受什麼樣的教育,我們很擔心被管控的仁波切的遭遇,要中共公佈他的下落。」

對於白皮書的發佈,臺灣中央社引述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張登及表示,這是北京當局拉高姿態,不代表關起談判大門。

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接受本台採訪時則持不同看法:「中共重啟和達賴喇嘛與和藏代表以和談的方式解決西藏問題的希望越來越小,越來越渺茫,第二點,中國採用的是一種對國際社會的呼籲、批評也好,國際社會對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的支援,都採取一種一概不理的態度,而在西藏境內,又對很多政策進行微調,比如依法治藏、凝聚人心,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怎麼爭取人心?現在一味打壓達賴喇嘛,一味地否定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一味講經濟發展,而不去考慮民眾對自己的民族特性,特別對自己的宗教語言文化的保護,那麼你能不能得到民心,也是一個問題。」

格桑堅參還表示,中國對西藏的統治進入了「白皮書時代」,西藏人要求遵循中國憲法實行名符其實的區域自治而已,而中國政府對藏人採取的極端措施,只會起到反面效果。

格桑堅參:「中共今天發的白皮書應該是第十二部白皮書,那麼加上整體所謂的中國民族問題,包括民族區域人權、環境,涉及西藏的三部,應該加起來是十五部白皮書。中國對西藏的統治現在進入了一個白皮書的時代。中國對在西藏發生的任何事情,國際上對他的批評,他不會做一些調研和改變,反而是用一種白皮書的形式,引用很多資料、數位,創作一些特殊詞彙,來辯解中共對西藏的統治的合法性,藏人行政中央在批駁中共的白皮書的時候曾經提出過,歷史上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中間道路是解決西藏問題的最佳途徑,那麼中共失去了入侵和統治西藏的合法性,所以採用所謂的經濟發展,所謂的宗教間的和諧,來強調對西藏統治的合法性,但這種說辭,能不能對一般藏人和國際社會接受,那是另外一件事。」(特約記者:忻霖/責編: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