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9-08

歷史不是站在中國這邊的;藏人行政中央: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9月7日達蘭薩拉報導』由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在外交和新聞部秘書長索南諾布達波與扎西平措,以及西藏政策研究中心董事長圖登桑培的陪同下,發佈這份針對中共西藏白皮書的回應。這份21頁回應的標題:「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中間道路仍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藏人行政中央(CTA)9月1日週二向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五十週年的中國發出強烈信息。西藏司政洛桑森格表示,藏人行政中央的回應,還是認為有一種方法可以解決西藏問題。

在中共白皮書中,中國政府對西藏歷史做了許多編造曲解。 2004年中共的西藏白皮書宣稱,「早在13世紀,西藏即成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民國時期的學者斷言,西藏在清朝時期(西元1644 -1911)成為中國的附庸國。現在,其最新的白皮書中,中國再次轉向,宣稱: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根據西藏歷史典籍,西藏第一位國王的治理始於西元前127年,但直到西元七世紀,在西藏國王松贊干布成功的經略,西藏才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與強大的帝國。隨着他的治理西藏,展開一個持續三世紀之久的政治、軍事霸權和擴張領土的時代。尼泊爾國王和中國皇帝皆向松贊干布獻出自己的公主。西藏國王赤松德贊(西元755-797)藉由征服中國的部分地區,進而擴大了西藏的版圖。西元763年,攻陷唐朝的首都長安,迫使中國不得不每年向西藏納貢。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NPC)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已故的阿沛.阿旺晉美,1989年在一次中共人大會議上演講,他說,「一些歷史學家聲稱,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有些人則認為從松贊干布與唐朝文成公主聯姻開始,西藏就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我始終都不同意這兩種觀點,所謂『自古以來』是一個難於確定的概念,究竟從何時開始並不清楚。至於松贊干布迎娶唐朝文成公主後西藏成為中國一部分的說法,大家都知道,在此之前,松贊干布已經迎娶了尼泊爾的公主,按照這種說法,西藏應該是尼泊爾的一部分。我們又如何解釋呢?」

元朝是蒙古人建立的帝國,它的統治者成吉思汗及其繼任者征服了歐洲和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廣袤的土地。 1279年,蒙古在征服了以中國南方為基地的南宋以後,整個中國就被蒙古人完全征服。今天,中國宣稱元朝是中國的王朝,並據此宣稱所有蒙古征服的土地、或至少蒙古帝國的東半部因此是屬於中國的領土。

成吉思汗的孫子闊端於1240年率軍侵入西藏,並邀請薩迦派高僧薩迦班智達貢噶堅參(西元1182-1251),由此開始了西藏與蒙古間持久延續的聯結,同時也建立了特殊的供施關係。忽必烈在闊端去世後皈依藏傳佛教,並奉薩迦班智達的侄子八思巴為帝師,基於蒙藏間的供施關係而尊奉佛教為帝國的國教,奉八思巴為蒙古帝國至高無上的宗教領袖。作為對八思巴給忽必烈和皇室成員灌頂施教的供養,忽必烈於1254年將西藏的統治權和一系列名號奉獻給八思巴。藏蒙間的這種供施關係,甚至在元朝衰敗後仍持續存在。

西元1240年,蒙古軍隊入侵西藏。而蒙古人侵犯中國宋朝是1279年,也就是說,蒙古入侵中國的39年前就已經侵入了西藏;這可戳破中國宣稱的基於蒙古和西藏喇嘛之間的供施關係,中國對西藏擁有主權的說法。

1792年,尼泊爾的廓爾喀人入侵西藏,達賴喇嘛請求滿清皇帝的幫助。清乾隆皇帝派遣一支龐大軍隊,不僅幫助西藏趕走了廓爾喀人,並以調停者的身分介入引導西藏和尼泊爾之間協定和平條約。由於這是西藏政府第四次請求皇帝出兵,因此,滿清皇帝提出一份「章程」建議,這份「章程」是基於皇帝對西藏的保護作用而提出的,並不是統治者對臣民的指令。

西藏政府與其他國家簽署了多項雙邊條約,其中包括1913年與蒙古、1914年與英國簽署的《西姆拉條約》等。由此證明了西藏的獨立地位。毛澤東本人說,「這是我們對外國的唯一欠債。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償還那些不得不從藏民身上取走的糧食。」

藏人行政中央成功地藉由歷史反駁與破斥中共關於自古西藏即是中國一部份一說。藏人行政中央也說明了中國共產黨近期侵犯西藏的歷史是,公然企圖篡改歷史,從字面上掩蓋真相,企圖合法化他們持續佔領的西藏,而實際上,歷史上並不是站在他們那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