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8-26

席海明談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和普世關懷


  

最近幾年,民族問題越來越多地引起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的關注。著名蒙古族維權人士席海明先生在第二屆中國之路研討會上談了民主與民族問題的關係,以及在這個問題上他對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理解。

最近幾年,由於不斷地有藏族人士為了抗議中共政府的西藏政策而採取了自焚的形式,在維吾爾族地區更不斷有不同形式的暴力鎮壓及暴力反抗事件發生,因此中國的民族問題越來越引起歐洲和國際社會的關注。上周在荷蘭海牙舉行的「第二屆中國之路研討會」上,著名蒙古族維權領袖,歐洲蒙維藏漢協談會主席席海明先生特別就民族問題和中國民主化的關係做了報告。在報告中,他著重介紹了他在達賴喇嘛的影響下,流亡德國後的思想變化。為此,在報告後,記者採訪了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首先介紹了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對他的影響。對此,他說,「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最早是在一九八七年的斯特拉斯堡會議上提出了五條和平建議,在這個基礎上後來行成了他的中間道路的方針和路線。當時我是堅持獨立主張,最初我沒有接受中間路線,後來經過觀察和思考。此外我來到德國也已經二十多年了,對普世價值、人權為最高原則的瞭解和思考,還有在東歐解體後,尤其是對於南斯拉夫發生的種族仇恨和衝突的觀察和思考,使我我逐漸接受了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和思想。」

對於達賴喇嘛對於他個人及蒙古族生存問題的關心,席海明先生特別介紹說,「而且達賴喇嘛對我個人也非常關注和關心。此外他也對我們蒙古族的命運非常非常關心。他不止一次地對我說,蒙古和西藏是一個母親的兩個孩子。而由於宗教的原因,我們蒙古人也相信藏傳佛教,所以更拉近了我們的距離。另外我對他還有一種非常親切的親情關係。他跟你討論問題,關心你的一切。」

關於他理解的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席海明先生介紹說,「我覺得中間道路,後來理解了後,更仔細地想了一下,一個他是站在地球村的高度上,以佛教的博大胸懷,高瞻遠矚,對人類的未來提出的。因為在地球上我們都在一起生活,有著一種互相依存的關係。別說是人類之間,包括自然界、動物和生物、植物之間都有一種生態鏈。所以過去那種你死我活的鬥爭方式,或者說哲學,已經不適合我們今天和未來的世界,所以必須要尋求一種共存的方式。」

席海明先生說,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關懷超越藏族,涵蓋漢族以及國際社會的和平。對此,他說,「中間道路不是對於侵略者讓步,而是對人類的共同關懷。對他來說慈悲每個漢人的生命和他們的存在和藏族人民的生存一樣是重要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覺得中間道路避免了一種藏漢之間的直接的公開衝突,也就是說這是一條和平的理性的路線。我覺得,在這條路線走下去,人類歷史不斷地在發展,最後會走向一條光明的路。互相征戰,你死我活地鬥下去,最後對雙方的民眾都是悲劇。」

為此,席海明先生最後強調說,民族問題涉及的肯定不只是本民族,所以一定要在堅持自己民族的權利的基礎上,努力化對立為理解,化獨立為融洽,化干戈為和平。(特約記者:天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