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8-03

已故西藏高僧的表兄弟:『仁波切一直致力結合藏人藝術、文化與生活』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7月31日達蘭薩拉報導』7月12日,備受敬重的西藏高侶和知名政治犯祖古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中國監獄死亡。《國際西藏郵報》記者訪談仁波切的表兄弟、南印哲蚌果芒寺的尼瑪格西,央請他針對此案,說說其對家人和藏人社會的影響。

1. 您能否詳細說明祖古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於西藏運動的意義和作用?
格西回答:祖古活佛丹增德勒仁波切備受世界各地推崇。這麼多年來,西藏文化和宗教習俗遭遇中國政府的嚴格限制。然而,仁波切致力於幫助認同和保護本土的藏人文化。藉由為藏人提供受教育的機會,努力提升牧民社區、窮人和孤兒的生活水平。也在西藏理塘縣附近建立了9座藏傳佛教寺院。同時,努力保護西藏環境與藏人聚集地。嚴厲譴責狩獵、以及對動物造成任何傷害的行為。仁波切窮其一生為結合藏人藝術、文化和生活努力不懈。

2. 過去的13年期間,自從丹增德勒仁波切遭中共當局強行監禁;儘管,仁波切不停地證明自己的清白,但中國當局並沒有多加理會。他家人所歷經的掙扎?
格西回答:自從仁波切遭到中國政府的誣陷,家裡承受了一長段的悲慘時間。過去的13年期間,不允許家人頻繁探視;這麼長的時間裡,也僅只被允許探視了幾次。儘管一再地呼籲和要求,中國當局並沒有放寬限制。上一次他們成功地探視仁波切,是在2013年,當時仁波切已經非常虛弱,健康狀況很不好。根據仁波切的狀況,他們也試圖申請保外就醫。但是,他們的請求從來沒有得到回應。事實上,他們也試圖安排自己的律師,捍衛仁波切的清白。當然,請求再次此遭到中共的不予考慮。此外,整個家庭一直受到中共警方的監視,所有的行動都遭到近距離的關注。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挫折。

3. 一直都有關於被監禁在牢裡、65歲西藏高僧健康欠佳的報告。儘管一再請求,中國堅拒讓步。最後,中共當局說,仁波切有心臟病。您認為什麼事情早些進行,可以挽救他的生命?
格西回答:上一次仁波切的妹妹見到他,是在2013年。在最後一次面會後,確定了仁波切患有嚴重的心臟疾病。儘管家人央求,但申請保外就醫遭到拒絕。我個人認為,中共警方欺騙了我們。我們曾被告知,仁波切表示獄方的設備齊全,並且照顧良好。但在現實中,他住在一個像是地牢的地方,非常窄小,令人窒息。在這種毫無照顧可言的情況下,仁波切的病情進一步惡化。

4. 據報導指出,仁波切在中共監獄死亡的兩個星期後,對其死因仍然不清不楚。中國政府也拒絕交還仁波切的遺體,讓他的家人和弟子為他進行最後的佛教儀式。曾有報導說仁波切是被「毒害謀殺」的。對此,您有什麼想法?
格西回答:是的,儘管中共警方一再聲稱仁波切因心臟問題去世,但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這不是仁波切真正的死因。中國當局在7月16日強行火化仁波切遺體,一些出席火化儀式的弟子表示,他們懷疑仁波切的死因。他們告訴我們,仁波切的指甲和嘴唇都是黑的,清楚地表明仁波切有被下毒謀害的嫌疑,顯然不是正常死亡的狀態。另一個疑問是,直到7月12日中共監方宣佈仁波切的死訊,這些日子,中共到底玩弄什麼把戲。事發前10天,仁波切的妹妹和侄女已獲准與他見面。然而,從7月2日到7月12日這10天裡,似乎沒有可以入獄探視的跡象。 7月12日,中共警方突然宣佈,「仁波切死訊」。此外,當他的弟子們到達瀘定橋要將骨灰撒向河水,中共警方強行將仁波切的骨灰搶走,這些行徑,豈不令人懷疑。

5. 甚至您的家人前去要求歸還仁波切的遺體,也遭到中共當局拘留。同樣,悲傷的示威者被毆打受傷。您如何看待中共的迫害?
格西回答:是的,在火化後的次日,仁波切的妹妹和姪女被中國警方拘留。我們至今都沒有關於他們任何的消息。同時,中共警方發動攻擊,開槍鎮壓和平抗議活動。和平抗議藏人手無寸鐵。藏人社會,我們都受到深深的傷害。然而,在現實中,中共攻擊無辜藏人早已成為常態。

6. 西藏政治犯在中國監獄死亡的案例,變得非常普遍。在您看來,應該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格西回答:仁波切的個案顯得高調了許多,甚至在國際媒體上也有討論。我們希望這些討論最終應確保在中國監獄裡數千西藏政治犯,今後不再發生類似的死亡事件。

7. 您認為西藏自由運動應該要擴大嗎?還是您認為應該採取什麼方法和手段來杜絕中共的迫害?
格西回答:解決今天境內外藏人面臨的現行運動的方法,關鍵就是「團結」。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團結起來,帶領政治運動,賦予遭遇數十年苦難的西藏人民應有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