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27

畫家孟煌:我獻給達賴喇嘛的是我取之西藏的畫家必須有的真誠


  

在德國法蘭克福民間舉辦的為達賴喇嘛祝壽的大會上,著名畫家孟煌獻給達賴喇嘛一部由五幅作品組成的題為《對不起》繪畫,並談了一個畫家最重要的是什麼,達賴喇嘛和西藏給了他什麼。

在當今世界各種權力的利劍和絞索編織成的天羅地網中,在充滿物質主義的中國社會中,從九十年代初期開始了自己苦苦追求的畫家孟煌和他的畫,在平庸、媚俗、媚權勾結堆積的藝術沼澤泥潭中獨樹一幟。他扎扎實實地依附在有著深厚歷史的古典筆法的基礎上,以冷峻的黑色,從畫布上向塵世、向未來投射出人和藝術家,對人生、對自然的深厚的感情和愛。

記者獲悉,在七月十三號在德國法蘭克福多個民間團體為達賴喇嘛舉辦的慶祝八十壽辰的大會上,孟煌把一幅特別創作的,題為《對不起》的作品敬獻給了達賴喇嘛,同時做了發言。孟煌的作品與發言引起與會者的震動,也受到達賴喇嘛的高度肯定。

關於這部作品,孟煌說,這幅由五座不同形式的塔組成的作品,靈感取之西藏山水和文化,藉此奉獻給達賴喇嘛與西藏人民。對此,他說,「二十多年前我大學畢業開始獨立創作,面對一張空白的畫布我一片茫然。我逐漸意識到,我對自身和這個世界完全沒有自己個人的看法和判斷,我必須進行自我教育。於是在一九九五年我從北京出發開始漫遊,過黃河,上黃土高原,途徑西安、蘭州,然後來到青海湖、格爾木,翻越昆侖山、唐古喇山,夜晚進入聖城拉薩。一路上我感到最為震撼的就是西藏的風景。」

為此,孟煌先生強調說,沒有被人類玷污的自然,西藏的自然洗淨了他創作的靈魂與手法。「風景和人一樣不僅有它的表情和氣質,而且還能夠顯現出它獨特的歷史。我站在那廣闊的土地上,強烈的陽光下,面對神秘的雪峰,翻卷的雲層,奔騰的河水專心寫生。表面上我在塑造我看到的風景,事實上是西藏的風景在塑造我的心靈,於是我成了一個喜歡描繪風景的畫家。」

對此,孟煌先生說,西藏讓他重新體會到,當你畫畫的時候,你必須有足夠的真誠。「藏族畫家安多強巴巴,第一次在拉薩我便有幸到他家拜訪。他正在畫有關布達拉宮的風景。我問老人家畫了多長時間,他告訴我,畫了三個月還沒有畫完。每次畫之前要洗手、誦經、磕長頭,然後打雙盤開始畫。從此我得到了一個信念,那就是當你畫畫的時候,必須有足夠的真誠,除此之外別無他路!」

為此,孟煌先生強調說,藝術家的作品的價值不是能吃,還是能穿這類物質性的,他的力量和價值就在於:為人及社會,為人類社會的文化思想提供了什麼。「我畫了五座塔,中間的是西藏的塔,旁邊的是漢地的塔。畫的名字叫《對不起》。在這個于我而言意義重大的時刻,這些畫早已經不只是一道風景,我將繼續為藏漢友誼盡我的微薄之力。」(特約記者:天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