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27

牧民定居, 有利於生態?


  

華盛頓—中國政府正在全面推行游牧民定居的計劃,宣稱這是為了保護生態環境並提高牧民收入。但一些專家和相關人士說,這一決策是錯誤的,不僅不利於生態,而且會導致游牧文化消亡。

根據中國國務院2011年發布《關於促進牧區又好又快發展的若干意見》,到今年年底,中國的游牧民要全面實現定居。根據該《意見》的要求,青海省提出,到2013年全面完成該地區11.3萬戶的定居工程建設任務,基本實現牧民有房住及公共服務設施配套;而預計到「十二五」末,西藏游牧民將全部實現定居。

《農民日報》2013年的一篇報導說,青海牧區「天然草場牲畜超載50%以上,致使90%以上的草地出現退化,局部已失去支撐畜牧業發展的基礎。牧業產出率降低,牧民增收速度趨緩。人草畜嚴重失衡,草原涵養水源和保持水土能力減弱……生態安全問題嚴重。 」

中國官方將草原生態持續惡化,歸咎於草畜不平衡,過度放牧所致。這也成了牧民定居的理論依據之一。

面對這樣的理論,許多環保人士和專家都持反對意見。中國資深環保人士趙連石說,這樣的數據很片面,缺乏調研。他認為,草場退化跟全球氣候變化有關係,不能轉嫁到牧民身上。他說:「在牧區裡,不用你管它,牛羊會自行調節的……游牧民族對自然的運用、掌控和駕馭相當完善,相當有智慧。」而牧民定居實際上是用農耕的理念管理牧業,會出現很多問題。

據另一位長期關注環境問題的人士以不透露姓名為條件告訴美國之音,自然放養是游牧民族幾千年來積累的經驗,是遵循自然規律的,不會對生態造成傷害。她說:「自然放養羊群的草場,比圈養羊群的草場長得更加繁茂,因為羊群會遵循自然規律,有選擇的吃草。而這種情況會消耗乾草,從而促進新草生長。」她說,只有圈養的羊群,因為沒有足夠的草吃,才會違背自然規律,啃食嫩草,破壞植被。

趙連石說:「草場必須是流轉的,越不讓他游牧,草場就惡化的更厲害。」游牧會更加合理的利用草原水土資源。

《中國青年報》退休編輯李大同是曾在內蒙古插隊的知青。他說,草原的土地板結、沙漠化早在他們受政府指示圍草場的時候就開始了。據他的觀察,越是定居房的周圍,草場的土地板結越嚴重。「草原的生態絕對是應該游牧,只有游牧才是草原正當的生產方式。」

而流亡海外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阿里木•斯依托夫(Alim Seytoff)說,中國政府讓牧民定居,而將牧場開發做房地產、旅遊,或開採石油,對環境的危害遠遠超過放牧。

游牧文化是否會消亡?
除了生態方面的擔憂,游牧民族文化是否會因為定居而消亡,也引起了眾多爭論。

中國官方媒體紛紛報導游牧民定居後安居樂業,收入增長。例如中國新聞網報導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一個哈薩克姑娘定居後開了一家「牧家樂」,開業不到三個月,收入就超過了定居前全年的收入。據統計,2014年此間牧民人均年收入10500元,較2012年增長162.5%。

而《紐約時報》的報導展現了事情的另一面。青海瑪多縣定居了的牧民格勒對《紐約時報》說:「我們不會挨餓,但是丟掉了祖宗延續了數千年的生活方式。」

夏威夷大學地理系主任姜鴻是專門研究中國文化環境的學者,她曾經常年在內蒙古草原做研究。她說,她說:「目前把游牧民全都遷到城裡去之後,實際上是對草原文化的一種滅絕。中國政府肯定說是為了經濟發展,但這個經濟發展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就是經濟?是不是就是在城市那樣一種住房?那樣一種發展方式……是不是整個這個策略考慮到了一種民族的發展?這裡的民族就包括整個蒙古民族的發展和文化的承傳,和自然之間的關係。」

趙連石說,定居的牧民偷偷告訴他,他們把自己叫做「生態難民」。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東亞分部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對《紐約時報》說,中國的定居工程「幾乎是斯大林式的,完全不考慮這些社區的人想要什麼,」他說。「用不了幾年,政府就會把本土文化徹底清除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