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24

流亡藏人移民署前請命:我要活下去


流亡藏人移民署前請命:我要活下去

  

15名藏人今天上午在移民署外陳情。他們沒有國籍身分、不得合法工作、生病不能就醫,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希望移民署可以啟動專案程序,給予合法居留身分。但移民署表示,藏人身分仍需由蒙藏委員會認定,後續會再與蒙藏委員會研究。(圖: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主席札西慈人為流亡藏人請命)

在場15名藏人中,有11位持有西藏流亡政府認證的綠皮書(藏人納稅手冊,在國際間多被視為藏人身分證明書)、2位持有尼泊爾的西藏難民文件。其中3名藏人先前曾向蒙藏委員會申請「藏族身分證明書」,卻遭駁回認為他們不是藏人。蒙藏委員會的判斷標準為:「會不會講藏文?會不會唱西藏國歌?懂不懂西藏歷史?」

但在場的聲援團體質疑,自小在尼泊爾藏人社群出生長大的Khanado,語言受不同地區影響本有所差異;況且自幼流亡在外的藏人,又該如何熟悉藏族文化?蒙藏委員會的身分認定標準不適用流亡藏人的情形,且蒙藏委員會駁回身分認定後,後續也未告知其他救濟管道。

另一名藏人圖登佳布2005年在印度與台灣籍的太太結婚,來台團聚後取得居留證,但因流亡藏人在台工作不穩,面對生活經濟困境太太離去,離婚後,圖登失去居留證延展許可。

聲援者表示,藏人申請依親簽證來台只有兩個月效期,最多延長至六個月,每半年必須出境一次,是一大筆的經濟開支。而且依親者往往在台找無穩定工作,原有的婚姻關係,每半年就要被迫分離,經濟窘困、家庭失和,一旦造成離婚收場,又要被移民署質疑「假結婚」。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成員李丹鳳認為,這不就是政府移民政策缺失下製造出的社會問題嗎?

李丹鳳強調:「政府不應該再繼續製造社會問題,台灣在國際上也是特殊處境,如果我們持中華民國護照去其他國家不被承認,做何感想?流亡藏人所持的綠皮書,也是視同他們的護照不是嗎?台灣作為一個人權國家,就該給予他們合理的對待。」

立法院雖曾在2009年通過〈移民法〉第十六條修法,專案處理2008年12月31日前入境來台的百名藏人,通過身分認定後都能合法取得居留證,但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表示,移民法第十六條早已是「落日條款」,無法保障2008年後的滯台藏人。

邱伊翎說,台灣既然已經是人權兩公約簽訂國,根據兩公約國家報告審查,本該訂定〈難民法〉,但是〈難民法〉草案已躺在立法院十年,遲遲無法通過。她強調,移民署及蒙藏委員會應該在制度上真正建立「難民審查制度」,讓留台藏人可以尋求正式申請管道。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成員莊惠玲也認為,移民署早在2000年及2008早已專案處理過在台藏人的居留身分問題,可見政府不是不知道,而是不繼續積極面對藏人問題。部分藏人在台有實質的家庭婚姻關係,為何不能比照外籍配偶的規定,申請在台居留?

來台十七年的流亡藏人札西慈仁,推動西藏獨立與藏人福利運動,曾為爭取身分於自由廣場絕食陳情,2000年後因專案修法,在2004年獲得身分證。他今日在現場代表在台藏人福利協會遞送陳情書給移民署,訴求移民署能專案處理,並強調被駁回的個案,應由蒙藏委員會提供合理的救濟管道。

移民署派出移民事務組副組長蘇登仁出面收下陳情書,表示藏人身分仍由「蒙藏委員會認定」判定,後續將與藏蒙委員研擬辦法。札西慈仁回應:「蒙藏委員會他們其實不太理我們,重點在我們是沒有國家的人,我們這15個人真的非常辛苦,每次按蒙藏委員會規定準備很多文件申請,但最後還是不理我們。真的是拜託你們了!」其他的藏人們也連聲拜託移民署官員協助,最後移民署讓五個代表進入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