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23

法國人怎樣看達賴喇嘛:民間認知與政治決策間的巨大落差


  

如果說藏傳佛教借助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個人威望與魅力而在世界各地吸引眾多信徒的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所代表的藏人事業卻常常是可以影響西方政府與中國政府之間關係的敏感話題,面對經濟實力成長的中國,是否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晤也越來越讓西方領導人頭痛。然而,西方政治領導人在西藏問題上的表態是否與本國主流民意相符呢?西方民間社會對這個流亡於印度北部山區的八旬老人有怎樣的認知?印象如何?法國民調機構Ifop近日在法、德、英、意、荷、美六國進行了一項調查,調查結果凸現出西方民意與政府決策之間的巨大差距。

Ifop受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團體之托,於2015年6月25日至7月2日間,在歐美六個國家分別抽樣調查近千人。結果顯示,在達賴喇嘛被看作是最能代表和平和非暴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遠遠超過美國總統奧巴馬、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或南非大主教圖圖。對他有好印象的民眾在這六個國家中都達到80%,在法、德、意三國,這一比例甚至達到或超過90%。調查還顯示,60%以上的受訪者認為西藏的人權狀況不能令人滿意。

關於西方民間社會對達賴喇嘛以及西藏人權狀況的印象的調查已經連續進行三年。最早倡議展開此項調查的是法國綠黨參議員André Gattolin. 7月8日,法國參議院西藏資訊小組、國民議會西藏問題研究小組與藏人行政中央駐巴黎辦事處共同舉辦討論會,慶祝達賴喇嘛80壽誕。André Gattolin 在會上介紹了最新出臺的調查結果。他接受了法廣的現場採訪。

法廣:是否可以首先向我們介紹您展開這類民意調查的理由?是什麼原因促使您決定在法國,也在其他歐洲國家展開調查,瞭解公眾對達賴喇嘛的看法?

A. Gattolin : 在當選議員之前,我在很長時間裡的工作就是民意調查,這項工作讓我明白要想影響政治人物的決定,就要給他們展示民意調查的結果,他們對此很在意。但很多調查沒有媒體出錢去做。三年前,我先是在法國做了第一項關於達賴喇嘛以及西藏和中國人權狀況的調查。去年,我和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合作,再次展開調查,但這一次是在法國和德國調查。今年是尊者達賴喇嘛80壽誕,我們決定擴大調查範圍,在法國之外,還有德國、英國、荷蘭、義大利和美國。今天公佈的就是這次調查的結果。這些國家的民眾都非常贊成藏人的事業,達賴喇嘛本人在這些國家的民望很高,但很遺憾,各國政治領導人的決策與民意現實相反,所以我們認為應該通過這些調查,通過媒體報導這些調查結果,讓領導人意識到在法國有超過80%的民眾支持藏人事業。

法廣:這項調查已經進行了三年。在第一年調查結束的時候,面對結果,您是怎樣的感想?感覺調查結果與此前預料的結果相符,還是感到有些意外?

A. Gattolin : 我此前料想會有半數以上的受訪者持贊成態度,因為達賴喇嘛在法國很有威望,很得民心。但第一次調查結果顯示出的民眾支援度之高還是讓我感到震撼,因為,倘若你聽媒體的報導,或者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論,比如Jean-Luc Mélenchon, 就對達賴喇嘛有各種各樣的指責,說他守舊落後等。但民意異口同聲,想法完全不同。同時,我也注意到在全法國有百餘個與藏傳佛教和支持藏人事業有關的協會組織,在法國各地,無論城市,還是鄉村,在各個不同的社會階層,正如參議院西藏問題研究小組主席Michel Raison在圓桌會議開始前指出的那樣,在弗朗什-康地省的偏遠鄉村都會有居民驚訝地問:啊,你認識達賴喇嘛?!你見過達賴喇嘛?!他每次都對這些居民的驚訝感到意外。我覺得,在我們生活的現代社會裡,達賴喇嘛是一隻燈塔,一個參照座標。

法廣:您開展這項調查已經三年。這三年間,歐洲民眾對達賴喇嘛的看法是否有什麼變化?

A.Gattolin : 僅以去年為例,達賴喇嘛的民意支持已經高達90%,一年多以後,民眾對他的支持率又提升了三個百分點。但另一方面,中國方面做了很多宣傳,還有習近平在歐洲的訪問,展示出中國現代化的一面,而且中國經濟充滿活力,這些都在改變中國的形象,所以,與此同時,與法德兩國的調查結果相比,達賴喇嘛在這兩個國家的支持度都有所上升,但認為西藏人權狀況很糟的人稍有減少,但比例仍然很高,大約有80%左右的受訪者對人權狀況表示擔憂。就是說,中國在法國經濟中出現越來越頻繁,以及中國不斷展現其在技術和科技領域革新、進步的形象,我們可以感覺到這些都對輿論有所影響,但這些影響尚不足以改變尊者達賴喇嘛在民眾中的形象。

民間輿論對達賴喇嘛的支援以及對藏人事業的同情在民意代表中得到一定的回應,但這種回應相對有限。在7月8日西藏問題圓桌會議上,參議院西藏問題研究組主席蜜雪兒-萊松指出,在西藏問題上,不同黨派的議員似乎可以達成一定的共識,但他向記者強調這並不意味著會有很多議員願意身體力行地關注西藏事業。他說:

M. Raison : 「行動起來的議員並不多,在參議院和國民議會組建西藏問題關注組的努力並不順利。我不得不去動員一些人。就這次活動而言,很多議員缺席。一些參議員說他們會來參加活動,但我沒有看到他們。其中原因是法國政治人物一致認為不應當去讓中國領導人不高興。如果你告訴他們你是西藏問題關注組的成員,對方可能就差拔腿溜走了。但在民間,我們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情況,無論是在城市化很高的居民,還是在鄉土氣息濃厚的村莊,無論是偏遠地區,還是交通不便的角落,大家都知道有西藏,儘管他們並不瞭解更詳細的情況,但他們知道藏人面對的真正問題,支持藏人,得知我們為藏人事業努力,他們都鼓掌支持,我告訴他們我見過達賴喇嘛,他們覺得我真是太幸運了,在他們看來,這是不可想像的事。他們都知道達賴喇嘛,都對他感興趣,都很敬仰他,尊重他。大家都知道他主張非暴力,宣導和平,大家也都知道中國政府對藏人,對藏文化建築,採取了很多負面的政策。但是,同時,我也可以舉例:尼古拉•於洛(法國著名媒體人和環保人士)不久前來參議員一個委員會參加環保問題的討論,他列舉世界各地一個又一個環境問題例證,卻單單不提西藏,我非常明確地向他提出問題,非常具體地提出水資源問題。但他回答說,我們不能讓中國人不高興。而他總是在說他超越一切黨派,只關注環境問題,但談到西藏,他竟然說不想讓中國不高興。您看這問題有多糟糕。」

中國在世界經濟舞臺地位的提升無疑影響著各國政府的政治決策。中國政府也一向將一切與政府路線不合調的民間力量歸類為反華勢力。參議員André Gattolin不僅是參議院西藏研究小組的成員,他也十分關注維族人面對的人權形勢。他連續兩年在參議院組織維族人權益討論會,但他表示這並不意味著他不熱愛中國,相反,他很熱愛中國文化;

A. Gattolin :「我在表達意見時通常所指的是中國政府。這個政權是否還是一個共產主義政權很難說。我不贊同的是這個政府的政策,而不是反對中國文化,更不是反對漢人,漢文明極為豐富。但回顧歷史,即使在過去,在帝國時代,一些喇嘛,甚至一些達賴喇嘛與皇室的關係都很近,在北京的紫禁城裡,我們也還能看到很多藏文化遺跡,藏傳佛教的精神也對統治者有一定的影響。我希望中國領導人能夠重新修正與這部分文化的關係,讓藏文化可以既能遵照其傳統,又結合現代元素而存在,而不是居高臨下地把他作為附庸。」

民間人心所向與政界出於實用的現實政治面對西藏問題的認知落差造成民間與政界互動困難。法國民間活動人士Céline Menguy連續數月希望推動法國議會通過一項支持西藏的決議提案。這項決議提案有三點內容:允許外國媒體進入西藏,呼籲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及其相關代表重開對話,停止在西藏的鎮壓政策。鑒於包括德國、英國、歐盟在內的很多國家和組織都通過了類似的決議,Céline Menguy相信在法國應當也不會遇到太多困難。她的努力也確實得到了回應, Noel Mamère et Patrick Gilles 這兩位國民議會西藏問題關注組的聯合主席也表示願意在國民議會提出這項決議,但這兩位議員三次邀約議長Claude Bart哦lone 面談,三次約會每次都最終被取消。

Céline Menguy倍感失望。她承認,她和夥伴們的求見要求每次都得到了滿足,她們甚至得以去總統府陳述立場,但是,她們每次聽到的總是同一個論調,與中國政府打交道,要慢慢來。Céline Menguy不滿地表示:作為法國公民,她對如今這些政治領導人的表現很失望,因為,藏人已經等了半個多世紀,在藏區和藏區之外,自焚抗議的藏人接近150例。但她表示不會放棄推動法國議會通過這項提案,她們的提案請願書已經爭取到五萬四千人簽名。

點擊瞭解IFOP2015年美歐六國調查結果 /法國民間推動議會提案支持西藏事業請願書及簽名網站:www.change.org/appelpourlet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