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21

台藏團體辦圓寂頭七聲援「被死亡」藏僧


台藏團體辦圓寂頭七聲援「被死亡」藏僧

  

(吳東牧 / 台北報導)在台藏人團體與台灣若干NGO,昨晚在台北自由廣場,為日前死於中國獄中的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舉辦圓寂頭七燭光晚會。他們呼籲中國政府對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提出完整的報告,並接受國際人權團體的獨立調查。

(圖:在台藏人與台灣民眾以燭光晚會追思在中國監獄「被死亡」的川東藏人社群領袖丹增德勒仁波切。)

享年65歲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坐牢13年。先前他身體狀況不佳,家人曾聲請保外就醫,但未獲准許。家人在上周日(7/12)接到他的死訊,曾與抗議者向當局要求領回遺體,以檢驗死因與舉行葬禮,但未獲准許。並在16日強行火化遺體。旁觀火化的親屬看到丹增德勒的遺體嘴唇、臉部呈現黑色,懷疑他生前遭到酷刑或下毒。

昨晚包括在台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以及台權會、圖博之友會、華人民主書院等台灣社運團體,共同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舉辦頭七燭光晚會。近百民眾到場追思聲援。

在台藏人福利協會會長札西慈仁痛斥中國政府「根本是黑道」,「他們不僅殺了我們西藏英雄丹增德勒仁波切,最近他們還大規模迫害中國自己的人民,逮捕中國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

丹增德勒仁波切其人
在傳出死訊之前,丹增德勒仁波切是知名的政治犯、良心犯,西藏境內與國際社會上不斷有支持與聲援者,呼籲中國當局將他釋放。

2002年,丹增德勒 (中國官方報導以其俗世姓名阿安札西稱之) 被中國政府以涉入成都爆炸案為由判處死緩;他的助理洛桑頓珠在2003年1月被迅速處決。聯合國與數個國際人權團體抗議本案未經公正審判。丹增德勒後來改判無期徒刑、再改判20年徒刑。在入獄13年期間,他的家人只被允許會面一次。

入獄之前,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縣一帶活動。昨晚參加追思的達賴喇嘛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藏人社群享有盛名,卻不願為中國當局所利用,是中共政權有計畫消滅的西藏領袖人物之一。

達瓦才仁表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藏東地區辦養老院、孤兒院、學校、推動植樹、保護環境等,這些都是中共當局不願意見到的。在2002年之前,中國政府忌憚他的影響力,即曾多次想逮捕丹增德勒仁波切,但因當地藏人保護沒有成功。

聲援者:台灣無法置身事外
「看著他的照片,我也突然覺得不是那麼難過,因為如果知道中國監獄的慘酷情況,他能早一天脫離那種環境,雖然不能獲得自由,至少也不必再受到痛苦的折磨。」台灣圖博之友會會長王興中表示,他在2004年知道丹增德勒入獄的消息並開始聲援,但努力顯然不夠,沒有辦法營救,反而在最近聲援維吾爾族與中國維權律師的過程中,得知這個訊息。

王興中也提醒,中國正在發生「完美風暴」,不只藏人,迫害對象還包括維權律師、知識分子、記者、基督徒,而目前維吾爾族人的狀況更為嚴峻。他說,距離這麼近的台灣不可能置身事外,對於藏人的支持不只是朋友、老師的援助而已,是在保護所有人。

「我們可以做什麼?每個人都可以小行動,例如昨天維基百科上頭還找不到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中文訊息,中國的網站則是充斥錯誤的官方說法。於是馬上有朋友連夜將英文的維基百科翻譯出來,讓更多華語使用者了解事實。這樣一個小小的行動其實就有深遠的影響。」

民間司改會副執行長陳雨凡表示,他看到丹增德勒仁波切審訊兩個月內即快速判決死刑的資料,感到難以想像,「這明顯是在公平審判上有問題的案件。」

陳雨凡說,司改會在救援冤案的過程中,非常努力的在校園向學生們倡議正當法律程序與無罪推定的價值,因此看到這樣的案例沒有辦法沉默。他也強調,在兩岸交流頻繁的情況下,這樣的人權價值應該是最優先被討論的;台灣人民與政府如果對此事不發聲,就表示允許這樣的事情,否則終究有一天台灣自己也會沉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