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16

達賴喇嘛尊者與法蘭克福市長會晤


  

德國黑森州法蘭克福─ 2015年7月13日上午,抵達法蘭克福市政廳,達賴喇嘛尊者在市長彼得.費德曼(Peter Feldmann)的陪同之下,進入大樓,並且來到了市長辦公室。在短暫的私人會談後,現身市政管理局的其他成員也加入在國王肖像廳的歡迎會。

市長歡迎尊者來到法蘭克福:「我們城市能夠接待您這位貴客,尤其是在您慶祝80歲生日期間,令人備感榮幸。法蘭克福是一座全球性的城市,擁有來自170多個不同國家的居民,但這是一座想要更多單純的寬容、想要對話的城市。」

「這裡確實是一座全球性的城市,您告訴我說這裡具有可反映世界其他地區、超過200種語言。」尊者回答,「儘管有這些語種的區別,但基本上,我們都是相同的人類。我們都希望擁有幸福的生活,同樣的也擁有實現幸福生活的權利。去年,我來到這裡參訪西藏之家,這裡也可以視為這個豐富傳統的貢獻。西藏之家裡面有書本,也有老師堅守著就是我們所稱的那爛陀傳統,佛教哲學、邏輯學和認識論的古印度派生的傳統。你們可以聽到在外頭大聲喊叫的示威者,這是將近400年具有爭議的問題,觸及五世達賴喇嘛曾斥為邪惡神祇的崇拜。出於無知,我自己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之間也供奉了它,直到我深入的研究,並發現這樣的供奉不是件好事;於是立即停止,也把我所知道向其他人解釋清楚。在外頭抗議的人們,於是形成反對我所提出意見的組織。」

尊者贈予市長一尊具有歷史的佛像做為禮物,並簡要的解釋。「佛陀,佛教創始人,是偉大的古印度思想家和哲學家。佛陀教導認知一切眾生的一體性,以及諸法皆無自性。尤其重要的是,佛陀強調說,不要因為是佛陀說的話就盲目信從,應該仔細的審視和反思。」

尊者也致贈市長兩本他的書;《有信仰者是一家人》(Toward a True Kinship of Faith),尊者在該書中探討了世界上主要的宗教,以及《超越生命幸福之道》(Beyond Religion),談論世俗倫理。

在附近的應用藝術博物館,尊者受到一群小孩子和博物館館長的熱烈歡迎。接著,尊者坐下來,回答來自法蘭克福周邊的中學生所提出的問題。

首先被問及是否介意不是那麼的有名,尊者笑著回答說,重要的是,要過上有意義的生活,才能帶給別人快樂。關於很多人的唯一願望,就是要有錢的問題,尊者說:「我見過不少億萬富翁,但是你們認為他們是最幸福的人嗎?我見過擁有一切他們所要的物質滿足,但仍然不開心。這是因為幸福,其實必須從心靈開始。我們藉由心理層面、而非感官層面去感受持續的快樂。」

另一名學生說,很多年輕人都很鬱悶,並且問及他們能做什麼。尊者回答說,憂鬱症的原因主要是涉及到我們自己的心理狀態。「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見到你的朋友,也無法在他們的陪伴下感受愉悅。當心情好的時候,哪怕事情錯了,你也可以毫無困難的去面對與解決。憂鬱症似乎與恐懼、憤怒和挫敗相關。我的一位朋友,他是美國精神病學家,是關於管理不安情緒《仇恨的囚徒》一書的作者。他告訴我,當我們憤怒時,我們傾向於向我們生氣的對象投射完全否定的言語。然而,90%是我們自己誇張的心理投射。在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發展慈愛的情感,那麼將會帶給我們更大的內在力量。」

被問及是否真的對中國政府沒有壞念頭,尊者提及當他聽到2008年3月10日,藏人在拉薩大規模示威抗議的時候;他擔心當時隨之而來的可能是中國極權的鎮壓。「我可以看到中國會下達這樣的命令,於是觀修拿走他們所有的憤怒和仇恨;然後,觀修對他們的寬恕。這種自他交換的心理鍛煉,與真實狀況沒有任何的關聯,但是幫助我維護了內心的平和。」

尊者同意對於探索其他生物和自然界表示失望的學生。尊者告訴她,當關注的是他人的幸福的時候,人類獨特的大腦、可以是非常有效用的,但若是被貪婪和自我中心的動機所驅策時,便會帶來破壞。

午休後,接受德國最大訂閱量的南德意志報主編卡琳。斯坦伯格(卡琳Steinberger)的專訪,主要是展望尊者的未來轉世。尊者告訴她,他已經完全從他的政治責任退休了,但保留他的宗教角色。他談到如何在印度建立藏人定居點,藉此穩步地重建各大寺院。因此,學者可以繼續地向自己的宗教傳統邁進。尊者建議說,一些屬於過去的封建制度的傳承製度是需要改變的。並指出,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與保存藏傳佛教傳統之間沒有必要的關係。尊者笑說,如果他是最後一世的達賴喇嘛,至少這個轉世制度終結在擁有很多朋友的人手上。

斯坦伯格想知道西藏人民會不會因為沒了達賴喇嘛而感到害怕;尊者回答說,這可能是該要改變的時候了。並告訴她,對於羅馬天主教選舉教宗的制度印象深刻。「反正,當我90歲的時候,我們將召開會議決定該要怎麼辦。」

德國藏人協會(TCG)在法蘭克福世紀大廳,組織了一場活動,慶祝尊者80歲生日;2000多人出席與會。德國藏人協會主席羅桑平措發表歡迎詞,說明老一代藏人特別的努力,教導出生在德國的年輕藏人重要的語言和文化。代表德國藏人協會,他為尊者獻上長壽的祝福,以及祈請尊者所願任運成就。

活動一開場,便由一組蒙古人士彈奏樂曲,剎時整座大廳的巨大開放空間充滿了中亞風情。接下來,前德國國會議員、以及西藏長期的支持者施瓦茨.席林(Shwarz-Schilling)教授發表講話。他感謝有機會能夠與尊者一起慶祝他的生日,也表達對於尊者移交所有政治責任給予民選領導人的敬佩,並建議這是一個值得效法的例子。他形容尊者是全人類的希望燈塔,並提及這次慶祝活動切合的主題–「感恩」。

再下來,由西藏表演藝術學院成員演出一首描述尊者是雪域希望泉源的歌曲,表達對尊者的感恩。自1999年以來,即是歐洲議會來自黑森州的議員湯瑪斯.曼引述達賴喇嘛的話說,無論我們來自何處,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類,我們都希望幸福與自由。

他說明了7月6日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展出尊者一生的圖片展。也提到,西藏支持小組最近也舉行了第100次會議。他補充說,他們支持「中間道路」,也通過了許多關於西藏人權的決議案。並提醒與會大眾,歐洲議會曾在1988年、1996年和2001年邀請與接待尊者,西藏支持小組想要再次邀請尊者到訪。

德國議員邁克爾.布蘭德(邁克爾• Brand)感謝尊者,因為尊者為面對困難的他和同事們帶來了鼓勵。他重申自己與和平的西藏人民站在一起的堅定立場。一組來自塞內加爾的音樂家表示說,非洲是他們的身份認同,而音樂是他們的信息,彈唱約翰藍儂的經典之作「想像(Imagine)」,但改編歌詞「我在想像西藏終將自由」。

知名的中國畫家孟煌先生特別從柏林趕赴法蘭克福出席這場盛大的活動。孟煌描述了進藏旅行的經歷,以及受到西藏風景的啟發,還有與西藏畫家接觸的體會。他提供了一幅繪有寶塔和一座藏式佛塔的畫作,他表示這幅畫的主題是「抱歉」。他說,「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想表達出對於西藏人民被迫承受苦難的悲痛。」

一個大蛋糕被推了出來,一群孩子伴隨著塞內加爾音樂家和與會者,以英語、德語和藏語唱起了「生日快樂」歌。尊者切了蛋糕,也吃了三口,並大讚「好吃極了!」尊者表示,想要使用藏語向與會大眾發言。

「今天聚集在這裡、來自歐洲各地的藏人同胞們。你們與我之間擁有堅定不移的忠誠和精神連結。一些長時間的朋友和支持者在這個場合的發言,我們了解、並且相互信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想謝謝大家,支持西藏並不只是偏向我們,同時支持的是真理和正義。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在過去五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兄弟姐妹給予我們支持,他們撰寫了越來越多支持『中間道路』的文章,並批評中國對待少數民族的政策。今天,中國境內至少有3億佛教徒,其中很多是知識分子。中國在歷史上是一個佛教國家,當我見到中國兄弟姐妹們,他們告訴我,他們現在擁有4億的佛教徒人口。他們之中,許多人想要了解更多關於佛教哲學,並且對於那爛陀傳統深感興趣。所以,今天,中國正在發生變化,在此,我想請求在這裡的朋友們也能給予支持。」

尊者告訴藏人說,僅有信仰是不夠的,如果探討維護那爛陀傳統,那麼很重要的是、也要對其有所了解。尊者承諾只要他活著的一天,努力地維護藏語文和文化。並補充說,當他看到年邁的朋友們,他意識到自己也越來越老了。

「不過,」尊者說,「雖然我們的身體老化了,但我們的決心一如以往、一樣的強大。」(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