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13

記者問尊者神秘的包包裡是什麼,達賴喇嘛這樣說


記者問尊者神秘的包包裡是什麼,達賴喇嘛這樣說

  

原標題: 熱心關注教育並親切會見藏人社群
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2015年7月7日
作者和提供者: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譯者:小凡和陳闖創合譯
照片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英文原稿

今天早上,在即將趕赴加州大學歐文分校之前,達賴喇嘛尊者接受了來自KTLA 5 新聞節目的克莉絲蒂娜.帕斯庫斯的採訪。她請問尊者:在80年人生歷程中,誰曾對他影響最大。尊者回答道,有很多人對他產生過影響,但在時間上最接近這個時代的聖雄甘地和馬丁路德金對自己的個性有最直接的重大影響,儘管未曾謀面。否則,他說,他將不得不提到古印度的佛教大師。

當克莉絲蒂娜問我們今天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什麼,尊者毫不猶豫地回答:「暴力。」

克莉絲蒂娜又問,他隨身攜帶的那個神秘的包包裡都有什麼東西,他告訴她,包包裡有一尊佛陀雕像,自從他受戒以來一直帶著它,一些糖,一些筆和遮陽帽,他有時會戴上它以保護眼睛免受強光刺激。

尊者在綿綿細雨中坐專車前往加州大學歐文分校,他蒞臨的第一站是加州大學歐文分校之和平生活中心。中心的主任凱利史密斯熱烈歡迎了尊者,並陪同他視察了最近新落成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曼荼羅。視察過程中,尊者強調了觀世音菩薩的千手和千眼的象徵意義。他還拿起一個金剛和鈴鐺,他說金剛代表方法,即愛心,鈴鐺代表智慧,即對空性的領悟。兩者相輔相成,智慧需要愛心的加持,愛心則需由智慧來引導。

在會議開始之前,布倫會議中心的觀眾興趣盎然地觀看了一個視頻,這個視頻展示了尊者及他的各種活動剪輯,以及來自朋友和崇拜者們的評論。安凱利仍是會議第三天的主持人,她首先讓拉吉夫.梅赫羅特拉談談尊者如何修行愛心與慈悲。他解釋說,通過學習知識來培養心靈是他的日常功課,這也是那爛陀大學的傳統。鮑勃•瑟曼教授進一步闡述了這個主題,他重申了尊者的觀點:廣泛、均衡教育模式對培養愛心的重要性。

安凱利介紹了將與尊者展開討論的會議小組的其它成員: 達賴喇嘛學者計畫組織、信仰的飛躍組織,阿曼.羅瑟、Google Ideas 的主任嘉裡.庫肯,演員森達雅、導演賈斯丁.納皮,卡琳娜漢密爾頓,電影製片人賈斯汀、青少年大使丹尼爾.尼森、「孩子環保俱樂部的」 聯合創始人馬克斯.昆、演員蕾娜.金,跨信仰青年核心組織的創始人埃布派特爾,以及來自夏威夷本土領航者組織的尼奧華.湯普森。

尊者自白說:「就現代教育而言,我沒有進修任何課程。但我從小學習印度古老的那爛陀大學大師們的著作。然而,在過去的30年中,我致力於與科學家們開展交流與對話,主要關注宇宙學、神經生物學、物理學和心理學。這種談話使獲益不淺,談話一直互利。科學家們對意識的多層次越來越感興趣。例如,有臨床病例顯示,某些臨床已被宣告死亡了的人,身體仍然可能保持鮮活長達幾天,他們對此很感興趣,但他們難以解釋這種特殊現象。從佛教的觀點來看,這是因為:儘管肉體已經死亡,但意識在最微妙的層面上仍然存在。」

尊者提到了一個特殊的那爛陀學術傳統,今天仍然有吸引力,那就是在邏輯分析的基礎上,(學生們)擁有對所學知識進行批判性思考的自由。他還指出:佛教文獻可分為三大類,一類僅關注宗教範疇,僅佛教信徒對此感興趣;而佛教文獻中對科學和哲學進行論述的其餘兩類,可惠及更廣泛的學術領域。

他舉了一個哲學分析的例子:今天所有的觀眾都可以看到達賴喇嘛對他們講話,但是如果我們問:今天是誰(或在哪裡)在發表講話,到底是達賴喇嘛的頭腦心靈在說話,還是他的身體在說話呢?我的腦袋、手還是手指能代表我嗎?你們忽然會發現很難定義誰是達賴喇嘛(或達賴喇嘛在哪裡)。他指出,由虛妄表像所引發的誤解是產生負面情緒和愚見的基礎。

尊者自稱他僅屬於20世紀,那個世紀已成過去,他呼籲年輕人意識到他們是屬於21世紀的新一代。他囑咐年輕的觀眾們,如果他們能夠高瞻遠矚且腳踏實地向前邁進,他們完全可以讓新世紀成為一個充滿和平與幸福的時代。

尊者幽默地開玩笑說:他不認為在有生之年能目睹這個美好的未來,因為到那時,自己已經去了天堂或是地獄。

「但是,」 他繼續開玩笑說,「即使我在地獄,我也將回來看看你們做得怎樣。如果你們毫無進展,當我再次回到地獄,我會建議讓它擴大。」

安凱利請討論小組其它成員一一分享他們的想法和經驗。拉吉夫.梅赫羅特拉向大家解釋了佛教修心的自他互換法。鮑勃•瑟曼謙卑地說自己僅是尊者的不器弟子,當初他更皈依藏傳佛教與其說是出於虔誠,還不如說是出於對探索研究的興趣。

討論會即將結束時,尊者表達了他對其他主要宗教傳統的廣泛尊重。比方說天主教修道士湯瑪斯•默頓是第一個向他講解基督教的人,這尤其令他欽佩;尊者還對很多穆斯林朋友表示欽佩,而「聖戰」(Jihad)這個詞和傷害他人的行為沒有任何關係,因為其實質是講對抗自己的各種負面情緒。

最後,來自夏威夷的原住民導航者Nainoa Thompson向尊者獻上花環,還叫上觀眾中的一名同伴一起跳起傳統舞蹈。尊者離開講臺時,觀眾高呼 「祝願達賴喇嘛長壽」。

午餐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太平洋宴會廳舉行。和平生活中心的執行長凱利•史密斯致歡迎辭,加州州參議員珍妮阮也在臺上一同歡迎尊者的道來,她特別提到加州參議院已通過她的提議宣佈七月份為 「善良之月」。校長霍華德•吉爾曼向與會者介紹尊者,他回憶到尊者已經多次來訪爾灣分校,1989年尊者就是在爾灣獲悉他榮獲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的。

活動家和說唱歌手邁克爾•弗蘭蒂上臺講起他在伊拉克時為當地傷殘兒童和美軍演唱的經歷,接下來他演唱的歌曲是說每個人每天都需要擁抱,這引起在場者愉快和友好的笑聲。

創新之城爾灣市的市長 Choy 趕來為尊者獻上禮物和表彰。

尊者在回應時指出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內在價值的重要性,這令人鼓舞。他說弗蘭蒂佈滿全身的紋身奪人眼球,但相比之下其表演的活力才真正讓人印象深刻。

尊者回到布倫活動中心,那裡有上千名藏人、蒙古人和不丹人在等待為他獻上生日祝福。一群小孩子先唱起歡快的歌曲,但輪到成人組演唱時卻遇到了技術困難,不過尊者未受影響就決定直接開講。

他說在過去上千年間藏人很好地保存了佛教的那爛陀傳統,雖然西藏也遇到過政治導致的分裂,但藏語言和對甘珠爾、丹珠爾的共同堅持有效地把藏人團結在一起。尊者鼓勵無論是僧侶還是常人都要閱讀和學習,不僅僅要讀《菩提道次第廣論》,也要讀其他經文,像清辯論師的《熾然分別論》。

談到在場外街道上的朵傑或兇天派示威者,達賴喇嘛尊者說:「他們的到場其實對我沒有影響。我憐憫他們,因為他們無知而被欺騙了。從1951年到1970年代初,出於無知,我也曾依止過朵傑。但當我對朵傑持有各種懷疑後,做了仔細分析和研究。我發現,五世達賴喇嘛曾撰文指出朱古紮巴堅贊並不是真正的轉世喇嘛,而是邪靈,稱其為『由於發邪願所導致的邪靈,將會傷害佛法和眾生』。」

「真正讓我憂慮的是依止朵傑,在教派內部製造派系,傷害教派間的和諧相處。我曾經聽到過關于西藏康區一個寺院(Dzing Dzing Monastery)的情況,當該寺廟的僧侶依止朵傑時,周圍的寺廟就對他們保持距離,直到該寺廟停止依止朵傑時,同區域的17所寺廟才變得彼此親切友好。」

「以前我住在 Swarg Ashram (尊者原來的寢宮)時還在依止朵傑,當時我做了個夢,夢到我把記載有蓮花生大師傳記的《蓮花記》一書弄丟不見了。我把此事告訴熱丹格西,他回答說這就是朵傑正在做的事情。」

「孜滅仁波切的黃皮書《怕規拉滅賢龍》回顧了喇嘛、政府官員和朵傑之間的關係。乃窮護法曾告誡我依止朵傑是錯誤的,我則請乃窮保持沉默。當孜滅仁波切的黃皮書出來後,我就告訴乃窮現在可以公開講了。要不是朵傑傷害了佛法,關於他是善是惡本無足輕重,到現在更加產生嚴重的宗派主義和恐嚇威脅。既然第1、2、3、5和13世達賴喇嘛都秉持不分教派的修行觀念,我作為第14世達賴喇嘛自當持守這個傳統。」

「正如我所說的,我最關心的是這種依止所導致的教派內部之派系,傷害教派間的和諧相處。這些可憐的抗議者並不知道真相。我們應該告知他們真相,但不必因此感到憤怒,更不應去騷擾和排斥他們。他們正在行使言論自由,當然我也有權利這麼做。」

尊者在到場藏人祝 「達賴喇嘛尊者長壽」 的口號聲中離開。明天一早他將啟程離開洛杉磯前往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