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08

達賴喇嘛會見保羅埃克曼:情感地圖及愛心冥想


達賴喇嘛會見保羅埃克曼:情感地圖及愛心冥想

  

(原標題:情感地圖及愛心冥想)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阿納海姆,2015年7月4日
作者和提供者: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譯者:小凡
照片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英文原稿:

今天早上天空是陰暗的,但達賴喇嘛尊者和老朋友保羅埃克曼一家的聚會卻暖意融融。保羅埃克曼由女兒夏娃及妻子瑪麗安梅森和埃裡克.羅登柏克陪同。埃克曼專程趕來向尊者彙報關於創建一個情感地圖的項目進展。尊者開示道:

「我們工作應牢牢把握這一點:世間70億人類,每一個人都想過幸福的生活。我們要引導他們理解:幸福並非完全依賴於金錢和物質,而是內在的價值觀,例如愛心,且未必依賴於宗教信仰。我們試圖採用一種世俗的方法,以便讓所有的人類都可從中獲益。」

「在這方面我特別看重科學家的作用,因為他們根據實踐和證據(來作出結論)。促進世俗價值觀的工作應該基於對我們共同的人生經歷:在父母的關懷下出生和成長,同時應基於常識:例如通過觀察得知那些很容易怒者往往不快樂,以及基於那些揭示了內在價值觀之價值的科學發現。當初您開始這項研究工作時可能回應者寥寥,但現在越來越多的科學家開始耕耘這個領域。」

埃克曼回答說: 「您曾告訴我,我們需要一個情感地圖。我分析了250名科學家的研究成果。我們有五種主要的情緒: 快樂、憤怒、恐懼、悲傷和厭惡。我們想要展示它們如何發生作用,情緒如何幫助我們,但也可能使我們陷入麻煩。」

他解釋說,這張情感地圖以一種電腦模型的方式展示,在這個模型中,情緒將以英語中的定義為準。他認可有些情緒並非以英文命名,例如源自德語的 「幸災樂禍(schadenfreude)」,即把快樂建立在我們不喜歡的人的痛苦之上,還有源自猶太意第緒語的naches,意思是父母以兒女而驕傲。他宣稱(這個模型)史無前例地把破壞性和建設性的情緒,以及它們相關的情緒,清晰地(以地圖形式)展現于世人眼前。尊者認同情緒並不孤立地出現,而是與其它的情緒休戚相關。

夏娃•埃克曼介紹了地圖所採用的時間軸,評估方式、情感觸發機制以及人類對此的反應方式。保羅•埃克曼解釋說,人們對情感觸發機制的警惕性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源于後天培養。他說會觸發他自己感到憤怒的一個情況是別人命令他做事。培養這種警惕性才能防患於未然。必須培養這種意識。尊者同意這一點,他援引寂天菩薩的研究成果說,我們需要在憤怒仍處於沮喪階段時及時處理憤怒,若等到怒火爆發已為時已晚。

夏娃•埃克曼向尊者彙報說,人們需要知道如何實現內心的平靜。人們需要知道,這是很重要的。她的父親建議建立一種動態的冷靜,這可以幫助我們改變正在發生的情況。尊者認同地說,我們很容易急躁,但我們可以學習如何處理它。我們可以學習如何面對挑戰時保持冷靜,臨危不懼。他指出,人類智慧使我們能夠評估我們的短期和長期利益,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古印度和佛教的修行包括調息、吐納,使大腦休息。然而,在爭論中如果只有一方妥協,這可能幫助不大。」

埃克曼回答說,在教育孩子時有一個很有幫助的辦法,例如,在衝突時,如果一方暫停,雙方都應該停止。
演講結束後,尊者稱讚情緒地圖是一個偉大的創新。「這非常棒。它允許我們瞭解破壞性情緒的害處。」

保羅•埃克曼問尊者他從哪裡獲得情感地圖的想法。尊者告訴他,當你去一個新的地方旅行,地圖可以幫助你找到方向。這些地圖可以幫助我們解釋良性情緒的益處及惡性情緒帶來的傷害。

會議以一個簡單的調查結束。他們將把情緒融入地圖,並對慢性暴力的情緒、性格和精神病理學進行研究。他們想把整個項目翻譯成西班牙語,這是美國的第二大語言,並創建一個完整的單機版,可以在不連接互聯網時使用。

午飯後,尊者應心靈巔峰專案小組之邀前往位於野外和鄉村地帶的洛洛瑪斯牧場開展關於冥想的討論。演員兼社會活動家福若斯.惠特克向約400觀眾介紹了尊者,當向尊者呈上生日蛋糕時,惠特克帶頭唱起了「生日快樂」。他說,尊者和馬丁•路德•金,納爾遜•曼德拉和特蕾莎修女一樣,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人人平等的宗旨。」

在邀請尊者開示之前,活動組織者、導師邁克爾請音樂家蒂姆.芬演奏小提琴向尊者致敬。

尊者開示說:「兄弟姐妹們,我真的很高興來到這裡。這幾天我一直在大城市,而這個偏遠地帶的樹木和綠色植物,讓我們感到更接近大自然。在大城市的建築中縱使有人造的鮮花和樹木使我們感覺舒適,這裡的植物卻更真實。謝謝您們的生日祝福,但我認為每天都是新的開始,新的一天就像一個生日。在這一天我們的歡慶表明我們的人生的目的是幸福。當我們把我們的智慧與熱心腸相結合,這非常有意義和建設性。

「通常我們尋求通過感官體驗快樂,然而令人愉悅的視覺和聽覺的感官體驗是短暫的,它僅在感官刺激存在時才存在,只有我們的心理體驗能每天24小時存在。當我們喜愛的音樂停止,它所帶來的快樂僅可成為記憶。因為我們有不可思議的大腦,我們更需要關注我們的心靈體驗。」

他解釋說,要訓練冷靜的頭腦,我們可以選擇關注物件。它可能是一朵花,一個有吸引力的想法,甚至心靈本身。他說,儘管冥想自己的心靈很難,卻更有用和更有效。如果我們學會脫離感官活動,我們有時會瞥見空性。這也許是短暫的,但它讓我們認識到心靈本性。訓練出觀察心靈本性的能力很不容易,但它是可能的。但這需要時間,現代人習慣了立即得到一切,這很難。

尊者還提到了如何進行分析冥想,思考無常。「這裡的樹木會隨著季節變化,類似變化影響著世間一切。我們可以通過核對總和分析來理解它。

通過聞思,我們獲得信念和經驗。我發現分析冥想在幾乎所有的情況下有用。大多數的問題我們面臨源自我們對現實的錯誤理解。分析使我們能夠糾正這一點。」

「怎樣培養對他人的關心呢。我們都擁有愛心的種子,它來自我們的父母的愛。我們可以培養它,使得它不僅惠及親朋,還可以惠及70億全人類。問題在於我們執著於次要的差異性。相反,我們需要記住,作為人類,我們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可以增強我們對其他人的關心並改善這個星球上的環境,它是我們唯一的家。」 他建議一起冥想5分鐘,關心別人,眼睛注視著地面,但不一定閉上。對於如何平伏內心,他建議首先專注於呼吸,觀察呼吸的起伏。

當五分鐘過去,尊者說,「shamatha(平靜冥想法)」和「vipassana(內觀冥想法)」存在於許多印度的傳統。他也聽說這種做法可能存在在偏遠地區的希臘東正教堂的僧侶中。

在觀眾提問中,有人問尊者對愛的定義,他提到了我們對彼此親密關係的感覺。他作了一個類比: 當孩子們一起快樂地玩耍,他們並不關心什麼宗教、種族或背景。他說,現代教育似乎扭曲了這種情況。當他被問到如何作出艱難的決定,他說我們需要運用以愛心驅動的大智慧。愛心讓我們誠實和真實。

還有觀眾問作者被數以百萬計的人關注的感覺如何,尊者說他總是認為自己是普通人。當他這樣認為時,他感覺自己身處朋友當中,輕鬆自在。

關於冥想,他說,通過平伏破壞性情緒可以改變我們的生活。

有人問尊者是否可以許一個願,尊者回答說: 「為了世界的幸福,為了人類的幸福。關鍵在於學習如何處理我們的情緒。」

討論結束時,音樂家和說唱歌手阿羅.布拉克演唱了《愛是答案》。導師邁克爾再次感謝尊者的光臨,感謝大家的貢獻使這一盛事成為可能。最後,尊者寄語道:改變世界始於個人,而不是等待來自聯合國或白宮的指令,他還請大家反復思考今天聽到的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