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06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舉辦「達賴喇嘛與西藏文化」攝影展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舉辦「達賴喇嘛與西藏文化」攝影展

  

在臺灣,達賴喇嘛攝影展開幕。

臺灣國際藏傳法脈總會會長劉博文律師致詞時表示,透過攝影展可一窺過去八十年來,達賴喇嘛用了多久時間和心力,帶給眾生世界的和平與內心的安和,希望借此向他祝壽致敬。他還說,雖然這些照片這麼棒,但如果能看到本人更棒。

劉博文說:「所以我們很希望,將來、最近的將來,尊者能夠沒有任何的障礙,用最快的速度來到臺灣,那希望我們有這樣子的福氣,快快速速地看到一個觀世音慈悲的化身。」

臺灣漢藏友好協會常務理事曾建元也說,歡喜之餘有些遺憾,因為達賴喇嘛曾表達希望在臺灣過八十歲生日,臺灣的佛教徒、民間團體也極力爭取,但似乎這個心願仍未有成熟的條件實現。

曾建元話鋒一轉指出,中國政府今年發佈的西藏白皮書中提到,達賴喇嘛及流亡藏人如果要回到他們的故鄉,其中一個政治條件是達賴喇嘛必須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非常惡毒的圖謀。在江澤民時代,達賴喇嘛就曾表達臺灣是不是屬於中國的一部份?要尊重臺灣人民的意願,他沒有資格代表承諾,這是很有智慧的答覆。

曾建元說:「中共把臺灣作為一個代價,要跟達賴喇嘛交換流亡藏人回國的條件,事實上,這是魔鬼在考驗、是對達賴喇嘛的智慧與道德正當性的考驗,如果達賴喇嘛答應,就是等於出賣臺灣人。一個人間 觀世音菩薩化身,他不可能為政治理由出賣任何一個人,的確,在這點上面,達賴喇嘛他挺下來了。」

曾建元提到最近兩個親身經歷。上個月達賴喇嘛到澳洲雪梨郊區對華人演講,他也去聆聽,看見許多「中共同路人」被動員去抗議,指控達賴喇嘛去宣揚所謂的「分裂國土」和「分離主義」。曾建元認為臺灣這麼多中國留學生和觀光客,更有責任和能力對中國人說出真相。

曾建元還說,他因為常替西藏民族命運發聲,被中國政府視作「台獨」和「藏獨」的結合體,一位曾與他合寫文章的中國學者,竟遭中國國安部門約談,問他為何跟「台獨分子」一起寫文章?這位朋友最近到臺灣找他,彼此暢談兩岸關係及對學術上的見解,十分友好,可是當他們在郊區要合影時,這位朋友遲疑了,他說,他要出來時,校長告誡說:「到臺灣要好好保護自己,不要跟壞人在一起。」

曾建元感歎:「當人的真摯的友情在交流的時候,這個大陸的人民背後有個『背後靈』在指引著他、在威脅他,到臺灣要選擇什麼是『好朋友』、什麼是『壞朋友』,那個心靈啊被控制、被制約的狀況,是非常可憐的,他們不僅在人權受到剝奪,我看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靈魂 受到拘禁、受到捆綁。」

日本攝影師野田雅也,從二零零八年大規模西藏抗暴事件後,開始跟拍達賴喇嘛,他致詞時主動提起:「今年是達賴喇嘛八十歲生日,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周年的紀念,經過那麼多年,時代在進步,我們也要迎接新的世紀到來,這次攝影展有西藏人、臺灣人和日本人共襄盛舉,我們要超越國界,正如達賴喇嘛所說的,二十世紀是戰爭的世紀,二十一世紀是和平對話的世紀。」

野田雅也告訴本台,達賴喇嘛總是到發生災難、苦難的地方去撫慰人心,此次作成展覽海報的照片,就是達賴喇嘛在日本三一一地震海嘯發生半年之後,到宮城縣石卷市重災區擁抱孤兒的照片。

本台記者問他跟拍達賴喇嘛印象最深刻的事,野田雅也說:「達賴喇嘛到日本的時候,不管給他開車的人、煮飯的人、掃地的人,他每天都跟他們說謝謝,他對每一個人都有感恩的心,那意思就是他對每個人都有愛。」野田雅也說,現在即使是在日本,父母對小孩子的愛其實是不夠的,而日本每年有三萬人自殺,那為什麼會自殺?就是因為不懂得愛,所以日本信徒想要跟達賴喇嘛學習如何去愛人。(特約記者:夏小華 責編:胡漢強/嘉華-- https://goo.gl/zri6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