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7-02

1949年以前,毛澤東認為西藏是一個外國國家


  

英國漢普郡奧爾德肖特- 2015年6月29日,在展開當天的行程之前,達賴喇嘛尊者接受BBC新聞之夜資深記者兼主播艾米莉.麥特莉絲(Emily Maitlis)的專訪。她首先提問什麼是尊者感到最困難的時期。尊者表示,1950\–1951年期間特別困難,中國共產黨的動機本來蠻好的。他們的領導人,毛澤東的動機也曾經是不錯的,但都被權力寵壞了。 1949年以前,毛澤東認為西藏是一個外國國家;卻突然發生了變化,並且據估計在1956和1959年之間,30萬藏人死亡。尊者說,一直到1959年的這9年時間裡,西藏的情勢非常艱困。

尊者提及,「1954至1955年間與中國領導人會談時,我真的寄予中國共產黨厚望,期盼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可以建設現代化的西藏。在行程中遇到一位中國將軍,我告訴他說:『懷着戒慎恐懼,我來到這裡,但我回來時,充滿了希望和信心。』然而,1956年,情勢變得更糟了,並在1959年,我成為了難民。雖然毛澤東這樣的經驗,但追隨他的後輩都在共產黨的偽宣傳下成長。所以,並未認識到西藏和新疆人民,和漢人一樣,對於自己的文化、語言和文學感到驕傲。這些強硬派認為只有他們的價值觀和生命才是高高在上的。」

艾米莉向尊者提問,關於是否還是像當年一樣的領導人;尊者說:「當然有年齡的差異,而且我頭上有了更多的頭髮。不過,雖然有人說,『時間就是金錢』 ,但我認為『時間就是經驗』,困難的時候是能夠獲得更多經驗的最好時機。」

被問及是否可能成為最後的達賴喇嘛;尊者說,有些人說,達賴喇嘛關乎藏傳佛教生存與傳承,但佛教本身在佛陀入滅後,已經延傳了2600多年。尊者承認,在某種程度上,五世達賴喇嘛有效地修復了發生在西藏的解體,並且恢復了團結的意識。不過,現在是21世紀,而喇嘛轉世是封建制度背景下的產物。因此,自1969年以來,他已明確表示,無論未來是否有下一世達賴喇嘛,完全取決於西藏人民的意願。至於他所關注的是,西藏應該由西藏人民自己作主,在民主制度下,由人民選舉自己的領導人。

關於西藏是否會在他有生之年重獲獨立,尊者表示欽佩歐盟,看待比擁有單一國家主權更為重要的政治經濟聯盟。尊者也提醒主播,所有人類都是一樣的,也擁有相同的權利,而自1974年以來、他不再尋求獨立。

艾米莉也問到關於凶天在訪問行程中的隨身抗議,尊者告訴她:「他們自己選擇要不要護持,這是他們的自由。如果你去到南印度,會發現在一些大型藏傳佛教寺院周邊,就有信徒供奉凶天的廟。這件事的爭議已持續將近四百年了。並自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迄今80年的時間,爆發了相關強烈的宗派主義。

最後,被問及從政者是否可以為人們帶來福祉;尊者回答說,像是任何其他活動,如果這個人具足良好的動機,那麼他們正在努力做的事情就會朝向好的方向發展。

結束訪談後,經歷短暫的車程前往有「英國軍隊之家」之稱的奧爾德肖特,尊者接受尼泊爾佛教社區中心的邀請,為新落成的寺院開光加持。

佛教社區中心主席卡基夏巴,熱情歡迎尊者,並邀請尊者在活動上講話。 「我很高興能夠再來到這裡,尼泊爾是一個傳統的佛教國家,如同生活在其他國家的越南和韓國人民一樣,尼泊爾保有他們自己的信仰和文化。非常感謝大家在這裡建造佛像,但正如我所說,受邀在印度蓮花湖向巨大的蓮師像行供養,佛像是莊嚴妙相,應該有上千年的歷史,但在千年的期間、從來不說話。佛陀鼓勵我們審視他的法教,運用我們的智慧。知識是關鍵因素…每當在訪問新落成的佛教寺院和中心時,總是建議應該優先成為不論是佛教徒或一般大眾的學習中心,我們主要的目的,應該是教育和學習。」

尊者在奧爾德肖特足球俱樂部吃午飯。之後,他步行前往位在足球場一邊、亭子內的小講台,約6000名觀眾與會;首先,為最近發生在尼泊爾強震的受難者默哀一分鐘。

在發言時,尊者強調,他一直認為自己只是不論在精神上、身體上和情感上是相同的70億人類的其中一份子。雖然每個人都想要快樂,但我們很多人忽略了內在價值才是幸福的真正來源。 「如果我們認真地思惟一下,幸福的關鍵就是平靜的心靈。這是無法用錢買到。內心的平靜,必須從我們每個人從內在培養。我們所有的宗教傳統,儘管在哲理上有所差異,但傳達了愛和善良的共同訊息,而這是平和心靈的根源。」

尊者提及,今天的科學家們表示,對於那爛陀傳統豐富的心靈與情感知識深感興趣。由此看來,我們可以了解單單祈請或行供養,既不夠,也是過時的。 21世紀應該側重在學習。尊者重申,佛教徒所要做的就是學習,以及了解什麼是佛、法、僧,還有佛法的深義。

回答與會者的幾個問題,並且表達感謝。6月30日,尊者將從倫敦搭機飛往美國達拉斯,展開訪美行程。(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